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 01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鬼畜眼鏡 其ノ十

【鬼畜R萌度最高台詞 (ΦωΦ)】
克哉:御堂先生是…笨蛋……/////
【Drama CD非裝著盤II,御堂被突然躲著自己的克哉搞得團團轉】
御堂:和你交往前,我還以為自己是更聰明一點的人。
對,你們兩個就是幸福的笨蛋情侶!(指)

a0046681_153696.jpg


作為剛開頭就被他萌到亂七八糟的部長的支持者,原本只要是御堂的線我都看,後來就一路往御克偏過去。我想是本篇的克御線裡有一幕令我太不忍了。
被眼鏡克逼到絕路的御堂頹然坐倒在浴室,痛苦的說:
──自從你出現後我的信用就一落千丈,工作再也無法得心應手
──或許一開始我就太勉強了,我根本沒那麼厲害……
──所以拚命努力獲得的地位才會這麼容易就動搖
為了彌補頻繁的失誤假日也加班,蒼白疲乏到在大街上昏過去。
看到這邊真的超心疼御堂的!QAQ
加諸身體的傷害他用意志力硬撐,失去多年努力得到的職位,但以御堂的實力換間公司也一樣很快又獲重用,如本篇克御線的後續發展。但這種自信和自我評價從根柢受到的摧折呢?需要花多少時間、又是否真的能夠恢復到未受傷前的狀態?
重逢後,眼鏡也說了真正想要的是和御堂並肩前行。
而戀愛後的御堂柔軟了、內歛了,也許不能說這改變絕對負面,但官漫裡他發現眼鏡忙碌之餘還來Cover自己工作的缺漏,當即反應是後退一步甘心站在他身後,想著的是「我到底有沒有幫上他的忙呢?」。而鬼畜R的克御線裡御堂也是徹底賢內助化,或許他是唯一有能力站在眼鏡身旁的人吧,但我愛的那個意氣飛揚的御堂部長不見了。
和御堂在一起的克哉,破繭而出展開雙翼,綻放出原就潛藏在自身的美麗。
但和眼鏡在一起的御堂,因為兩人強的太過相似,必須拔掉他那傲然的翅膀。
這真的太殘忍,所以還是萌御克線就好!> <

Game裡其他有意思的地方。
就本城所說,御堂過去交往的女友都是華貴型的長髮美人,結果最終本命中的本命,卻是克哉這種庶民小白兔啊!其實御堂在感情上一直沒開竅吧,所以跟克哉在一起後的種種傻氣或壞心眼行徑,整個很像初戀的青少年,還在剛確認關係不久就跟好友四柳等人宣告「我有真心喜歡的人了,下次帶來跟你們見面」,真是出乎意外的純情!XD

然後為了拿4P果實,我很沒節操的去跑了另兩條受克線的好結局。在別人的路線裡,御堂露臉的機會也還挺多的,而且一副很想對克哉出手的樣子!尤其在本克線,千方百計要挖角克哉,單獨請他去吃高級牛排,慶功燒肉會上特地留了黑毛和牛請松浦拿給克哉,說「佐伯君的品味很好,又喜歡半生的」。唔噢!克哉遲早要被部長拐去,本多你就專注在打球上揮灑你的熱血吧!( *ˊ 艸ˋ)

a0046681_155583.jpg
克哉小白兔超療癒!
[PR]
by aki_yao | 2011-01-20 00:51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九

比案的一週間。
克哉忙著重新修改寶特瓶的設計,趕赴大阪工廠協商報價;而待在東京的御堂,因為總公司GM突然赴日,每天都身陷會議中,兩人忙到三天也講不上一通電話。最後是趕在GM回美國前,連同大隈專務一群人衝到大阪分公司,提前進行比案,決定了日本包裝採用寶特瓶、美國採用玻璃瓶,同時上市。
平手,最好的結果。
連日密集高強度的工作,總算能放鬆下來。
回程的末班新幹線上,御堂靠著克哉的肩膀熟睡,而克哉雖然也累翻了,但內心的亢奮還未平息。從企畫階段就開始參與的產品得到了高度評價,主導的包裝提案也受到肯定──不是作為誰的支援,是由自己一手完成的工作,那滿足感無可言喻。想到這就是御堂想讓自己體會到的,克哉不禁滿懷感謝與愛意低聲喚著,「孝典先生……」

a0046681_2215143.jpg
最愛的人就在身旁的安堵感。
藉由膝上西裝的掩護,克哉悄悄把手疊上御堂的手,
非常少女情懷的甜蜜。XD


據說這張CG在Game發行前就先披露於官網。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個戀人互相依偎的溫馨場面時,誰也想不到部長硬生生把它變成了新幹線癡漢Play!ε=ε=ε=ε=(*ノ∀`*)ノ
部長害羞語錄:
──(克哉:請住手......)不要~
──(克哉:壞心眼!)壞心眼的是你吧?電話也不打一個。
──對了,好好忍耐別被人聽到。發出聲音的話我要吻你了喔。
──在這種地方出來覺得害羞的話,要不我喝了吧?
(↑↑↑這邊才比較害羞吧,部長!↑↑↑)

