<   2003年 12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走向共和隨記 [2]

自皇帝失權以來,我對很多劇情細節都不甚滿意。八國聯軍那段略去了一項重要史實,在聯軍入京時,皇帝曾懇求太后讓他親赴東交民巷議和,太后不允,皇帝仍回自己宮中換上朝服打算前往,結果太監奔告太后,太后衝來說皇帝發瘋病,硬是逮著不讓他去,最後劫制皇帝西逃。一路行到太原,皇帝仍不放棄懇求回京議和,而榮祿、岑春煊這些混球明知皇帝出面議和必可減緩國家損失,卻仍揣摩太后心意不肯放行。向十一國宣戰這種史無前例、以後也不會有的白癡事情,就因為這些「九列重臣」只知昧著良心看慈禧臉色,一味胡搞下去,當時朝堂上連差點被幹掉的傀儡皇帝都有勇氣為之一爭,這些朝臣就忍心眼睜睜看著它發生!最後搞到狼狽西逃的局面,竟還不知悔改只顧保全自己的權位私利!每讀這段歷史都忍不住想把這些混蛋一個個掐死!

皇帝在戊戌到庚子這段期間的倒楣程度其實比戲裡演的嚴重得多,先是害死不成,又立了大阿哥在宮裡隨時準備廢立,載漪想做皇父想瘋了,帶著義和團到處發神經,連皇上都敢說是「二毛子」,有次甚至帶人衝進宮裡。外有向全世界宣戰的亡國之禍迫近,內有慈禧虐待、瘋子搞廢立的精神迫害,在這種內外交相煎熬的處境中皇帝還是掛念國勢,不顧慈禧猜忌、戰禍兵險懇請自赴聯軍營中求和,這才是人格的展現!卻一點也沒演出來,我好失望。

說多了對《走向共和》的不滿意,其實我是很喜歡這部戲。運鏡取景的藝術性極高、製作水準上乘,演員更是上上選,五年內大概不會有同題材的劇集能超越它。只是以歷史正劇自許卻仍然扭曲史實來貼合戲劇,這點還是不太能苟同。

前十集左右,海軍情節與醇王閱兵、薨逝等等根本時間錯亂,戊戌期間罷禮部六堂官這等重要大事也能改,禮部怎變吏部,而且剛毅也不在禮部而在刑部,何曾被罷,殺六君子時還興風作浪了一番。最難看下去的,是對翁同龢和珍妃的扭曲,要搬演翁同龢清流誤國,怎就不演光緒二十三年李鴻章在外交斡旋中替俄國出力?還有慈禧搞政變敢說和不喜皇帝重用漢人、慈禧「國家寧予友邦不予家奴」的心態無關?美化人物真的過了頭。不過,雖然缺點多多,還是喜歡。只因為第一次,一個真正貼近、90%符合想像的光緒皇帝,終於在戲劇中降生。
[PR]
by aki_yao | 2003-12-28 00:09 | 極上之夢

走向共和隨記 [1]

昨晚看到了八國聯軍入京,慈禧太后準備挾皇帝出逃的地方,心情超惡劣。對八國宣戰那幕可真經典。戲裡對老女人把家事駕凌國事之上的心態揣摩得很透徹,不過總是把她演得太清醒、太美化了一點。

其實細看之下《走向共和》問題真不少。我替翁師傅叫屈。他「清流誤國」是事實,但何曾糟到可以讓皇上對他大吼「你渾蛋」的地步?醇親王也不是個被慈禧吼兩句就嚇得掛點的廢柴吧。最無奈是珍妃,那個一句一頂「賣官鬻爵上行下效」、「皇上應該留京議和」讓慈禧太后火冒三丈的剛烈珍妃到哪去了?墜井墜得真不值得。

不過李光潔舉牌十分,詮釋光緒皇帝真不作第二人想。前一段維新時期讓我看得熱血沸騰、痛快不已,彷彿真見到活生生活蹦亂跳的皇帝。李光潔演的時候才二十歲?真能演!比任何資歷更深的演員都抓得到光緒皇帝潛藏在馴服外表下的銳氣、孤高與倔強。見伊藤博文前和太后賭氣,不說話就是不說話,害我看得快笑翻,其實先前看到馬關條約用寶那段,就確知他能演了。(任何人有良知有血性,看了那段都該要心碎!不過傷痛的感覺大概會在高宗畫像留下兩滴淚時,轉成三條黑線……搞笑嘛?)

