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六

在コミケ79收了不少mega*c-conscious的御克合同誌回來,差不多是沒斷版擺出來都買了的程度。不過日本的主流還是雙克啊,加上Spray這次新推的Drama CD是沒愛中的沒愛的CP,覺得很扼腕,只敗了一張「非裝著盤II」回來。


這週末又把本篇和R的御克線Best End複習一遍,如果說本篇裡我最喜歡的scene,是最後例會中御堂微笑的那句「ありがどう」;那R裡最愛的就是關於Biorade的包裝,克哉勇敢提出不同意見時,部長說「你的案子和我的案子,來比個勝負吧」的表情。用克哉的話來描述,那是「高昂的飛揚的目光,其中滿滿承載的是對佐伯克哉的期望」。
我的萌點也許有點怪 = =a,但就覺得這是R裡御克線的主題。

貌似專門撒糖又是エロ擔當的御克線,H場景就有四場,然而前兩場都很令人揪心。
與御堂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在甜蜜平和的日常表象下,克哉隱隱懷抱著不安。更加的了解御堂,「在MGN的地位,都是以他的熱意、才能和努力累積得來的」、「總是向上看,描繪理想的自我,再一步步去實現」。在如此完美的人身邊,克哉害怕自己無法做個配得上他的戀人,希望被他渴求、希望成為他的全部,又不時想著「御堂先生的未來真的需要我嗎」而沮喪。更不願意成為他的弱點,「如果因為我而讓御堂先生失去了什麼,我不能原諒自己」。
敏銳的御堂當然有所察覺,也任克哉保有自己的空間(舊公寓)當作喘口氣的地方,但本城出現後,御堂的心情也再難壓抑。「待在我身旁你就這麼不安嗎?」,因無法令戀人安心依靠而懊惱。最氣的還是克哉太過看輕自己,無論是工作上表現於外的態度,或是對於自己在御堂心中份量的輕估。

其實比起本篇,和御堂相戀之後的克哉已經有自信多了。但R裡仍然出現不敢坦然接受別人對自己工作成果的盛讚,略畏縮著說那只是整理資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被御堂喝道「佐伯君,給我抬頭挺胸!」。為了保護御堂,面對本城時極力隱瞞兩人的關係,克哉自認為沒有做錯,「因為御堂先生比我重要多了」,卻反倒激怒御堂。

──工作也好什麼社會名聲也好,對我而言你比那些都重要太多了!你為什麼不懂!

克哉真的不懂,在道具「懲罰」下想起了過往兩人間沒有愛、僅僅是身體苛虐的性,淚流不止的斷續喊著「不要離開我」。而御堂沉著聲說,「你要明白,是我離不開你。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必須繼續選擇我。」
這場H令人看得很難過。〒____〒
明明互相深愛著,卻在最關鍵的一點上心意無法傳達。
原本以為御堂那受傷的態度和怒意是來自於此,但走到最後才會知道,御堂心裡有更深層的糾結,而最悲傷的在於那是綜合了御克線另兩個結局而能得知。

a0046681_227212.jpg
第一場H還沒那麼虐心,察覺克哉的動搖,御堂只是溫柔的說:
「你在害怕什麼?我就在這裡啊,不會逃走的。」



NEXT:其ノ七
[PR]
# by aki_yao | 2011-01-10 01:22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五

在克哉告白的過程中,御堂始終動搖,
反覆著的話語是:「怎麼可能……不敢相信……你令我混亂……對我而言,你到底是什麼?」
可是一把人壓上了床,凝視之間,就輕輕喚出了那三個音節。
「克哉……」
之溫柔、之熾熱的讓人忍不住頭皮微微發麻!
就這一聲洩漏了太多情緒,飽含的思戀、渴望像是要溢出來一般,不由得想御堂是不是早在心裡、在夢裡喚過多少次。都喜歡克哉到這程度了,為什麼不早點直面自己的感情啊部長你就是個傲嬌!(踢飛)



