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茶餐廳美食

早餐通粉+奶茶、豬軟骨撈麵、又油又香豬仔包
雙皮燉奶、豬扒包+熱檸樂





話說我一直以為 Yoshiki 比其他人多待一天,是在忙著把幾箱芒果布丁、雙皮燉奶搬上專機(毆),後來才知道他這回不是搭專機去的說。
[PR]
# by aki_yao | 2009-01-30 04:46 | X JAPAN

X 軍團攻陷茶餐廳及書報攤

演唱會結束後的星期天,HK 軍團與台灣參戰軍團約在尖沙嘴的茶餐廳。當天大概五家報紙都對演唱會做了大幅報導,所以軍團經過的書報攤,架上報紙都被掃空。

港台hide娃娃齊聚,背景是報紙
(標題:YOSHIKI 拋樽擲棍 極盡狂野 XD) (樽:寶特瓶)


三人包圍heath簽名球


然後下午echo、小麥斯、小松帶大家去信和(很像萬年大樓)的小店買演唱會照片,店面的照片也是被橫掃一空。香港軍團又帶我們在旺角尋找娃娃的衣服,盛情真的讓人超感動也超感謝!>o<

火箭頭在香港購入新帽子

[PR]
# by aki_yao | 2009-01-30 04:28 | X JAPAN

HK場的週邊

週邊實在少得可憐,幾乎跟去年巨蛋的差不多,只把 T 恤背後的字改成 World Tour 而已,也沒做場刊,唯一新的東西似乎是那個名片收集夾。話雖如此我原本決定一毛錢也不花,結果還是敗了一件 YO 的 T 恤和兩個名片夾,袋子雖然去年在東京買了兩個,而且覺得品質頗爛(用到底部會穿孔透光咧 ~"~),但感覺香港做的好像材質比較厚,所以又買了一個,然後提著還沒一小時紅色字樣就開始剝落。orz

週邊賣場
YO又搬了那兩條貴氣項鍊來賣,可是大家比較想要的是那個海報。
海報不賣引起許多怨念。



火箭頭推薦週邊
左為 Yoshiki 華麗短T(港幣280元),右為名片夾(港幣100元)



火箭頭不推薦週邊
一個港幣50元,比在巨蛋買的還貴(500日圓),當天紅字就開始剝落,超痛心。身為fans很難不買,但真的買一個就夠了。(家裡堆了三個的人之懺悔)



###
排週邊時跟小白講了電話....

白:蛤?妳之前不是說這次不買週邊
奇:啊....反正人都來了....就買個YO的T恤..
白:蛤?妳之前不是說死也不買T恤了,每次穿起來都太垮
奇:啊....反正就是要買啦!囧
###
總之我的決心比蛋殼還要薄弱

[PR]
# by aki_yao | 2009-01-30 03:58 | X JAPAN

HK場有圖有真相

也就是說偷懶一下,先來貼個照片。會場是在亞洲國際博覽館,離機場電車一站的距離。話說第一天加場消息真的宣布得太晚,我和 KEI 姊之前就訂了下午的機票,還好會場近,一下飛機把行李寄在機場趕過去,進場差不多7點左右(開演時間是8點,不過又遲了半小時多 = =;;)。
博覽館設備算很不錯,供fans休息的地方也很多,第二天由於一早就跑去排那個啥X phone(排完 12 點),接著2點又開始排週邊,所以等於在會場混了一整天,還有桌子椅子可以趴著補眠。

以下照片:博覽館外觀、內部,最後一張是等機場快線到會場時拍的。



會場 X 的海報



*照片正常尺寸可以到相簿
[PR]
# by aki_yao | 2009-01-30 03:39 | X JAPAN

聖誕前夕、此刻、讓我抱怨一下

正從 hide-city 連到 Uticket 抽赤坂 BLITZ Countdown 的票,一直出現都是「大変混雑している」的字樣。連申請都送不過去是還抽個鬼!到底有多少人同時在連線啊 orz

總之,聖誕節快到,感謝祝福的朋友們
不過今年的聖誕夜我要在日文班課堂上過了。囧
[PR]
# by aki_yao | 2008-12-21 22:40

YO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Yoshiki 生日慶祝趴暨火箭頭聖誕新裝試着會
(聖誕帽及圍巾在橫濱八景島水族館購入)


