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時光之流( 38 )

於是我那沒有流向的感情,終於有了出口

最近常聽How deep is your love(Bee Gees版)
重回Ortakoy,究竟哪一個銜接的瞬間,
愛情的信念與價值觀應聲而碎

你是否也像我動搖過幾遍,愛只是個錯覺
[PR]
by aki_Yao | 2006-08-08 00:03 | 時光之流

Fragments of Life

在這個城市裡不安、懦弱,以及繼續無聊又徒勞地活著。擺盪著。在滅頂的溺斃中拉扯著空洞的 存在的信念。
  #
人是斷裂的。當你拋棄了什麼往前走時,你幾乎是一個與以往完全迥異的人。但是人也是線性的,是延續的,一定是因為有過去的你,才會讓你變成現在的你。
  #
時光推拉拖曳迫使我向前,我一天天變老,你的美麗還是永遠。
  #
每一次愛,我都以為是最後一次。如果每一刻都像是在巔峰了,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也許有崩毀的憂慮,但也非常得意吧。
  #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城市失去了Slight。所以Kitty離開了這城市。這是他們的故事。
  #
我彷彿可以看到,你背上生出潔白翅膀。
你的願望必能實現,想去的地方,都能到達……
  #
Forever, Fornever. 時間是這樣的東西啊。真讓人感傷。
  #
時間溫和的安慰了我。時間痛苦的打擊了我。時間……
[PR]
by aki_Yao | 2006-08-07 23:48 | 時光之流

夢と自由

上星期和同事討論某書的經濟寓言,意外想起了桃色蜘蛛。
首先那寓言解構自由經濟的個人受體制之宰制,在我腦中無疑就是一則少女革命的迪奧斯神話。冒出這念頭當下覺得又好笑又戰慄,世界觀完全幾原邦彥、庵野秀明化,那我豈非otaku?!該死,一整個宅。

不過繼而想到了那時我們討論桃色蜘蛛。
自由,不過是律則的產物/自由須在牢籠之中尋找/牢籠之中,有自由
以及,夢想與自由之不可兼得

或許我是直到這時才讀懂妳那篇所寫的意思,或說在更真實的層面上讀懂了。絕對的自由絕對的美,帶來的只會是崩壞,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懷疑了。我現在已經確信唯有剝削別人才可能走到絕對的境地。而我的夢想黯淡不明。就算我的夢大剌剌掛在天際,我也做不到像蜘蛛摘下蝴蝶血淋淋的美麗翅膀,一步也好我要向它飛去。
正因此渾濁的我可以繼續不純粹的在這個世界過我的日子。

得到夢想得到自由又得到錢。喝!其實九五老闆才是我們人生的指標&偶像吧。
沒有夢想失去自由又沒啥錢。這個則是人生困頓的現實。

那時,妳說
雖然沒有自由,但是有自由意志。如果你可以選擇的話,你仍是自由的。
這麼多年過去,妳說我們還保有如此的天真與想望嗎?
也有Misery式的世界,Hi-Ho式的世界,Frozen Bug式的世界
我還相信這種種,種種....突圍而出的可能性嗎?


我們的桃色蜘蛛到底是覺得他被剝奪了夢,還是終獲絕對的自由了呢?
此時此刻。難以言喻的想念。
下次我也要帶酒去跟他對喝啦,跟Yoshiki拚了!
[PR]
by aki_Yao | 2006-06-27 01:35 | 時光之流

Everybody lives alone

從來沒有一時刻令我如此想念起...

  ###
I ended up bringing a French red wine to Hides' grave site, and had a drink with him. (well, really, I was kind of alone.................)

June 18, 2006
YOSHIKI
[PR]
by aki_Yao | 2006-06-23 00:40 | 時光之流

Diary。20060614

快出的一本日本官能小說裡有些性觀點蠻妙的,
有對「性侶」自認毫不相愛但彼此肉體天造地設嚴絲合扣,
有個女人則自認性唯有成立在愛之上,所以
「我真的好愛你,為了愛你我可以向任何男人張開雙腿」
因為沒有愛就沒有快感,沒有快感就不算性交,跟握手意思一樣。

我想起看過類似論調,
《迷園》裡朱影紅找了個操作力一流的男人解決性慾,
好讓她好整以暇去狩獵愛到無可自拔的林西庚──
沒錯一切都是因為愛。而且她也沒有小家子氣的否認和別人上床的快感。

13歲的時候朱影紅和她那座菡園是我對這世界真正的啟蒙,
我也有點吃驚於填寫熟悉作家時竟會完全想不起李昂。雖然看高陽在先。
雖然這早慧作家似乎也過早的耗盡了她的靈氣和文采。
[PR]
by aki_Yao | 2006-06-15 01:07 | 時光之流

思い出

寫到MP3,原想借用Yoshiki五年前的slogan當標題
New Millennium. Ahead of its time
但仔細一想這話根本意味不明。

昨天填寫噎魯博士生白的問卷,
意外察覺我聽音樂的習慣不知何時也因應科技而改變,
成為被IFPI指著鼻子痛罵的群體之一員。
現在的我已經不在乎「一張專輯」了嗎?實情是
在上下班塞爆的公車捷運上閉著眼睛聽MP3,最大作用是自我隔絕。
也是一種宅化現象吧我想。