本篇末尾,克哉被御堂拔擢到MGN加入開發部第一室。
克哉的長處在於做事仔細、對資訊的蒐集分析及洞察力很強,以及對人的情感細微也十分敏銳,個性又不具威脅感身段柔軟,很適合擔任不同部署間的聯繫溝通。說起來這兩人無論在性格或能力上都是互補,還有什麼好說的就趕快入籍吧!(非裝著盤II最後部長求婚,克哉你是答應沒答應沒答應沒啊?>////<)
「我會和御堂部長一起,開發出讓你絕對很想賣的產品!」克哉如此對本多宣示。
真的改變了呢。因為確實感受到被那珍視的人深愛著,原本失落了的自信一點一滴回來了。於是這樣的克哉就被片桐和本多目送著「嫁出去」了(XD),坐上貼心來接下班的Honey(毆)的車,換來御堂臉紅的一句:「八課的人真無聊!」
克哉(臉更紅):「就、就是說啊……」(喂你好歹也在八課待了三年你這叛徒!XD)

鬼畜R的時間點,是落在本篇Good End結束的一年後。
克哉算是已搬進御堂家跟他同居,舊的公寓雖然還沒退租,也只是偶爾回去收信(或逃回去冷靜性慾)這樣。然後在家裡都是克哉、孝典さん,我回來了啾啾、歡迎回來啾啾的新婚模式。在這同時,克御線那邊雖然也交付了房卡,但還在佐伯、御堂さん,佐伯我聚會結束了去你家方便嗎、到了還要矜持按門鈴的客氣模式。
所以部長我說你進度快你整個是光速推進啊!要是克哉能生孩子你們已經在選嬰兒床了啦!

成為戀人後的御堂溫柔到不行,而壞心眼和獨占慾則有增溫的趨勢。
故事一開頭,約見地點御堂選了落櫻繽紛的寂靜公園,就是因為以前約在人來人往的車站前,有次習慣早到的克哉被女生問路,看時間還充裕就帶對方走過去,結果差點被以答謝之名拖進咖啡店交朋友。(但是選在這個Mr. R當街友的公園,恐怕比約在心齋橋筋還要危險啊!XD)
不過這段我的萌點在此:

a0046681_42785.jpg
克哉:「櫻花美到讓人恐懼……」
御堂:「別露出那種表情,會被寄宿在櫻花裡的鬼魂迷惑的。」
克哉:「真是浪漫主義者呢。」
御堂:「你不知道嗎。」



克哉這邊被再次現身的Mr. R強迫推銷了眼鏡,御堂這邊心結很深的捲頭毛白西裝大學同窗突入,平靜的新婚生活開始滲入了不安!> <
PS. 不是要寫R裡御堂的糾結嗎?!orz


NEXT:其ノ六
[PR]
# by aki_yao | 2010-12-23 01:59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四

直到見不到面了才發覺,每一天每一天,都想著那個人的事。
僅僅十天不見,身體,心裡,都留下了一個御堂形狀的空白。明明被那麼殘酷對待的。不想承認,也不想為這份心情命名。但是,已經到極限了。
那個人,就這麼恨我嗎?這種扭曲的交易一旦揭露,御堂先生失去的遠比我多,他卻甘冒風險、擠出僅有的時間也要繼續。為什麼?他說你是我認同的男人。他說別想從我身邊逃走,我不會放你走。為什麼?

  ***

為什麼不逃走?為什麼不拒絕?那個人令我混亂。
明明有能力,卻說自己做什麼都失敗。總是低下頭不看我,卻又向我尋求著什麼。
他說,我沒想到御堂先生是這樣看我的。他說,可是我只想跟御堂先生說……。
差點被栽贓失誤他也不生氣,還送來紅酒當謝禮。說他的犧牲全都白費,問他是否後悔?他低著臉持續沉默。
無法理解,無法接近,莫名感到生氣和焦躁。
唯獨能確定的事只有一件──打從心底不想放開他。



每次走到克哉雨中告白那段,都還是會同步到那股酸澀。〒__〒
兩個人都覺得從「常識」而言對方應該是恨著自己,但又從對方一些微妙的反應裡,隱隱察覺存在另一種答案的可能,然而恐懼得不敢去觸碰,深怕那只是自己過份天真的幻覺,而真相會冰冷到無法承受。
愛情總是試探、猜疑、患得患失啊。幸好克哉鼓起勇氣跨出那一步後,得到了真心的回應。
而部長我說你反差會不會太大了點= =;;,先前還那麼不坦率,克哉都說喜歡了你也只是把他架上床,被逼到不行才逼出一句「是你說的,如果不喜歡你就不要再抱你!」→所以現在抱你正因為我愛你。
就一定要用這種雙重否定句你就是不坦率啊你!(部長另一句口頭禪:悪くない XD)
可是嘴上雖不坦誠,卻整個週末三天兩泊的讓克哉泊在他床上(比高中生還猛的32歲男人!),到了不得不上班的早晨就紅著臉給了克哉Card Key。
喂部長你的進度會不會太快了點啊!認識兩個月、告白(+Sex)三天,立刻就頒給戀人身分證(御堂家鑰匙)了,你就是這樣年紀輕輕爬上高位就對了,動作有夠快的你!>////<

a0046681_048247.jpg
我喜歡你,御堂先生。
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直視你的雙眼,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正面擁抱就好了。
我也許會更早察覺自己的心情。