[PR]
# by aki_yao | 2008-11-20 23:12 | X JAPAN

夢。20081010

自從開始上日文課,其他天下班回家常常在九點半到十點之間被突來的倦意襲捲,倒在床上就睡著,然後半夜一點醒過來洗澡。很糟糕的生活習慣,既浪費了時間也沒睡好,睡眠很淺,一個夢一個夢不停跳接。雖然知道只要克服那一瞬間暈沉的感覺就好了,但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這種自制力。

星期四回家又是一樣的情況,不過那個凌晨的夢我記得。先是夢到在一個應該是大學校園的地方,我和朋友並肩走著,結果看到一個跟我爸爸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迎面走來,擦身而過。很奇怪夢裡的我浮上的唯一念頭是,「這個人裝成爸爸的樣子嗎?」因為我爸已經死了,不可能是他。一下醒轉過來的時候意識到這是第一次這個事實在夢裡的世界也成為預設前提,感覺很寂寞。但我沒有完全醒過來,昏昏沉沉又睡著,之後斷續又做了幾個夢。

最後一個夢是在日本留學。我住的地方還滿大的,有客廳和一個房間,我連毛球都一起帶過去了。但我正要幫毛球拿盤子加飼料餅乾的時候,竟然看到盤子上冒出一堆蟲,嚇得把盤子丟進水槽裡開大水一直沖,但從水槽底部又跑出一堆生物,烏龜、螃蟹之類還有不知名的軟體動物,我只好打電話跟宿舍管理員求救,但是來了三、四個大嬸,她們只是掛著很禮貌的笑容在那聽我抱怨,沒有打算採取什麼行動的樣子,我於是火大了說「滿地都是奇怪的東西,你們不準備幫我解決對嗎?最低!」,這時眼角瞄到房間門口毛球和一個什麼生物在撕咬,衝過去一看,地上血淋淋躺著的竟然是另一隻毛球。我尖叫著跑回客廳,看到媽媽來了,我撲過去抱住她哭著說「媽,她們不幫我是因為那些東西根本不存在對不對?是我的幻覺」,因為最後一個景象是不可能存在的,唯一的理由是那些都不是真的。然後媽媽說:「妳終於想通了嗎?」

接著就醒了,這次很確實的整個清醒了坐起身,時間是三點半多。夢最後的情境還很清楚,那不知道來自衣服還是香水反正屬於媽媽的味道都還很清楚,哭了也是真的。我想通了也是真的。發現自己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可能瘋了的那種驚恐,但是誰也幫不上忙。我媽在最後一個月陷入瞻望狀態,活在一個接一個恐怖的幻想世界裡,可是那時候我只覺得我很累很困擾,沒想到她可能的痛苦。我的潛意識有哪個部份為此感到悔恨嗎?然後又用這種方式自己默默的做修復。

最近我覺得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習慣到簡直像是三十年來一直都是這樣過活。失去了很重要的事物,但是不用多久就可以活得泰然自若,像是你從來沒擁有過,這或許也令我恐懼。但偶爾又有這種壞掉的時候。其實我已經搞不清楚哪一邊才是壞掉。總之不論怎樣我沒有太多選擇,人生第一義是靠自己的力量活著,其次是尋找存活之餘還能感到燃燒的事物。有時我想在時間的分歧點上有各種各樣的平行宇宙,這念頭當然很能安慰我。在平行宇宙裡我的爸媽很長壽,我已經帶媽媽去過京都,在平行宇宙裡 X JAPAN 從來沒解散過,hide 一直都在,我應該在 LA 看過 zilch 的演唱會了。在平行宇宙裡我的人生沒有任何缺憾。但活在那裡的我於是也不是我了。
[PR]
# by aki_yao | 2008-10-11 16:49 | 斷裂的夢

YOSHIKI訪台 被放鳥的握手會

在YO來之前的星期五(9月12日)下午我接到來自滾石唱片的電話,通知先前入選十個網站的站長去參加活動。打電話來的女性後來證明對狀況並不清楚,她和我的電話內容大致是:
「星期二下午兩點在101靠松智路的門集合。不可以簽名、拍照、送禮物,可以握手和交談。還有絕對不能遲到哦。」
「請問那是怎樣的場合?為什麼可以交談但不能簽名?」
「是記者會。」
「欸,是說我們十個人進去記者會跟他握手這樣?」
「對。」

然後是接機當天,YO上車後,要趕去兩點集合的Y姊和我也匆匆搭計程車趕回台北,在車上還接到風雲來確認的電話:「妳們還在機場嗎?整個行程都延遲了,但還是希望兩點準時集合,握手有可能取消,但機率很小。兩點集合哦。」跑到Y姊家換下婚紗,我們又跳上計程車直奔101,但一走近集合點就看到已經到的人一臉不爽的樣子說:「握手取消了,可是連記者會都不能進去。什麼都沒有就對了。」

蛤???!!!