新幹線為什麼不能直接開到御堂先生的公寓啊!→克哉之心聲。
可惜在急著趕回家滾床單的兩人面前,本次路線最大盞燈泡本城出現了,然後本次路線裡御堂最撼動人心的發言也隨之出現!
喝了酒、精神狀態也不穩定的本城,終於難以掩飾面對御堂時的劣等感和妒忌,在御堂拒絕跳槽也拒絕投資後,威脅要向MGN揭露御克兩人的關係,讓御堂失去苦心經營得來的地位。
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護御堂先生!──這麼想的時候,克哉腦中立刻高速運轉,四柳醫生說本城有輕度藥物依賴,就用這攻擊他、讓他的發言失去社會信用……
所謂黑化的克哉啊!但這一切壞念頭在下一刻、聽到御堂話語的當下,蕩然無存。
如同白色的光束般,將內心所有的黑暗、不安、動搖,都一掃而盡。

看著本城,御堂毫無懼色的開口了。
──隨你高興,想說就去說。
──和克哉的關係我一點也不以為恥。被你看這麼扁真是困擾。
──我們只是單純的交往,對等的、成熟男人的交往。
──(工作、名譽、地位,過去你所認識的我,或許是執著於這些。)
──但對現在的我來說,克哉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這個世界不容許我和他在一起,錯的是這個世界。

a0046681_2222455.jpg


如此堂堂的、超男前的宣告!
當克哉內心被不住湧上的強烈情感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心想,總以為我已經這麼愛他、不可能再愛這個人更多了,卻又不斷的對他陷入更深不可測的愛戀中……
電腦螢幕前的我也萌到快死掉啊!御堂部長!!≧Д≦)ノ
最萌的是御堂的兩個小小動作。
一面對著本城正氣發言,御堂還回過頭用溫柔微笑的目光看了克哉一眼。
還有克哉因御堂的話激動到無以表達,從背後輕輕拉住御堂的衣襬,御堂稍稍往後靠、倚向克哉的手讓他感受自己的存在感,一邊輕聲說:「克哉,沒事的……」
御堂部長!!你怎麼會是這種好到無以復加的男人!
你前一幕明明還在新幹線上玩羞恥Play的啊!≧Д≦)ノ

御堂一點也不吝於表達,因為得到克哉,他的世界因此改變了。
克哉明白對於自己來說也是相同的。「得到的一瞬間,你的世界會因而改變」,而那並不是Mr. R所給的眼鏡,眼鏡只是個契機,真正改變了自己的是──孝典先生。
知道他是個不斷向前走的男人,害怕配不上他,害怕被他拋下,懷抱著種種不安,只要跟他在一起一天就不可能從這不安的情緒中解脫。然而,這也令自己真正感覺活著,感覺活著的快樂、痛苦、美好,以及對每一個明天的期待。
於是也回應御堂的期待,克哉說了:
──被御堂先生認可的我,有這個力量也有這個權利,和他並肩走下去。
如此祈願,如此相信。

而後在醫院裡,御堂向克哉坦言內心深處對本城的糾結。
這是第一次御堂在他面前剖開自己,這麼深的剖開,脆弱的難言的一切。出院後的克哉也說明年一起賞櫻吧,我會告訴你從前我討厭櫻花的原因。
細細訴說過往恐懼的事物,以及與你相遇之前的孤獨。
那麼長的時間裡,如果知道未來有一天會和你相遇相愛,一定會活得更篤定。
感覺是感情又進入新的階段了,這兩個人,一定會長久的。