本篇的Good End真是好到無以復加,愛情上兩個人的心意終於互相傳達、確認了,工作上的困境也完美解決。
一般來說感情、H等段落是劇情的重點,但我相當喜歡描述工作的部份,總覺得鬼畜眼鏡的細膩都展現在這些地方。御堂袒護克哉、破壞了大隈專務讓克哉頂罪的盤算,及至追究到工廠出貨瑕疵──生產線由大隈專務所管轄,等於打了自己的上司兼靠山一巴掌。到了尾聲,大隈又表現出御堂是他最信任、最優秀的部屬,但從御堂缺席的那次例會中大隈的態度來看,御堂確實經歷了一場險些被拔除的風暴。不過御堂憑他的實力度過危機──要讓已經創下MGN紀錄的Protofiber銷量再增加三倍。自然不能只是空口白話,相應的生產上也要加倍投資,御堂必是提出了夠說服力的戰略規劃,再押上自己的職位信譽。如此驚人的成績如能達成,自己的評價也會再爬升,那大隈這老狐狸當然犯不著再跟御堂過不去,又全力支持他了。
Game裡只是幾句話帶過,但光是這些片段就透露出御堂在工作上的凌厲果敢,也足以窺探到他如何獲得目前的地位,這是我覺得腳本非常棒的地方。
更棒的當然是克哉早在一星期前開始採行的策略,與御堂擬定的不謀而合。在御堂失去聯絡、大隈專務一副不機嫌的臉色、產品能不能增產狀況未明的時刻,克哉做出了決斷,事後得知連御堂都驚訝於他的大膽。
而克哉說:「因為我相信御堂部長。Protofiber是有銷售力的產品,而且更是你的產品,由你提出企劃、一手將它商品化。我相信你絕不會中途放棄它。」

不知道是否自覺或純出於本能,御堂是個自我保護森嚴的人。
不讓人輕易踏入自己的領域(本城說大學時的御堂甚至不讓女友坐他的車)、不給別人一絲滲透的機會,說他盜用競爭對手心血的謠言傳得沸沸揚揚,他也不去澄清。自己問心無愧就好。知道自己遙遙站在制高點,因而不想也沒必要去理解別人,相對的也不尋求被別人理解。
但是在「接待」的過程中,看到他高築的堤防出現了裂口。
他不再能維持「對別人沒興趣」的高傲和冷漠,他在意克哉,被克哉逼到狹路,洶洶湧上沖沒了堤防的並非外來、而是起自他內裡的情感巨流。身為菁英的理性沉著面對克哉時不復存在,愛情猝然來到顫著手小心翼翼捧起,幸福得令人泫然。
終於知道自己心底深處始終存在著被理解的渴望。
而只有這個男人,因為有著不遜於自己的能力,因為惦記著思考著自己的一切,所以能預測到自己會採取什麼策略,早先一步為自己佈局。
得到一個能正確理解你的人,連世界都會改變。

於是御堂展露了好棒的笑容。部長你這表情犯規喔!///▽//

a0046681_051029.jpg
御堂:「能和你們這些有能力的業務員共事,我很高興。」
克哉:「御堂先生....あ、ありが...」
(第一次得到御堂先生正面的讚賞,而且不只是對我、是對第八課所有同事的評價,感動到連句謝謝都說不完整...)
御堂:「ありがどう。」



犯規、犯規啊你們兩個!直接無視片桐課長和本多就對了!>////<
PS. 不是要寫R裡御堂的糾結嗎?不知不覺就…這個系列到底要持續到幾啊orz


NEXT:其ノ五
[PR]
# by aki_yao | 2010-12-20 23:45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三