風雲派來跟我們解釋的副理是隸屬古典部的,雖然我覺得他也很衰,但他真的是什麼事都無法決定,所以,只是被派來敷衍我們的嗎?講了半天說原本就不是讓我們進去記者會,而是記者會結束後才帶我們上去握手,但現在一切延宕所以取消。作為補償,可以讓我們進去旁觀記者會嗎?「不行,日方說不行」(提出的理由我忘了,歹勢);作為補償,我們帶來的禮物幫忙轉交給Yoshiki本人,這總可以吧?(雖然其實也不是很放心交給他們),副理上去問了之後下來的答案還是「不行」。補償是送我們彩印加護貝的工作人員證當紀念,這跟最初說的「近距離接觸」有沒有差得太多?=__=;;

後來給予的補償是晚上的點燈活動時讓我們站第一排。這真的很棒,但我對從兩點就在那邊排隊的人感到不好意思,好像插隊一樣。然後幾天後看到YO在泰國跟fans交流的合照就超不爽,本來我們也該是這樣型態的活動啊!我也要抱啊!>o<(狂毆)

其實真的20分鐘都卡不出來也認了,但前一刻還被催著要準時,人到了卻是「事情如此我們也沒辦法,就是這樣了」。Fans不用叮嚀也都會乖乖配合一切的,但發現用不到我們的時候,不打算提出任何替代方案一句話就要打發大家散去,著實讓人心寒。總之這就是我原本可以近身撲倒Yoshiki的機會變沒有的經過。(誤+毆)
[PR]
# by aki_yao | 2008-09-30 02:54 | X JAPAN

YOSHIKI訪台 接機-其ノ弐

說實在,直到目睹Yoshiki的腳踏在我們第一航廈的地板上之前,我對於能在自己的地盤上看見他都覺得超不真實。而真的看見他的腳的時候,就開始大腦停機腎上腺素激增,也很慶幸等待時一邊唱Tears一邊嗑了兩顆巧克力,這時不會因太緊張又血糖偏低而昏倒。

但由兩隻戴黑框眼鏡的套裝金絲貓開道真是令我吐血,這又是從哪邊想來的招數!這根本是cosplay的一種....=__=;; 當場當然沒餘裕在心裡OX這個(後來在回台北的計程車上跟白和AUC一路罵 XD),擠在走道旁邊用標準演唱會規格的喊法一直狂叫「Yoshiki~」,然後提起婚紗的裙襬開始一路追著跑,直到YO在團團圍繞中上了車。這過程總而言之超爽的,可以這樣對著他亂叫的機會不是天天有的。

能親眼看見Yoshiki出現在台北,這件太過夢幻的事情確立了他在我心中的真實性,雖然上半年才在東京追了巨蛋和hide summit,但舞台是夢,機場接機是現實生活,作為我追逐了快十年的幻影他真真實實踏在這塊地上,在離我幾公尺的距離,這讓我相信了我們所做的一切的確是能夠傳達給他的,一切的愛和寄託給他的夢。

我也感謝他為我們做的一切:此後我們擁有了一個屬於台灣的X地標。


送機時的金絲貓三人組
[PR]
# by aki_yao | 2008-09-30 02:12 | X JAPAN

[插播] 閃耀在101上的 WE ARE X

這個夢幻的燈光從16日由Yoshiki親手點亮之後,一直照耀著我們城市的夜空直到昨天28日。昨晚在風雨大作的情況下我沒有出門去看著它熄滅,於是只留下了週四、週五兩天所拍下的照片。

週四是下班後拉了某無辜的非X fan朋友在101周圍拍,平日拍照技術處於「嚴重手晃+截頭截腳」程度的我所以帶了腳架去,從捷運站出來往101走過去一路拍,在華納威秀的天橋上還碰到拍婚紗照的香港人。但拍一拍就知道我的相機真的是不管用,用夜景模式畫質很粗,不用夜景模式又抓不到燈光。而且星期四的101燈光是綠色的,有點像聖誕樹。=__=||

星期五下班帶著腳架又去了,這天的藍色燈光我比較喜歡,在誠品前面拍了幾張,又繞到新光三越A11旁邊照,然後去找Y姊看她拍「婚紗星光YO與101」寫真集。XD(她的星光YO穿著跟92年Yoshiki那件一模一樣的婚紗!超強)