NEXT:其ノ十
[PR]
by aki_yao | 2011-01-18 01:20 | ACG相關

[插播] 2月號BExBOY的御克漫畫連載

期待了很久終於入手,但是不夠不夠一點也不夠啊!≧Д≦

一開始就是標準部長風格的出場(?),上班日的早晨部長你這樣會不會太不知節制!
起因是起床的克哉看見御堂在梳頭髮,先是心想「洗手台御堂先生在用,我先換衣服好了」,接著心思就飄到「直到剛才還睡亂的頭髮呢,這樣的御堂先生只有我看得到」,然後臉紅注視著自己發呆的克哉被御堂發現了:「幹嘛這樣看著我?是昨晚還不夠吧?」
於是……克哉你自取滅亡沒人救得了你啊!(掩面)
PS. 楓李老師也太喜歡克哉的PP了吧,是有需要特寫這麼多次 ///△///

然後11月號序篇中,叫克哉打雜的壞同事這次露臉了!
是個叫野見山的傢伙,他不但是欺生,之前被他撞見克哉跟御堂一起上班,就一直追問個不停。克哉想起這事就覺得不行,撇下前一刻正溫柔替他重繫歪掉領帶的御堂(而且克哉又看他看到呆,孩子你這樣才是不行好不好),慌忙說了句「我今天搭電車上班」就衝出門了,留下心情非常不好的部長。

(部長心情差的原因,看到mega*c-conscious部落格上的同人四格快笑死了 XD)
御克コミカライズ、部長不機嫌の理由その1:克哉你還沒給我「我出門了」的Kiss啊!
御克コミカライズ、部長不機嫌の理由その2:通勤時間滿員的電車很危險啊!
御克コミカライズ、部長不機嫌の理由その3:跟你搭訕的背吉他的傢伙是誰!


這個野見山處處找克哉麻煩,他認為克哉是靠御堂的關係才進得來開發部第一室,而御堂之所以是他靠山是睡出來的(是說你這個看法在某些層面並沒有錯,但把克哉的謙虛當真小看了他你就大錯特錯了等著看吧哼哼哼!> <)
川出一貫的欣賞克哉啊!也是因為他的話,一室的同事們才知道克哉是Protofiber的業務主力,紛紛露出「怪不得被部長挖角過來」的理解表情。但這邊總覺得怪怪的,在Protofiber的銷售期時,克哉不是常常出入MGN,並留在那邊處理資料嗎?就算他是待在御堂個人辦公室裡,一室的其他職員時不時去見部長難道都沒碰到過嗎?還是說,克哉真的不起眼到讓人留不下印象啊?〒△〒
(沒關係,在部長心目中你最可愛!)

好期待下一期會議裡會發生什麼,而且回家後心情不好的部長會來算帳吧!
(↑↑↑↑↑ 根本就是在期待回家後的「懲罰」 ///▽// ↑↑↑↑↑)

a0046681_1585029.jpg
部長修長的手指替克哉重繫領帶。
我最愛美人部長的側臉,還有皺眉頭的表情 >/////<
克哉也看他看呆了(你就是這樣總是被吃啊 [搖頭] )

[PR]
by aki_yao | 2011-01-17 00:57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八

(那麼你真正了解御堂嗎?真實的御堂、真實的你……)
──本城先生不相信人與人之間存在真正的了解?
(那只是一廂情願的理想吧。)
──過去的我也是這麼想。
(現在不這麼想了?)
──因為我明白了那正是自己的脆弱。


回到Best End的路線。
最先出現的工作場景,是S家回應廣大群眾妄想的白衣!!部長你超適合去白色巨塔演出又美又色氣的壞醫生!而且是那種有黃金右手的冷酷無情菁英外科醫生!>/////< (被巴飛)
轉調到MGN也有一年的克哉,再怎麼低調謙遜,工作上的才華畢竟開始嶄露了。(比起2月號BExBOY正式連載的御克線官方漫畫,剛入社的克哉立場還很辛苦,一方面是新人一方面又要掩飾與上司的戀情而且上司還需索無度

