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遠方

來談談「來自遠方」吧。:~D
聽說十二月焦點刊出最終回時本來衝動想去買一本,但這樣中間漏掉很多回,想想還是忍一下等單行本,反正估計番外篇出來,明年上半年可望看得到最後的十四集。我等著看這漫畫的結局也有八、九年了吧(啊哈哈),差這點時間嗎,所以是先把家裡有的一到十三集挖出來複習一下。


之前說喜歡前面,一到四集,第一、二部。很重要原因是,在我最著迷這部漫畫的期間也就只看得到這四冊啦,那一段故事對我來說也許最是「來自遠方」的原型。單行本在第四集後因為作者身體因素停了非常久一段時間,兩年至少有,高中時代一再反芻前四集,我非常喜歡出現在各處那些小小的預言預視感,以及人物處在夢、回憶、現實模糊悠遠交界的時刻。這些枝微末節的末節組構了「異世界」的基底氛圍,讓這個本來不甚起眼的故事──平凡女主角、帥帥厲害男主角,宿命相遇,兩人的旅程,乾淨素樸的畫風構圖,連彩稿都顏色溫和──變得讓人惦念之後的發展。

我非常喜歡第三集、也就是第二部初始之處,很長篇幅是茜如(如果是現在她該叫典子)倒敘追憶來到異世界至今的百天,與伊克同行的旅程……「伊克很厲害,非常厲害。」「他很明顯地和別人不同,但是,和最初我判斷可以信賴他的條件比起來,這一點也不重要。」而後是兩頁伊克的內心獨白,「在樹海與茜如相遇的那天……,我一直感到害怕並想消滅的『覺醒』,是個一無所知的女孩。我覺得困擾,不知如何是好,抱著對未來的不安,終於也一起走到了今天。但……這一切也要結束了。茜如,妳也許會為我帶來我所不希望的命運,所以我們不要再見面比較好……」兩人對彼此來說都是非常特別的存在,茜如對伊克那份別人無法取代的依賴感,伊克萌生「想離開又捨不得離開」的痛苦與動搖,在這裡很隱晦很溫柔的展現。

反覆看這樣的前兩部後,當上了大學終於第三部連載重開,很自然的就去買週刊跟著進度看,一看之下頗為吐血,換了翻譯也是原因之一吧,並不是說新的翻譯功力比起之前的多差,我只是受不了有些地方翻得過頭,「自從那一天遇見你,我就一直牽掛著你,心中盡是你的身影。我是這樣地喜歡你,可是,無論我如何尋覓,就是找不到你,在我伸長的手中,再沒有人給我任何溫暖的牽引。」啊────還有像「就是嘛,
伊克他怎麼可能會做出送花給我這種做作之舉呢?」拿來唸一唸不覺得彆扭嗎?直到第三部結尾伊克告白的地方,也是怪讓人受不了的。

「覺醒」

從第三部浮上台面白熱化的茜如對伊克表達愛意、伊克恐懼於兩人的命運拒人千里之外、第三者帕拿姆加進攪局,我本來很沒望地覺得這部漫畫要走上多角愛情紛爭,不然就是伊克會一再因彼此天上鬼與覺醒的宿命,陷入又愛又不能表明、害兩人都痛苦的無限悲劇迴圈,不論哪種都是沒趣的羅曼史。

當時做這種預想,可見我對第三部全無好感。現在想想,其實和當初自己看這漫畫的歷程太過相關。這次在同一時間帶整個重看一次,就覺得並非如此,第三部還是有幾個我相當喜歡的地方。第七集在得知被抓走的茜如將會被抽乾血成為默面王的祭品時,伊克終於大爆發,「湧現吧!存在我體內黑暗深邃的能量,我不會再壓抑了!再也不會壓抑了!」回想起最初伊克想要躲避命運的迷惑:「如果這女孩真是覺醒,那麼我總有一天必須殺了她。」到這時的轉變──也就像伊克最後告白所說,「若妳有了不測,我寧願變成怪物!」不是很微妙嗎,至此「覺醒出現,將導致天上鬼降臨這個世界」的預言成真,對伊克來說,保護茜如的存在無疑更優位,此後每一場為了保護茜如引發的更激烈戰鬥,都險些引出伊克體內真正的天上鬼。

(這回看我才想到,也許說服茜如的正是那句話吧。另外,第七集中完全陷入天上鬼內心障壁的伊克氣勢不是很驚人嗎?「消失吧!滾得遠遠的!從我手中將…(覺醒)奪走者,阻撓我與…(覺醒)之間的人,凡是擋住我去路者,都該死!我要殺了他!」換個角度想,這豈不是熾熱又直接的告白?我覺得比最後那一串文縐縐的告白還好。(帕拿姆危險了))

第三部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提示,就是茜如身為「覺醒」意義的轉變。一向以來,透過書中的占卜者和輿論,大家都接受「覺醒的存在是將喚醒天上鬼」這說法,在第二部末尾伊克大變身時,作者也很賊的藉由茜如昏倒,讓我們摸不透伊克是怎樣變回人形。至第三部結尾,才非常清楚看到當茜如衝向、擁抱伊克的瞬間,伊克就從天上鬼的型態轉回人類的模樣,原先受他力量召喚聚集於上空的闇黑影子也一瞬間消失。原來所謂「覺醒」的意義之前全遭人誤解,覺醒並不是喚醒天上鬼,而是讓背負著天上鬼命運的伊克心中的「自身意志」真正覺醒。決定的一刻在於兩人挺身挑戰宿命,同時啟動了開往不同方向的命運的齒輪。

