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20070301

昨天聊起過去的種種 Fan 歷,對此現在倒是有了很好的表述方式,一字記之曰宅。前陣子認識一個台北人聲稱有生以來沒去過西門町,我聽了下巴都快掉下來,心中無數影像如跑馬燈閃過:中學時候三不五時去西門町買 Beyond 的香港原版唱片,大學跑萬年買同人誌和動漫週邊,工作後還是泡在九五等店狂買 X 的所有專輯、影像、場刊……到底是怎樣的人生可以從來不需要去西門町?我無法想像。但我知道以社會的觀點來看那傢伙應該比我正常多了,那我的人生又是在哪踏錯了一步嗎?

昨天回家也正巧看到了 AXN 在重播的幽遊白書,真是太懷念啦!剛好播到暗黑武術會結束,接下來是我最喜歡的仙水篇。晚上東翻西翻找出了收在底層抽屜的同人誌,全是藏飛和飛藏的 BL 誌,想起學日文之後就沒再看過,順手翻翻,發現從前只能看圖和「狀聲詞」的,哇都看得懂了!像瞬間開了天眼(邪眼?),真是太妙太妙,立刻把有那壽實的經典「秘系列」重看一遍。但當年我是怎樣在不會日文的情況下從池袋和日本網站搜齊了這套?又是怎樣從西門町把 Yoshiki 裱了框的巨大海報運回家?那種執念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可怕,宅男腐女的爆發力可以翻動世界吧我想。

此時此刻湧現的懷舊情緒真是令人尷尬。但我不能否認我總是需要偶像,總是需要有人給予靈感,超前我,引領我,讓我得以檢視我感知世界的方式。無論冨樫義博、庵野秀明或松本秀人皆是如此。「因為他從那裡探出頭來,才知道世上原來有那樣的地方。」這樣的偶像妳說我們幾時能再擁有呢?
[PR]
by aki_yao | 2007-03-01 23:34 | 時光之流
<< Forever, fornever Diary。200702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