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20061016

回到家往床上一倒,醒來已經快一點鐘。想要回想一遍今天到底做成了哪些事卻想不起半件,原來一整天疲倦的感覺來自不停被這個那個事情打斷。
淺睡中的夢境摻雜了亂七八糟的片段。週六白跟我說某先輩真心愛當編輯的事,當初航叔說「編輯就是為人作嫁,沒這個覺悟就無法做這一行」的事。太過現實感的夢對我來說不是夢,只是一些感傷和焦慮的逆襲。

下班前和德浩MSN講了一遍從那裡到這裡的林林總總,回家的捷運上我想起了那本書稿是在哪一點上觸了我的神經。一樣的捷運路段,那個星期五夾在一堆書訊裡我印了前兩章,坐車無聊拿出來看,那些簡單清冷的葬禮的描述,那些凝視母親照片的描述我知道有多真實,在爸過世後無法入睡的凌晨我是怎樣翻出所有的黑白照片,想要捕捉他遠在我未出世之前逝去的回憶和在那一刻停止了流動的未來;那些包覆在甜膩氣息裡的舊日時光,閃閃發亮的鈕扣、絲絨、緞帶,溫柔優美的字字句句悄聲訴說關於永恆的真相:Nothing lasts forever。
我也如此迫切想離開我的goldfish bowl,否則只能 grow only so much as the bowl allow,來到紐約迷宮卻還不知道能不能存活。我也渴望找到那樣一座孤島,漂浮在城市之海,陽光下閃爍幽闇之光,收藏一切遺失的毀棄的記憶與徒勞的夢──一個最原初的夢的理型,一個看一眼就知道我能夠歸屬的地方。

我反覆自問是否有資格說「一本寫書的書當然會吸引我」。曾幾何時我們沒在自覺像生產線上的螺絲釘一枚,講到出版這一行只會聯想「平均所得很低」。但是寫書的書卻又不可否認真實的吸引我,終究我對文字、記憶、思索,還是有著那麼一點平凡、渺小但還滿實在的愛。
平凡、渺小但是很重要的願望。《月光之東》的美須壽說的。很怪我一直沒忘記這句話。或許因為我心底一直覺得這話能夠表述我。記得我自己說過「當你接受了自己是個平凡人的事實那刻起,你成為了大人」,恭喜我不知何時已經默默的轉大人了。
[PR]
by aki_Yao | 2006-10-17 02:23 | 時光之流
<< Diary。20061022 近日的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