御堂孝典,東京出身,東慶大法學部畢業(大約是東大+慶應?= =;;),進入外資系藥妝企業MGN、30歲出頭即升任產品開發部部長──據川出研究員說,御堂領導的開發部第一室是MGN的花形部署,歷任部長不是高升經營階層,就是獨立創業。年收1200萬,住都內一等地段高級公寓,開進口車,穿著全是手工訂製西裝。官方小說裡還提到御堂是獨生子,有個着道楽的母親,每年都會寄給他高級材質的浴衣,感覺實家也頗有錢。總之在各種各樣的意義上,御堂毫無疑問是個菁英。

但御克線的開頭,御堂的形象是個不在乎他人感受、不近人情的惡劣傢伙,初見面時眼鏡克哉以輕慢的態度僭越了他的權威,他就以踐踏克哉的自尊報復回來。
說起來絕頂聰明的御堂,在感情的層面笨拙得可以。
越在意越要欺負他不讓他逃→基調上是這種小學生段數,然後他不見得是遲鈍,但會自欺欺人掩蓋自己的真心,幸好最後克哉主動告白,不然一輩子也得不到御堂孝典的心。工作上那麼無敵,但你就是個愛情俗辣啊部長!!!(毆飛)

當然細想一下,對御堂是有些同情。
最初御堂想整死克哉,讓他悲慘求饒,以紓解胸中那個不愉快的黑色氣團。然而,沒有消失,看似氣弱聽從他擺佈的男人,眼裡滿是固執的反抗。憎惡卻不逃走,任他為所欲為心中卻又不臣服。原本報復的念頭逐漸被「無法理解這傢伙」的焦躁取代了。工作上認同了克哉的才能,發生出貨失誤時一肩扛下高層的壓力──在御堂而言他有正義的理由,本就不是克哉的失誤,想把錯推給他以免追究到生產端,實在太卑鄙。奇怪的反而是克哉,知道真相竟然不生氣,他大可反過來糾彈MGN,竟還跟自己說謝謝。
而克哉反問他:「御堂先生才是,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呢?」(如果我糾彈MGN,最困擾的會是站出來擔下整個事件責任的御堂先生不是嗎?)
克哉好厲害!@__@
天然之中一針見血、直指本質啊克哉!我相信在這當下御堂也察覺了什麼,之後有過幾次刺探:克哉找他商量眼鏡的事,御堂問為什麼不跟你要好的同事說,克哉:「可是我只想跟御堂先生說……」御堂:「我?為什麼,你到底希望我說些什麼?」克哉:「……」(困惑貌)。還有辦公室那次,御堂說:「照這個銷售氣勢,當初你說不可能的目標數字很快就會達到。你委屈求全做的一切犧牲都白費了。可是我們的約定仍然有效,我不會讓你逃走。」而克哉的反應只是紅著臉低垂著頭。為什麼?既然用以脅迫的條件已經不存在,你為什麼不拒絕?但不論御堂如何探問,克哉也答不出所以然。

御堂自第三次接待以來就對克哉動了情,不論是因為工作上對他的欣賞,或是因為情慾中克哉的迷魅,第二天克哉發現自己一身吻痕就是證據。可憐的克哉曾數次迷惘思索:忙到沒空吃飯睡覺的御堂,為什麼寧願剝奪工作和休息的時間、冒著被人發現會失去一切的風險也要繼續?而御堂這邊不會沒想過同樣的事,但他的理性邏輯腦袋肯定把這擱到一邊──不能想清楚,想清楚的話只能是悲慘。
這段關係的開始,是自己單方面懷帶惡意凌辱克哉,卻在過程中愛上了他。造成扭曲的是自己,將克哉傷得體無完膚的也是自己,這樣的自己並不存有愛他的資格。隨即而來是一段瘋狂的H,御堂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欺負正跟片桐課長通電話的克哉,挑起他的慾望、用道具塞入他體內,再抓著站都站不穩的克哉硬生生拖出走廊、走出公司、坐上計程車帶回自己家,一進玄關就推在牆上狠狠侵犯克哉,狂暴的親吻著撕咬著說不會放他逃走。

a0046681_1132675.jpg
這段的CG超美!>////<


幾乎是困獸般的絕望。如果還有一點冷靜的話,重視工作的御堂不會在辦公室、在上班時間做出這種行徑,遑論過去連女朋友都不帶回家,卻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克哉眼前。愛上克哉的同時卻已失去愛他的資格,這完全是自己的錯,但又不願意放手,只能以這種毀滅般的瘋狂傷害他也傷害自己。
因此當克哉近乎棄絕的告白說喜歡他,御堂的反應只有震驚再震驚。
而就算絕地逢生幸福降臨,御堂這無口的傢伙還是說不出一句愛,只會把克哉拉到床上用身體證明(明明平常是言葉攻,羞恥的話要多少有多少的 = =;;)。部長!幸好面對愛情克哉比你勇敢多了,不然你們不就錯過了啦!> <

