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斷層線

買到清春的票我還是有點高興的,尤其星期一聽同事嚷嚷現在才知道清春要來,油然而生「最後一張票就在我手上 嘿嘿」的虛榮感。虛榮果然是世間之惡教人開心。

另方面在The Wall遇到琬玲她們(這圈圈有夠小),每遇到一次就像把我往「那個世界」又拉扯回去一點點。晚上連跑幾個家族、BBS包括冷到死的公社群組,把fans惡鬥的鳥事弄個明白,又在Yoshiki的Blog下載了號稱「全美下載量排名第四」的Sex & Religion,於是這幾天的MP3裡淨是Violet UK和Anniversary。很奇怪,有時候就是清楚的感覺到它回來,雖然只是一瞬,雖然早也知道那原初的美好無從複製。

實在說,Violet UK像更精緻更電化更美聲的北野井子(薔薇與綠),但我對Yoshiki深有期待,VUK當然也可以有再進化型。日本哥倫比亞壓著專輯不發的消息一開始聽到驚了一下,不過仔細想想也不擔心,哥倫比亞有名的有眼無珠,他們不出也會有別家出,而且專輯被hold跟歌丟上網路被老美熱烈下載的新聞幾乎前後曝光,搞不好是新的造勢方法咧。這幾天又聽到了「9月22日debut」之說,總之等著看。

我也不知這次復活熱度能持續多久,恐怕連野台都撐不到。但奇妙的每逢這種時刻另一邊就適時的變得很冷,彷彿數個虛擬空間此消彼長,一腳踏進Dahlia,另個世界就勢必撤離一些。或許Yoshiki,光潔,本來就不算存在同一次元(再算下去還有光緒皇帝、幽遊白書、紅樓夢、楊澤(?)、卡爾維諾、Marilyn Manson......那天海祐希也算一個......)。確實是這樣。一個人一個世界。

那麼對我來說愛也是存在於錯落來到斷裂的瞬間?
並且永遠不會有重合為一的終點。
[PR]
by aki_Yao | 2006-06-07 16:08 | 時光之流
<< 歌舞中國 空のレン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