a0046681_0393126.jpg


Biorade的例子很有趣。
最初完成的樣品,在會議上被克哉一句「真的覺得這好喝嗎?」給打槍,川出研究員與實驗室其他人於是奮發改良,終於在半年後完成了在味道和各方面都無可挑剔的成果。
──Game裡說的半年前,時間點差不多等同官漫正在連載的地方,忍不住想3月號裡克哉首次參加第一室的商品會議,會不會就是這場?(等連載好痛苦喔!〒Λ〒)
克哉的想法很天然,「花了這麼多精力研發出的無添加碳酸飲料,如果就只是這個味道不是太浪費了嗎」。後面就包裝向御堂提出異議,也是因為被其他部門質疑後,想要「做出讓所有人都無話可說,只能讚嘆不愧是御堂部長領導的第一室的商品」。
並非惡意輕蔑他人的工作成果,只是就事論事不留情的評判,這點上克哉跟御堂其實是很像的。只是克哉在態度上比較和緩不具攻擊性,但本質上是完美主義,不會因為狠不下心打擊有交情的川出,就妥協著放水過關,這與御堂倒是並無二致。
借用本克線的一幕,在那條路線中克哉還在菊池,但因業務關係已經常常待在MGN。記得是藤田說,MGN的大家都認為克哉只是外表溫柔,事實上要求跟御堂部長一樣嚴格。
但克哉在把關嚴格之餘,立刻埋首研究市面上的碳酸飲料以及女性雜誌,整理出一份對實驗室極有用的數據資料,這才是他真正的能力所在(對比一下川出口中當年本城的作風,高下立判)。

從藤田那裡聽聞公司內流傳,當年御堂靠盜用本城的資料上位的謠言,克哉一整天心神不寧。於是下班離開前,決定去御堂辦公室見他一面,這段也很萌。
那樣的謠言自己根本一丁點也不相信,自尊那麼高的御堂不可能盜用他人心血,如果競爭對手做出了很棒的成果,他只會要求自己做出更好的。自己的動搖,只是因為生氣而已。──既生氣對御堂的不公平,也心疼他的不辯解。克哉想通了便覺釋然,而且也很清楚「就算御堂先生告訴我當年真的盜用了本城的資料,我也會認為他一定有什麼苦衷」。無論如何都會偏袒他,這就是戀愛啊!這點劇本寫得真的是很真實。XD
而一個人待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等著晚上十點開始跟芝加哥視訊會議的御堂,靠在克哉身上暫時放鬆下來的樣子超萌!>/////<

接著克哉就被本城拐到酒吧了。
這段就是號稱「戴了隱形眼鏡」,帶點小小腹黑的克哉,用不卑不亢的態度與本城展開言語攻防,表現絕對是讓人按個讚。在這裡看到很有意思的是,克哉對於跟御堂的交往有著各種不安,也還未能把自己擺在跟御堂平等的位置,但他不曾懷疑過兩人彼此間的理解。御堂先生知道我,他比任何人都更知道佐伯克哉,包括過去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也不想讓他以外的任何人看見的自己。
至於御堂在本城眼中是理性保守、一板一眼的個性。本城是御堂的大學同學,認識御堂比自己更久,但克哉明白:這不是對御堂先生最精準的評價,他是更為堅定、內在擁有極大熱情的人,偶爾也有情緒化的時候也會撒嬌……但這些不需要跟別人說,只有我知道就夠了。
(孩子你好樣的!不枉後頭御堂給你那串「理想以上」的評價!≧Д≦)

攻堅失敗,本城最後在御堂面前強吻克哉作為小小報復,揚長而去。
部長的反應,也是又一個我覺得劇本寫得相當真實的地方。御堂當然是怒了,「不是你的錯,是本城那傢伙亂來,這我知道!因為這樣而生氣是我不對,這種程度的事情我還知道!」
心裡很清楚怎麼回事,但仍是忍不住氣惱。姑且不論後來還是「懲罰」了,這邊的兩個人都好可愛,想到要是立場顛倒,看見御堂跟別人接吻不知會多嫉妒,克哉心疼御堂又氣自己,於是下了決心。
克哉:「下次就算踢飛他,我也一定會躲開!」
御堂:「就這麼做!」
克哉:「是!」
這……部長你這是什麼回應!XD

a0046681_040414.jpg
令人揪心的「懲罰」。
令克哉痛苦的回想起了過往兩人間無愛的性,
御堂抱住他低語,「別哭,克哉,別哭了……」
(那你一開始就別欺負他嘛!〒△〒)



Biorade商品化受阻,回到御堂辦公室的那段對話,就是R裡我最喜歡的部份了。當克哉提出「針對包裝能夠重新檢討嗎?」,御堂那句「喔?讓我聽聽你的意見」,那個語氣總感覺他在等這一刻很久了。
等著克哉挑戰自己。
──僅僅是支援自己、把交辦的工作做得很完美還不夠,御堂期望於佐伯克哉的是能與自己並駕齊驅。這也是第二場H中御堂怒氣的導火線,一點也不想聽到克哉說「因為御堂先生比我重要太多了」。他深愛克哉,也了解克哉的才能和潛藏不露的企圖心,因此希望克哉能以相應的態度看重自身。