這一點,出現了看到了也就不覺新穎,不過說實話在作者藉由塞娜的占卜透露出玄機之前,我並沒想到這個可能性。接收了這點,再重新回顧伊克他們至此走來的歷程,會有不同意義。最初伊克到樹海想消滅覺醒,以避免自己走向天上鬼的命運,沒想到發現對方是無辜女孩反倒救了她,要是伊克不去理會,茜如早被花蟲吃掉了,就是這樣,印證了宿命、印證了命運是無從抗拒的。但當茜如是個「能夠帶領天上鬼走向光之道路的覺醒」時,這件事就有了很積極的意義,因為伊克有要對抗宿命的念頭,他才會來到樹海,救了茜如,也真的為自己帶來扭轉宿命的契機。如同鄧不利多所說,「比一切都重要的是我們的『選擇』。」(很有智慧的話不是嗎)。到第五部伊克說出「天上鬼是我的一部份,但不是我的本質。」「我要運用天上鬼的力量,而不是被它牽著走!」就是真正的覺醒了。

從日本普通女高校生,一下變成這個世界的「覺醒」,茜如總是感到自己毫無力量,但她的特殊力量說不定就是「覺醒」。在白霧森林敏銳的察覺、點醒帕拿姆內心遭受闇黑力量侵蝕,讓托洛斯捨棄過去的人生追求新的價值。如果「天上鬼」是擁有這個世界無人能敵的力量和體能,那「覺醒」的勝出之處大概就是心的強韌,雖說茜如並不是這個世界中心志最堅強的人,要說,吉達左大臣或第五部出現的克雷亞吉塔更像心靈導師一點,但身為天上鬼伊克最重要的人,茜如恰恰擁有伊克最欠缺的東西──能夠正視「我」、尋找自己當下的價值。茜如也常哀嘆「要是我有強大的力量就好了」,但當白霧森林的魔鬼以此試煉她時,她靠著「但是也有現在這樣的我就能做到的事!」的自覺脫出精神攻擊的陷阱。這樣的茜如才能拯救伊克,若說伊克一直在外在上保護著茜如,那麼茜如就是一直在保護伊克搖搖欲墜的內心,讓他安定,讓他真正嚮往有光的地方。

伊克 vs.拉契夫

書中善惡兩方代表。我還蠻欣賞拉契夫的,他是個很有氣勢的壞人,他的對白我最喜歡的一句是,「當我像是受到引領一般發現這個遺跡後,我的願望都一一實現了。甚至連這個世界都慢慢朝向我所希望的方向在改變。」「我要一個有存在實感的人生!」果真如此也不賴,和魔鬼交易還算值得。不過好像只能夠把這個角色當作「絕對的惡」來理解,就像我們的西洋貞子一樣(啊,叫什麼名字我都忘了),作者至今給予他的背景似乎都不夠說服他成為大魔人的因由,只好覺得「他就是有夠壞,世上就是有這種自利到極點的人。」我希望第五部終結拉契夫被伊克幹掉之前,還會有關於他的一些解釋。

像伊克和拉契夫這種在善惡光譜上很極端的人,有趣的當然也是看到他們立場動搖的片刻。拉契夫的,畢竟戲份還是少,就是在十三集中他再度抓到茜如,但因為一時心中有解不開的迷惑,而讓茜如有機會逃走。但是那時候拉契夫究竟迷惑什麼,後來又怎麼翻越過去(邁向更黑暗的階段),也是說服力不太夠啊。這樣的反派角色要是可以更深掘,想必會有更迷人的風采才是。

伊克。十一集中有一幕伊克的獨白,伊克的夢。「一點一滴地,慢慢看清楚了。道路就在眼前,朝著發光的盡頭蜿蜒而去。然而為什麼呢?這份不安是什麼?路途的模樣看得愈清楚,纏繞在我身上的這份微微的恐懼感就越深……。我明白這份不安的真面目。毫無理由,它就是滲了出來,彷彿是要擺脫光所照耀的地方似的。長久以來我那顆忍耐著黑暗、習慣了黑暗的心,竟對光感到不知所措,不經意地想再度尋求那片黑暗一般。或許是我自己在下意識之中開始著手尋找的吧?尋找我最大的傷痛。」我覺得這段獨白很精彩,一直以來想追求的東西、想擺脫的東西,在可能性到來的一刻內心卻開始動搖,價值、信念很可能全盤崩毀。一心嚮往光的伊克,內裡仍有暗處受到黑暗力量的侵吞,或者他受到黑暗的侵吞已經太久,因此潛意識不相信自己能夠得到光得到幸福。比起真的純然良善像天使降臨這個世界的茜如,伊克大概比較像可能會從光的世界叛逃的天使長 Lucifer。不知道在最終之戰伊克和這片黑暗的拉鋸會不會再出現,我很希望能清楚的看到他「選擇」的過程。

若是茜如的「選擇」的話,在於要不要回原來的世界吧,答案已經知道了,就等待她的理由。順道一提在第十集中有一個不錯的場面,茜如向伊克描述自己的家人,回想,惦記起「他們不知道怎麼樣了」的時刻,伊克驚見茜如彷彿要消失一般變得透明透明。我喜歡那場景,也許是有點「似曾相識」的意味。已經揭曉的結局並不出人意外,說起來我也無法想像要是伊克失去茜如他要怎麼辦,所以是不可能。令人慶幸的是並不是「茜如回到原來世界,又邂逅了和伊克如同雙生的男子……」,幸好並不是這種可怕的劇情。

曾經有很長的時間我已經不等待來自遠方的結局,不知為何就感到它永遠不會畫完(並不是詛咒作者)。突然間知道它結束了,除了驚訝多少有點悵惘。「終結」的感覺果然還是很令人難受,不管在任何喜歡的事物來說。
[PR]
by aki_yao | 2002-12-23 02:31 | 一個人一個世界
<< 20030105備忘錄 夢。200205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