在本篇結束時,感覺御堂因為奇蹟一般得到克哉,所以盡其所有的珍愛珍惜他。到鬼畜R的時候才更清楚的看到了御堂的糾結。

a0046681_1134841.jpg
克哉:「御堂先生對我是怎麼想的呢?」
御堂:「還不明白嗎?我愛你。」



NEXT:其ノ四
[PR]
# by aki_yao | 2010-12-20 00:11 | ACG相關

挪威的森林 電影版

這部電影令我糾結的程度,實在也超過了我的預期。
看完的當天晚上處於一種摸不著頭腦的困擾和不愉快中,睡一覺起來的隔天稍微抓到線索,再跟小白聊過之後覺得大致有些解釋。

直子是個混亂的人。電影裡以各種顏色疊加、濃重的混濁來表現她的混亂,但我心中的直子是無限透明近乎稀薄的,完全背反。直子比較接近象徵,一個想要但是得不到的夢,當渡邊伸手抓住她,把她往自己的(常識的)世界拉過來一點,直子的色彩和輪廓就具象化一點;當渡邊猶疑了、放開手,直子就往Kizuki那邊墜落下去,稀薄至於消失。
這其實是相對於渡邊。當電影不是以映射於主角渡邊、而是將直子作為一個具體的人來解釋她時,是不是終究會變成那樣,我也不確定。
但後來我明白到,那令我無法接受的關鍵所在,並非對直子形象詮釋上的歧異,而是電影裡的渡邊不愛直子。感覺不到他愛直子,明明不遠千里的去阿美寮看她了,拼命打工準備一個能和直子共同生活的空間,但是感覺不到愛啊。明確從他口中說出的只有所謂「做人的道義」(照顧摯友的遺孀?)。這點上深深的刺傷了我。

小林綠,電影裡她每一句話都彷彿算計著對手的反應邊出口,眼神無時無刻都像調情。綠是有心機的部份,但也有坦率的部份、天然的部份,我傾向認為演綠的演員演技太差,所以只能演出一種面向,表現不出綠這個人的層次性,也沒抓到綠令人喜愛的神髓。

小白對松山研一的渡邊極不滿意。
我想這就是對村叔的愛的差異了,因為我可以接受。XD
但陳英雄對渡邊和永澤也很沒愛吧,電影裡看不到對這兩個男性角色的想法,他們僅僅是對映於女性角色的存在而已。小說裡的永澤是多麼特別的人啊,你不去理解他就演繹他,他就只剩下卑劣的表象了,於是電影裡永澤說他考上了的時候,我唯一的感想就是日本的外務省完蛋了錄用這種男人啊。
看到一點村上對電影的感想(請參考日式生活2.0的節譯),我想說,村叔你實在太狡猾了!需要以這麼曲折委婉的方式表達嗎?年紀果然改變人很多啊,要說以前這種三天兩泊的冗長訪問他也不可能接受的吧。

重看自己以前寫的挪威的森林 青春的傷悼,我愛的還是Kizuki嘛!
[PR]
# by aki_yao | 2010-12-19 20:46 | 一個人一個世界

鬼畜眼鏡 其ノ二

R裡御堂對本城說:「去找個能正確理解你的對象談戀愛,世界會因此改變的。」
(御堂部長!人家本城特地跑來還等你們等到半夜,就是為了找你麻煩,結果你和克哉在那大放閃光彈!搞到本城開車撞人的悲憤心情我了解啊![大誤] 〒___〒)
綜觀來看,御堂確是所有角色中最理解克哉的人。本篇裡御堂就已認同克哉,到了鬼畜R,即使亂入別人的路線時,御堂也毫不掩飾對克哉的激賞及出手意圖(XD),本克線裡御堂分析克哉的強項在更大的組織裡能有更大發揮,成功把他挖角到MGN,感覺對於克哉工作上的才能,御堂比本多知曉得更深。
在御堂本身的路線裡就更明白,他說出自己眼中的克哉是「完美主義、野心家、貪婪,而且還頑固,意外有著毫不容情的一面」,這甚至是看透到克哉內在潛藏的眼鏡克的部份了。
當然,部長接著那句「所以,我愛你。如果說過去的你是我的理想,現在的你就是超乎了我的理想之上」,這才是最最最大的萌點所在!> <