不過御堂真是個狠角色,邊走劇情邊覺得如果在這種上司手下工作,得胃病是難免的。〒△〒
他聽個兩三句話就知道你想講什麼,而且自行組織出可能比你想得更深的。當他銳利的反問「為什麼到現在才講?你剛說了吧,你從當業務的時候就這麼想了」,我都替克哉抖一下。然後同意克哉重提寶特瓶的案子,但「我認為自己的想法正確,才會採用玻璃瓶。比起符合需求,應當去挖掘創造需求」,所以兩個案子同時進行,來內部比案。
這才是並駕齊驅的真意啊,就是「我也一步不會退讓的」。

接續著這段,克哉獨自在大阪旅館房間裡的思索,也很喜歡。
──因為在身邊,最了解御堂先生的是我,只有我才能最正確的肯定他,或者否定他。
──這也是御堂先生所期望的。
──但,即使是正確的,被否定仍舊會受傷,尤其是被最親近的人否定。
──細微的傷痕累積下來,會不會哪天御堂先生就厭倦我了呢?
──不,我不該懷疑。這麼做是對的,對御堂先生和對我來說,這都是必須的。
──不能只是附和他,當覺得不對的時候也要表達出來,否則總有一天我們會走不下去。
我想這就是克哉相信、也決心讓自己有能力與御堂並肩前行的開始,後來而能有在本城面前那段坦誠動人的告白。


NEXT:其ノ九
[PR]
by aki_yao | 2011-01-16 23:36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七

鬼畜R御克線的Best End「有你的世界」,
車禍之後御堂與克哉在醫院中有一段相當深刻的對話。

回過頭只看見倒在血泊中的你。差點以為要失去你了。

把本城逼到絕境的是自己,最後受傷的卻是克哉,令御堂悔恨不已。
「能傷害你的人只有我。」御堂如此對克哉說,「只有我就夠了。我已經把你傷得太深,所以,再也不要讓你受到任何傷害,從那時起我就決定了。」
那時候。相戀以來兩人第一次談及「接待」的事。

a0046681_112223.jpg
「你,後悔了嗎?」四目相對近到能互相感覺呼吸,克哉輕撫他的臉問。
「我不知道。」御堂說,「但是我不想否認。和你之間的任何事我都不想否認。」



對克哉來說,傷痛的存在是確實的。
在御堂而言,那也是個永遠不會癒合的傷口──曾經那麼殘酷的傷害過深愛的人。
所以他不曾道歉,不曾請求克哉的原諒,在這件事上御堂並不想被原諒而後事過境遷的遺忘,他要自己永遠記得曾經如何傷過克哉,兩人都帶著那不會抹滅的傷痕生存下去,在彼此身旁。

而在Bad End「日常的終結」裡,
克哉被Mr. R帶走,突然從御堂的世界中消失。

設想過所有可能性、尋遍了所有管道之後,兩人的戀情已被雙方家人和全公司上下知曉。御堂的生活並未因此受到任何波及,唯一的改變只有克哉不在了。
「回來吧克哉,我並未因此失去任何事物,你所擔心的一切都沒有發生,所以回來我身邊吧……」
正當御堂如此沉痛呼喚的時候,他收到了Mr. R的變態DVD,看到在Club R被當成性玩具的克哉。
「看哪,鏡頭的那一邊是你深愛、也深愛著你的人,」Mr. R對克哉耳語,「那個一心只想要你得到幸福的人……」(走到這邊我已經痛苦得快死掉了 イヤ(≧ヘ≦ ))(( ≧ヘ≦)イヤ)
克哉看向鏡頭,失焦的雙眼中透露出微弱的訊息:「救救我……」
這時在電視機前已瀕臨瘋狂的御堂,心中浮現唯一的念頭是,「克哉並不是報復我,也沒有捨棄我,所以我還有愛他的權利、我還有用這雙手擁抱他的權利!把克哉還給我──!!!」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想玩到Bad End,
完全是好奇傳說中YUSA那聲驚天地泣鬼神的狂叫才……〒___〒
但也是因此發覺,包括監禁結局的「膽怯的純愛」在內,從三個結局中才能完整捕捉到御堂內在的葛藤。同樣發生了車禍,在監禁結局中克哉受到衝擊短暫失憶。
「你不記得我了嗎?」御堂驚恐的聲音,像走著鋼索一般虛弱顫抖。
「已經受夠了,再也不想忍受了……」釦上頸鍊,把他鎖在身邊。
其實十分唯美,無論畫面或是意象上。
克哉心中的確存有想將自己全部交付給御堂,想要什麼都不用思考、完完全全被御堂支配的願望。而御堂對他的了解也足夠深入,到這些可恥的念頭都無可掩藏的程度。於是御堂把克哉監禁在床上,再也不用懼怕他離開自己的視線。
「我們,還正常嗎?」克哉如此自語。
察知那正常表象下的歪斜,但彼此的願望都實現了,即使扭曲仍是甜美。

