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20061022

下午看了一個chick-lit 的書稿,只感覺一整個慘,比某集Carrie被男人用便利貼分手還要慘。突然覺悟到熟女們看慾望城市看BJ,真正愛的是衰到不行後第二天仍能昂首闊步走在曼哈頓街頭,打不倒的自我風采;只一個勁在心裡意淫(在我看來)八成是Gay 的巧克力男孩,或怨歎只有禿頭阿伯搭訕是不行的,一點也不共鳴。

接著出門到南西三越買Shisedo隔離霜,排除萬難擠到櫃台前買完,旁邊一個叔叔殺進來一句:「小姐,你們是不是有個什麼『紅色夢露』?我要兩罐!」我在心裡大叫:「媽的一罐兩千!你買蠻牛啊,買得這麼隨便!」自己也不知在氣憤什麼,刷完卡也不想留在人潮擁擠的中山站逛書城,跳上捷運跑到公館店。

a0046681_2184443.jpg公館誠品不知道幾時開始在整修。進到政大書城,一眼瞄到平台上的向田邦子,先前完全沒想看過,可能心裡自覺平成時代才和我有關,但向田邦子的照片美得讓我屏息,立刻翻看情書那本,一股生活氣味撲面而來,情意深深壓抑在絮語片言的背後,如同在她深邃眼神底下看似不著痕跡的靈光流轉。但因為作家長得美而愛上她未免太瞎,所以還是把情書放回原位,決定從直木賞作品開始看。然後又看了下印刻版的《蒙馬特遺書》,新的封面和排版我也不喜歡,說不上來怎麼回事,有點後悔以前沒買聯文版,萬一哪天想要收藏這本就慘了。跳看了幾書,完全還是當初讀時那透不過氣的密度,趕快把書放回去,此時此刻,不想被提醒陷入愛與不被愛的痛覺與殺傷力將是如何恐怖。

晚飯後把向田邦子《回憶撲克牌》看了一半,又把《遣悲懷》拿出來翻了一翻,腦袋裡縈繞著她們的死,從半空中著火墜落或者一刀刺向自己的心臟。晚上打算著把一直延宕在一半的「遺忘書之墓故事」看完,其實前幾天忍不住跳著偷看了下結局,果然沒有不會傾倒的城池,歸屬之地被死亡揭露了謊言與背叛,女孩帶著成長後的自我走向下一段旅程。我不禁想起那濃霧堆砌出的身影,達尼一生揮之不去的苦笑,也不禁懷疑是否真的要讓今天結束在關於死亡關於崩毀,期望在這之中仍能得到一句足以安慰我撫慰我的「時移事往,物換星移,唯有閱讀仍在」。

--
某白勿忘幫我印老布分析福婁拜!(指)

[PR]
by aki_yao | 2006-10-23 01:16 | 時光之流
<< Never will you ... Diary。200610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