回到出貨失誤事件。(汗)
對於克哉的眼鏡煩惱,御堂的論點是:「你只是害怕承認自己的能力,才找個逃避藉口。因為能力強的人能得到相應的地位,但同時也必須負起相應的責任。」
在這次事件,克哉看到御堂確實敢作敢為、一肩挑起責任的魄力,更因為川出的碎嘴(XD)而知道御堂承擔的不僅是沉重的責任、巨大的工作壓力,還有相同程度的敵意。(你心疼部長了吧克哉!我看得出來!>///<)
如果故事的發展只有工作這一線,克哉對御堂的憧憬、被他認可能力,加上理解他(為保護自己導致)的艱難處境,漸漸深化為愛情其實合情合理。之所以造成錯落及違和,在於平行發展的還有「接待」一線。被狠狠凌虐傷害,偶爾又被莫名溫柔對待,還有那「死也不會讓你逃掉」的狂躁,讓兩個人都陷入混亂。
就像克哉告白時所想的,「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直視他的雙眼,如果一開始就這樣正面的擁抱彼此就好了。那麼也許能更早察覺自己的心情。」

其實呼應工作上的轉折,這一線在「第三次接待」(也就是神奇的前○腺按摩器出來露臉那次 orz)也出現了關鍵的變化。慘兮兮的克哉無暇顧及,御堂凝視他的眼神不一樣了,冷酷嘲弄的成份褪去,留下的是專注和灼熱,慾望也是貨真價實的。更別提隔日清晨御堂等著他睡醒,替他叫了客房早餐,還在克哉衝進浴室的時候自己在那臉紅。(你就是傲嬌界的典範啊御堂部長!>///< [毆飛])
官方小說裡還補完了一個場景。在御堂失去聯絡那十天前的最後一次接待,半夜冷醒的克哉想著離約定期限只剩一個月,以如此變態扭曲的形式維繫關係的兩人,將再無瓜葛,糾結之下順從本心悄悄吻了熟睡的御堂。而第二天兩人是一起在房間吃早餐的喔!「這裡的蛋包很好吃」,克哉說出口後覺得太像小孩子,自己羞怯起來,而晨光中優雅拿著刀叉的御堂只輕聲回答:「是嗎」,然後微微的揚了嘴角。
微微的揚了嘴角。御堂他微笑了啊啊啊啊啊!!

可以說御克線裡道具女王的花樣雖多,但真正的寶物是這兩樣:
1. 蛋包→神秘定情物!
2. Card Key→御堂流終極奧義!

整部遊戲是克哉的視點。在這之間御堂那邊的心情轉變很讓人好奇。

a0046681_143163.jpg
可憐的克哉對自己的心意既混亂又迷惘。


NEXT:其ノ三
[PR]
# by aki_yao | 2010-12-17 00:39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一

1. 關於R-18 BL Game「鬼畜眼鏡」和「鬼畜眼鏡R」
2. 想到哪寫到哪,無條理
3. 以下「克哉」都指Normal克哉
4. 只有御堂x克哉線相關


沉迷鬼畜眼鏡一、兩個月,終於到了不寫一寫覺得快爆炸的程度。
這樣一個Game,為撒必思目的存在很淺很表層的東西當然所在多有,但是很深的部份深到無從想像,水面下的冰山一樣重擊了我。

打從一開始我就萌御堂。──跑完R之後回想從頭,其實無論有戴沒戴眼鏡的佐伯克哉,都在第一次見面時對御堂一目惚れ,即使這幽微的情緒並未被自覺到,而是蛇信一般深深竄入心底刺痛著。
御堂線中,我喜歡御克。
以前我討厭弱受,所以最初對自己的御克傾向總想說是不是哪裡弄錯,但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沉澱已經很能確定,因為克哉並不弱。在克哉的路線裡,一切關卡都在於如何抵抗去使用眼鏡的誘惑。我記得小時候常常有一種妄想,體育課跑五千公尺的前一晚,祈求睡醒後睜開眼睛就是後天,聯考前滾來滾去不想念書,超希望一覺醒來已經穿越到放榜後的八月。反正經歷仍然是自己的,而辛苦的過程成為記憶的時候一點也不算什麼。──對克哉來說,這妄想只要戴上眼鏡立刻就能實現,工作上怎麼都想不出對策的困境,戴了眼鏡的自己都能完美解決。那也還是自己啊,而且是理想的自己。
但克哉沒有選擇用這來逃避。因為御堂對他說:
「只是要你認同自己有能力,就這麼難嗎?」