相對看到政變後至西逃前的處理,不免失望。我在期待著號令不行的傀儡皇帝,在滿殿瘋狂朝臣之中拉著他唯一清醒的臣子許景澄的手,那樣孤單絕望的一幕。終究是被老女人的國仇家恨大演說擠到沒有位置了。
[PR]
by aki_yao | 2003-12-24 00:05 | 極上之夢

Diary。20031218

愈沒自信可以瞭解那樣一顆黑闇扭曲的心靈
偶然冒現無法查證的史料也令我瘋狂
種種線索指向矛盾背反的結論
除了頭很痛,我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好

沒想到和白也是殊途同歸
民族誌,羅曼史,我們總是對「再現」這回事著迷不已嗎
我想尋求書寫的典範
雖然知道典範已存在我心中
想要那麼寫,難道不因為我也時刻感受到自我的分裂
脫離形體遊走於黑夜中的另一個自己
從背後臨視我的那雙眼睛

昨夜講完電話後夢見在倉庫裡翻找一包包的物件
「這個有用。」
夢裡的我確實找到了什麼
如果我總是要記夢,無非相信那是來自另一個自我的傳話
沉眠在意識無法到達之處的一切
我的記憶
我的思念
[PR]
by aki_Yao | 2003-12-18 00:00 | 時光之流

Dear hide

Dear hide,
一年一年你的生日和死亡起始日比任何事情都規律地到來,這些日期數字觸目驚心像尖錐刺痛我讓我難受。我難受我的不傷痛、麻木茫然與無謂,一年一年終將印證最初的恐懼是必然實現的預言。時間的命題。時光推拉我走,時光推拉拖曳迫使我向前,我一天天變老,你的美麗還是永遠。為什麼你們都死了我還活著?為什麼你們都死了我還活著?

我記得第一次S對我說起「hide是穿著迷彩軍服下葬的妳不知道嗎」,那瞬時我像從現實被拔起,很奇妙沒有任何話語比這更能帶來違和感,把死亡確鑿地敲進我的腦袋,我感到心中的天平搖晃了一下,被丟進一顆足夠翻覆的砝碼。別說了我都快聞到屍體的味道了。我想hide他果然是死了,思緒飄過ドブ板通り美軍基地到海上,看著非現實夢中異地的橫須賀,灰陰陰帶著雜訊的橫須賀。

還有你的墓地。京急線上小站,環繞海岸線公車,寂靜鄉間小路。站在墓前你的母親,她的悲哀淚水,潑濕的地面,飛旋的塵土,燃燒的線香。種種意象在我遺忘的時時刻刻仍然穿過夢境滲入意識沉睡在心底的房間。一年一年你的生日和死亡起始日比任何事情都規律地到來時,鑰匙就出現在我手上。

我一年沒有碰你們的CD,我知道即便是這樣的日子我也不會拿起來聽。也許我會聽Marilyn Manson混過一天,Suede也可以。為什麼無論如何我都想不起那個原點呢?在無聊無措無感的某一天某個時點因為某個遺失了的原因,感覺到了你們的召喚。陌生妖異而強烈,來自異域入口的召喚。那麼我那沒有流向的感情,終於有了出口。我想聽Doubt。我想聽Weekend。我想聽電動黃瓜。我想聽White Poem。但我還是不會拿起來聽即便在這樣的日子。

即便這一切都已經內化於我,化為我的意識,流動在我的血液。
即便你存活在我之中。

因此有些時刻我沒來由的認為自己知道某些事。像是Hi-Ho最後面那段,那個「要讓INA嚇一跳的Samba」啊,我好想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有一天hide走在比佛利大道上,本來天氣陰陰的,有一瞬間抬起頭時雲突然散開來,射進了陽光。
[PR]
by aki_Yao | 2003-12-12 00:00 | X JAPAN

Diary。20031210

別重複在我耳邊放同一首歌
我很容易就迷上的
早上坐在床邊聽Brett的聲音
對了就是第六首,按重複鍵一直放
從化妝水到刷完睫毛聽了不下五六次
好好笑,我還一直以為我怕這種聲音
而我倒不怕這樣去消費我對一首歌的愛

She's In Fashion

She's the face on the radio
She's the body on the morning show
She's there shaking it out on the scene
She's the colour of a magazine
And she's in fashion
And she's in fashion
She's employed where the sun don't set
And she's the shape of a cigarette
And she's the shake of a tambourine
And she's the colour of a magazine
And she's in fashion
And she's in fashion
She is strung out on a TV dream
And she's the taste of gasoline
And she's as similar as you can get
To the shape of a cigarette
And she's in fashion
And she's in fashion

[PR]
by aki_Yao | 2003-12-10 00:00 | 時光之流

Diary。20031204

結果還是買了Mechanical Animals
今天睡前可以聽Manson
睡醒可以聽Desmond
用午餐換了兩片CD和一件OZOC打折毛衣
曬著太陽哼著歌從Fnac晃回辦公室
你說物慾是什麼呢
物慾令我快樂
[PR]
by aki_Yao | 2003-12-04 00:00 | 時光之流

Diary。20031201

腹中的潮汐。
抱著熱水袋蜷縮在床上,死掉的卵子和剝落的子宮壁
必要以這種程度的痛墜感來證明存在。
睡中仍然沾染不去的血腥味道,性,生殖,原慾,太古初生的夢境。

早上出門前聽了Getz and Gilberto,
越是星期一越需要那點甜的撫慰。
[PR]
by aki_Yao | 2003-12-01 00:00 | 時光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