不過我並沒有反省的意思。因為最爛的是我當漏的歌其實也很過時。
昨晚弄來中島美嘉的NANA出道曲(事實上當作是拉路庫的歌也可以),
以及幾首四五年前的平井堅,還意外找到「今を抱きしめて」。
睡前聽了一片數月前買的奇怪唱片,那種80年代流行歌曲合輯之類的,
買下只為了聽其中一首Johnny hates Jazz的Turn back the clock
躺在黑暗中反覆聽,總感覺某幾段似乎連結到什麼小時候的事物,
呼之欲出,記憶的粒子都已經用光速往原點回溯,
還是越不過去。有點失落,我想小學的事情幾乎忘得徹底,
卻不知覺間把一些五感記憶刻進唱片紋道,雖然還是模糊得無法捕捉。
難道音樂是這樣的一種東西和功用嗎?
這種搞笑式的憶舊情懷也令我不爽我是不是老了。

今天一早在路上聽著N年沒聽的「今を抱きしめて」,
快起一身雞皮疙瘩。都已經忘了這首歌的前奏有這麼好聽。
芭樂之極致,也是一種美到不行,Yo現在為什麼不肯做這種純然的抒情歌了呢?
聽的時候也不感覺它過時,旋律的美消弭了時光的界限,
即使吉田榮作的歌聲也毀不了它一分一寸。
那跟我近日從Yoshiki的Blog得到的印象並無二致,
他並非不會老,但他心中還是住著彼得潘,
或許就像時間在高處流動速度不同,他遠在天邊所以世間的一分鐘是他的一秒鐘。
我恐怕當他回來的時候我已經老到沒有夢了。
[PR]
by aki_Yao | 2006-06-12 10:53 | 時光之流

時間的斷層線

買到清春的票我還是有點高興的,尤其星期一聽同事嚷嚷現在才知道清春要來,油然而生「最後一張票就在我手上 嘿嘿」的虛榮感。虛榮果然是世間之惡教人開心。

另方面在The Wall遇到琬玲她們(這圈圈有夠小),每遇到一次就像把我往「那個世界」又拉扯回去一點點。晚上連跑幾個家族、BBS包括冷到死的公社群組,把fans惡鬥的鳥事弄個明白,又在Yoshiki的Blog下載了號稱「全美下載量排名第四」的Sex & Religion,於是這幾天的MP3裡淨是Violet UK和Anniversary。很奇怪,有時候就是清楚的感覺到它回來,雖然只是一瞬,雖然早也知道那原初的美好無從複製。

實在說,Violet UK像更精緻更電化更美聲的北野井子(薔薇與綠),但我對Yoshiki深有期待,VUK當然也可以有再進化型。日本哥倫比亞壓著專輯不發的消息一開始聽到驚了一下,不過仔細想想也不擔心,哥倫比亞有名的有眼無珠,他們不出也會有別家出,而且專輯被hold跟歌丟上網路被老美熱烈下載的新聞幾乎前後曝光,搞不好是新的造勢方法咧。這幾天又聽到了「9月22日debut」之說,總之等著看。

我也不知這次復活熱度能持續多久,恐怕連野台都撐不到。但奇妙的每逢這種時刻另一邊就適時的變得很冷,彷彿數個虛擬空間此消彼長,一腳踏進Dahlia,另個世界就勢必撤離一些。或許Yoshiki,光潔,本來就不算存在同一次元(再算下去還有光緒皇帝、幽遊白書、紅樓夢、楊澤(?)、卡爾維諾、Marilyn Manson......那天海祐希也算一個......)。確實是這樣。一個人一個世界。

那麼對我來說愛也是存在於錯落來到斷裂的瞬間?
並且永遠不會有重合為一的終點。
[PR]
by aki_Yao | 2006-06-07 16:08 | 時光之流

Diary。20060530

寫的東西總瀰漫同一股氣味,連我自己都受不了
對事物的體察深度停留在數年前
然後不停重複的吃
近日又頗有機會反省日漸扭曲的性格
不知不覺活得越來越犬儒,又驕傲又卑微,熱情流失
文字也可以出賣,自己都不屑看的東西寫了太多
有時渴望去做和書寫全然無關的勞動工作
賣花賣衣服賣家具做食玩縫泰迪熊
文字只為純粹的心靈而保留
那麼或許也可以重拾閱讀、逛書店的單純樂趣
生活中缺乏給予靈感的偶像也是一個原因吧
我想念X,想念hide,想念Yoshiki
想念曾經能看穿一切 through their very eyes
[PR]
by aki_Yao | 2006-05-31 02:47 | 時光之流

我的成份妙不可言



心機:25.02%
微妙:21.66%
海水:18.30%
戀兄情結:17.68%
不良思想:8.32%
髒空氣:7.59%
智慧:1.43%

・・・なにこれ?食べれるの?
[PR]
by aki_Yao | 2006-04-02 23:09 | 時光之流

時間

貓三,星星小鹿聖誕節,BO BO薄酒萊派對。
曾經我們畏懼時間、害怕「未來我」。如今我已是那時的我所抗拒的未來。時間終於把我帶到此刻,而遺忘的過程一如預期。
a0046681_21393635.jpg

[PR]
by aki_Yao | 2005-09-25 00:00 | 時光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