克哉在數次的接待凌辱中愛上了御堂,最普遍的看法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D=
但就劇情的鋪墊,我不覺得不合理,因為在這同時他們工作上也緊密聯繫。相遇之初克哉就不可能平靜──小學畢業典禮上遭到摯友的欺騙背叛,從而封閉起來終至失落了的、那優越又尖銳到刺傷旁人的自我,如同化身為御堂孝典這個人出現在眼前。明確察覺他對自己的憎厭,高傲、冷淡,但是強烈到移不開目光。被惡意設定了無理的目標數字,被迫羞辱的和御堂展開秘密的扭曲關係,但也正是這個人,在產品會報上無論面對任何質問,都準備了資料侃侃應對,讓克哉不由想著:「御堂先生對人很嚴格,是因為他對自己要求更苛刻。我也想成為這樣的……」
因此當克哉去找他商量眼鏡的煩惱,意外發現自己竟被這樣的御堂認可,比任何人講相同的話都更令克哉振奮。
從川出研究員口中,克哉得知御堂因破格拔升和不假辭色的性格,在公司裡樹敵不少。接著發生了出貨失誤,大隈專務打算把過錯推到克哉身上,御堂明知自己頂頭上司的意圖,卻站出來攬下這事件的責任,還把實情告訴克哉。雖然御堂在工作上本就一板一眼的正直──你表現不佳,會被他毒舌到想死的心都有了,但表現得好他也會給予公正評價;就川出所言,御堂長久以來也一直想對生產體制提出改革,但此時此刻的此舉,無異於直接跟大隈專務對幹。

失去最有力的後台、產品生產線無法確保、眾敵環伺下極可能被趁勢擊垮,知道御堂付出如此大代價的克哉,怎能無動於衷。而御堂要說這麼做沒有出於一絲想保護克哉的念頭,也未免太假。

a0046681_2353316.jpg
蜜豆桑的出場!傲嬌部長你好美又好帥啊啊!>////<(趁亂告白)


NEXT:其ノ二
[PR]
# by aki_yao | 2010-12-16 00:34 | ACG相關

香港場REPO Part 2

公演が終わった翌日、台湾からの参戦軍団と香港ファンの友達がお祝いにレストランで集まりました。あの日、地元の新聞がライブの記事を掲載したので、この十数人のStreet Armyが近くのコンピニの新聞をすっかり買っちゃいました。その後専門の店を行って、ライブの写真を買って(海賊版の写真、でも本当に買いたいです…ごめんなさい!m(_ _)m)、あそこでも写真が全部無くなって、見本も残らなかったんです。勢がすごいな…

みんなのhideちゃんも交流しました。1人香港の友人はheathさんのsigned ballをもらって、CSI のように物証の袋に入れて保存しました。XD
それに、hideちゃんと一緒に雙皮燉奶とか、豬扒包とか(マカオ式のハンバーガー?)、熱檸樂とか(熱いコーラ+レモン)、いろいろ特別なものを食べました。(X JAPANのおかげで、初めての香港旅行を楽しんで、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m(_ _)m)

PS. 台湾の食べ物も負けませんよ!臭い豆腐だけじゃない…(台湾人の私も臭い豆腐を食べられません = =;;)美味しいものがいっぱいので、今度台湾へ来る時ぜひ食べてみてください。(台湾のバナナも美味しい…そして買いやすい…)
[PR]
# by aki_yao | 2009-02-01 22:23 | X JAPAN

香港場REPO

接獲情資(?)說應該去YO的MS貼一下參戰REPO,是說原本我也正要寫,但我想寫的都是一些阿里不達的東東,貼過去萬一本人真的看到了怕被拋樽擲棍打死.....於是就弄出下面那篇......我是雙面人~( ̄▽ ̄)~(我是重金屬雙面人~(整個誤))

這次香港場雖說YO醬卯起來打了Art of Life,盛情可感,但老實說曲目安排和去年巨蛋相去不遠,不過YO還是有開發一些新梗,像是第一天 Drum Solo 的時候打一段完走下鼓座,然後 Toshi 就帶著觀眾在旁邊鼓譟,YO 就又坐回去接著再打,如此反覆數次,也算是YO & TO 兩小(?)無猜梗的變化形。然後第二天 Drum Solo 又變成打一段鼓、跑去彈一彈給愛麗絲之類的,再又跑回來打一打鼓,如此反覆數次,光看他在台上跑來跑去我都替他覺得累。XD