  

兩天都是拍到熄燈。第一天是前一秒還在拍,低下頭看看拍的結果,再抬起頭時X不見了!一看錶剛剛好10點,還真是一點便宜都不讓我們佔。第二天則是眼睜睜看著它消失,這種結束的感覺果然還是令人有點難受。

我從來沒有這麼喜歡觀看101,從各種角度把它矗立在夜空的樣子刻在眼中。如今那桃色的、屬於我們的記號已經不會在它的頂端出現,不過下一次看到101的時候我應該會自己在腦中把它「該有的模樣」自行補完。對我來說,現在的101已經不是台北地標,而是我們的愛與記憶的一個象徵。

Flickr相簿
[PR]
# by aki_yao | 2008-09-29 18:46 | X JAPAN

YOSHIKI訪台 接機-其ノ壱

這次接機除了替YO老大衝人氣,其實還懷有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近距離親眼確認他的身高。話說今年四月在六本木,我和AUC有如下一段驚悚的對話:

「說起來藝能界的人身高幾乎都灌水,少說也灌個5公分吧,再加鞋子5公分」
「那Yoshiki不就才一六幾」
「不是吧!在我們幻想裡他一向是高挑美艷啊啊」
「也就是說有可能他現在從旁邊走過去我們都不會發現,只會想『喂這金髮矮冬瓜穿得好騷包啊』」*自爆*

接機是上星期的今天9月16日(火),事前公布的抵達時間是早上10點,然後在接近10點時又緊急公布延遲到11點,然後實際人走出來的時間是12:25左右。但是我們這些可愛的fans早在9:30前就擠在走道旁就定位了,也就是整整站了三小時,然後合唱Tears唱了一小時半。

第一航廈入境口接通道處的玻璃,中間一截是霧面的,剛出來只能看到褲腳管和鞋子,等待時大家就這樣聚精會神緊張兮兮的盯著,三小時間鞋子看了有沒有上千雙?每次一出現黑皮鞋就心驚一下,但黑皮鞋90%是航警。囧。於是又有了如下的對話:

奇:「我靠,雜魚可不可以不要穿皮鞋,混淆視聽」
白:「人家也不是雜魚啊,超沒禮貌 @__@」

至於我附近看到紅色細高跟鞋也興奮起來的朋友真的要檢討一下。太偏差了。XD

最後當Yoshiki真的出來的時候,就知道根本不用擔心認不出他的鞋子,一般人才不會穿那麼緊的褲子和又尖又翹的皮鞋。
檔次完全不同。orz

以及確認了身高:
175看起來是貨真價實的啦。XD
[PR]
# by aki_yao | 2008-09-24 01:45 | X JAPAN

YOSHIKI訪台 只想活在夢中

星期三送走了Yoshiki後,立刻回到地獄般的現實生活—辦公室email堆了數十封沒看、幾件美國日本的連絡工作都不順到很想去龍山寺拜拜、連蹺兩天六堂的日文課下週上課肯定好死……還有無法驅趕的空虛。夢醒之後回到現實的那種巨大反差無以名狀的空虛。就YO在泰國的發言來看,恐怕這次的世界巡迴真的是一個畫下完美句點的手勢。這幾天走在路上邊走邊想於是會突然一陣恐慌—那麼明年2月14日之後要怎麼活下去?如果X對我來說永遠都是逝去的幻影,或者一度失而復得然後再度失去直到永遠。毋寧還是選擇後者吧,至少在那「一度」之間於我那是真實的。

我的追記似乎要流於零零星星的碎碎談。先從我那件婚紗講起。原本身為運動白痴的我是不敢參加花嫁軍團的,就怕接機狂奔時摔得很難看,不過9/7去奇蹟參加接機會議時陰錯陽差就跟著靜薰跑去買婚紗了,我選了一件很輕的撩起裙襬奔跑急停均無礙(在賣婚紗的地方徹底實驗過)。只是接機當天沒拍什麼照片,因為那天凌晨一點半睡到四點半起來化妝就出門了,臉色超難看,隱形眼鏡也戴不上去。一切都是為了趕做想送Yoshiki的禮物,到頭來見面握手的機會沒了,本以為禮物送不出去,幸好送機時還是強迫塞給了YO。XD
[PR]
# by aki_yao | 2008-09-22 00:33 | X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