a0046681_112561.jpg


對於失去戀人的恐懼,御堂並不亞於克哉。
過去加諸克哉的一切傷害,都反噬著成為心上永恆的折磨。克哉的退卻也許令他想起自己曾如何踐踏他的尊嚴,克哉的若即若離是否預示著終有一天將離開,為了報復或者僅僅是怯懦。
至此才真正理解御堂那句「離不開你的是我,無論發生什麼你都必須繼續選擇我」,
看似強勢,實則更是一句卑微的祈願。

所以即使監禁結局再美,我還是只能接受Best End。
唯有克哉戰勝心底想被支配的渴望、決心要跟御堂並肩前行,才算真正的幸福啊。


NEXT:其ノ八
[PR]
by aki_yao | 2011-01-11 00:10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六

在コミケ79收了不少mega*c-conscious的御克合同誌回來,差不多是沒斷版擺出來都買了的程度。不過日本的主流還是雙克啊,加上Spray這次新推的Drama CD是沒愛中的沒愛的CP,覺得很扼腕,只敗了一張「非裝著盤II」回來。


這週末又把本篇和R的御克線Best End複習一遍,如果說本篇裡我最喜歡的scene,是最後例會中御堂微笑的那句「ありがどう」;那R裡最愛的就是關於Biorade的包裝,克哉勇敢提出不同意見時,部長說「你的案子和我的案子,來比個勝負吧」的表情。用克哉的話來描述,那是「高昂的飛揚的目光,其中滿滿承載的是對佐伯克哉的期望」。
我的萌點也許有點怪 = =a,但就覺得這是R裡御克線的主題。

貌似專門撒糖又是エロ擔當的御克線,H場景就有四場,然而前兩場都很令人揪心。
與御堂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在甜蜜平和的日常表象下,克哉隱隱懷抱著不安。更加的了解御堂,「在MGN的地位,都是以他的熱意、才能和努力累積得來的」、「總是向上看,描繪理想的自我,再一步步去實現」。在如此完美的人身邊,克哉害怕自己無法做個配得上他的戀人,希望被他渴求、希望成為他的全部,又不時想著「御堂先生的未來真的需要我嗎」而沮喪。更不願意成為他的弱點,「如果因為我而讓御堂先生失去了什麼,我不能原諒自己」。
敏銳的御堂當然有所察覺,也任克哉保有自己的空間(舊公寓)當作喘口氣的地方,但本城出現後,御堂的心情也再難壓抑。「待在我身旁你就這麼不安嗎?」,因無法令戀人安心依靠而懊惱。最氣的還是克哉太過看輕自己,無論是工作上表現於外的態度,或是對於自己在御堂心中份量的輕估。

其實比起本篇,和御堂相戀之後的克哉已經有自信多了。但R裡仍然出現不敢坦然接受別人對自己工作成果的盛讚,略畏縮著說那只是整理資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被御堂喝道「佐伯君,給我抬頭挺胸!」。為了保護御堂,面對本城時極力隱瞞兩人的關係,克哉自認為沒有做錯,「因為御堂先生比我重要多了」,卻反倒激怒御堂。

──工作也好什麼社會名聲也好,對我而言你比那些都重要太多了!你為什麼不懂!

克哉真的不懂,在道具「懲罰」下想起了過往兩人間沒有愛、僅僅是身體苛虐的性,淚流不止的斷續喊著「不要離開我」。而御堂沉著聲說,「你要明白,是我離不開你。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必須繼續選擇我。」
這場H令人看得很難過。〒____〒
明明互相深愛著,卻在最關鍵的一點上心意無法傳達。
原本以為御堂那受傷的態度和怒意是來自於此,但走到最後才會知道,御堂心裡有更深層的糾結,而最悲傷的在於那是綜合了御克線另兩個結局而能得知。

a0046681_227212.jpg
第一場H還沒那麼虐心,察覺克哉的動搖,御堂只是溫柔的說:
「你在害怕什麼?我就在這裡啊,不會逃走的。」



NEXT:其ノ七
[PR]
by aki_yao | 2011-01-10 01:22 | ACG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