另一個是Art of Life 鋼琴獨奏忘我投入的地方,YO 竟然坐到地上也能彈咧,只是畢竟一段很長,不能不爬起來,所以只好自己騰出手把一屁股推到後面的鋼琴椅再拉回來坐上去,有點小囧。XD

第一天加場我的位子是在搖滾區 Block B,實在超近!超近的!團員走下花道的時候,根本只有不到十個人的距離(因為大家也都擠過去),第二天是看台區,但也是離舞台算近的區域,雖然沒有那麼栩栩如生感,但YO 彈琴時也看得超清楚。某白那兩天傳了簡訊來問「近看YO醬是否有美貌」,答案是,美貌無雙!(還是其實在後台用了幾罐安瓶我們都不知道這樣....XD)


↑這就是坐在地上彈琴!
[PR]
# by aki_yao | 2009-02-01 01:35 | X JAPAN

香港場REPO

Dear Yoshiki さん

先々週の香港公演を参戦しました。一番大きな感想は、Yoshiki さんが去年の東京ドーム3 daysより、もっと「ドラマー.Yoshiki」に戻してたんです。心を叩くようなパワーを持ち、それにI.V.のあとはDrum Solo、Drum SoloのあとはX、激しい曲を立て続けに演奏し、もう限界に達したと思ったところがもっと高速になって、「そういうエネルギーをいったいどこから涌いたか」と不思議な感じでした。今回、新しい形式なDrum Soloも面白かったんです。特にToshi さんが「I'll kill you」と叫んだ時、「まさかその曲も…」と驚かれました。(笑)

去年の東京ドーム公演で初めてXのライブを体験し、すごく感動したけど、同時に悲しみとか悔しさとかいろんな思いであったんです。今回の香港公演で単純に舞台の熱狂を楽しみできて、メンバーも十分にエンジョイしたみたいですね。

X JAPANの新たな歴史の起点を見て、幸せです。2月14日の台湾公演を延期したこと、非常に残念ですけど、いつまでも待ています。

PS. Yoshiki さんが自分の肩を抱いて、深々と頭を下げた姿をずっと忘れられなかったんです。ファンとして、こちらも深い感謝の気持ちを伝えたいです。

PS. Toshi さんの広東語の発音がよさそうですね。語学の天才ですか?(笑)
[PR]
# by aki_yao | 2009-02-01 01:20 | X JAPAN

火箭頭 cosplay よっちゃん

香港場所有團員都穿了唐裝,不能獨漏hide,總之在香港的時候就放話說要幫火箭頭做一件唐裝,然後做好看起來比較像棉襖?這次還做了一條黑皮褲,但偷懶沒有量,照著舊的褲子剪布,結果縫好之後發現竟然太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火箭頭穿上去。雖說不緊就沒有皮褲的fu,但顯然已經脫不下來,很抱歉火箭頭未來一年都得穿皮褲過日子了。


[PR]
# by aki_yao | 2009-01-30 21:54 | X JAPAN

今天的晚餐

前天難得做了一餐西式料理招待朋友,結果忘了拍照,今天把一些剩的食材拿來做晚餐,順道補拍一張。不過這一年來多以燙青菜和「用電鍋能煮的東西」維生(意即沒事不想洗又大又重的中華炒鍋),對做菜實在很生疏了。最可怕的是發現自己已經不喜歡牛油和鮮奶油的味道,一邊煮腦袋裡又不停計算熱量,這應該是老化的指標沒錯。以後還是朝日本料理努力唄。



↑ 番茄+Mozzarella 起司我還是很愛,淋上義大利黑醋,白白一圈的是烤鑲中捲。南瓜湯被說有木瓜牛奶的味道(?),原本想買軟法沒買到,就買了長得很像的白麵包,結果用烤箱一烤,麵包竟然口吐白沫(中間構造如同泡芙)。加上一鍋還沒吃完的紅酒燉牛肉,我的新年假期在驚人的熱量中度過。難道 X JAPAN 的情人節演唱會延期我該慶幸嗎?總之現在那件白紗八成是穿不上去的。囧。
[PR]
# by aki_yao | 2009-01-30 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