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08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陽台Café



當然我喜歡「陽台」,色調、杯盤陳設、蛋糕的味道無一不像珮菁家的延伸。或許剛好晚上又一起看了麥田時代醜到不行的照片,諸多感傷。那時貓三,現在一隻成已婚歐吉桑,一隻唸研究所去也,那我咧?我咧?時移境遷,只有我還是苦悶編輯一枚。

妳知道我並沒那麼害怕30歲,誰叫我們超級慢活,29歲活得像19歲,真正19歲時是個無腦白癡,究竟什麼外星土把我們養成晚熟的火龍果已不可考也不想考,但依此經驗法則,我沒理由不相信我的30歲會過得比20歲更爽快,只要新陳代謝不要衰退那麼明顯,只要眼角細紋法令紋不要冒出來。而我想要活得自我感覺更良好;想要更不為自己設限不害怕一無所有能失去的也只有鎖鏈;想要永遠永遠有人問起「妳人生最好的時光是哪時」都可以回答是現在,「老娘最好的時光就.是.現.在!」

這是不是一個太過高蹈的願望?
這是我想要伸手抓住的願望。
所以我伸手過去一邊祈禱別踩空。所以我偷偷說
En vain, car le soleil reprit sa route.
太陽要繼續自己的旅程。
[PR]
by aki_Yao | 2006-08-23 02:14 | 時光之流

火大到一個不行

嚇不倒我的,這是幻覺!馬的,要不要找Izam來彈吉他啊!
Yoshiki晚節不保了啦!
--
Yoshiki, Gackt to Start Band

posted on 2006-08-05 12:59:44
When answering a fan question this afternoon at Otakon, Japanese rock legend Yoshiki announced he will start a band with J-Pop star Gackt. ANN's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Yoshiki will be available after the convention.

http://www.animenewsnetwork.com/article.php?id=9305
[PR]
by aki_Yao | 2006-08-16 13:46

於是我那沒有流向的感情,終於有了出口

最近常聽How deep is your love(Bee Gees版)
重回Ortakoy,究竟哪一個銜接的瞬間,
愛情的信念與價值觀應聲而碎

你是否也像我動搖過幾遍,愛只是個錯覺
[PR]
by aki_Yao | 2006-08-08 00:03 | 時光之流

Fragments of Life

在這個城市裡不安、懦弱,以及繼續無聊又徒勞地活著。擺盪著。在滅頂的溺斃中拉扯著空洞的 存在的信念。
  #
人是斷裂的。當你拋棄了什麼往前走時,你幾乎是一個與以往完全迥異的人。但是人也是線性的,是延續的,一定是因為有過去的你,才會讓你變成現在的你。
  #
時光推拉拖曳迫使我向前,我一天天變老,你的美麗還是永遠。
  #
每一次愛,我都以為是最後一次。如果每一刻都像是在巔峰了,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也許有崩毀的憂慮,但也非常得意吧。
  #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城市失去了Slight。所以Kitty離開了這城市。這是他們的故事。
  #
我彷彿可以看到,你背上生出潔白翅膀。
你的願望必能實現,想去的地方,都能到達……
  #
Forever, Fornever. 時間是這樣的東西啊。真讓人感傷。
  #
時間溫和的安慰了我。時間痛苦的打擊了我。時間……
[PR]
by aki_Yao | 2006-08-07 23:48 | 時光之流

Fragments of Istanbul #2

兩大地標藍色清真寺、聖索菲亞教堂矗立在海岬高處,黃牆紅瓦的房舍櫛比鱗次,層層向下的石板坡道直通到遠方搖晃湛藍波光的博斯普魯斯海峽。美得像宮崎駿筆下的世界。這是我對伊斯坦堡的第一印象。




[PR]
by aki_Yao | 2006-08-07 00:01 | 荒錯與漂流

Fragments of Istanbul #1

回來已經兩星期了,我還飄浮在伊斯坦堡的空氣。剛好家裡只剩我一個人,翻出在伊斯坦堡超市蒐羅的湯包和沙拉調味包,繼續每天吃土耳其式早餐過活。或許我真像我爸說的是個二毛子長了外國人的胃,有麵包、乳酪啃啃就很開心,只可惜哪都找不到鹹優酪乳。不過話雖如此,我每天還是不喝烏龍茶不行。



旅館(阿里巴巴)提供的土耳其式早餐很簡單,白麵包、火腿、乳酪、白煮蛋、番茄和小黃瓜沙拉、水果、茶。因為櫻桃在那裡不算昂貴的水果,早餐可以櫻桃吃到飽,簡直快流下感動的眼淚。

阿里巴巴的Boss是個像中年Qoo一樣整天游來游去的歐吉桑,超幼稚一把,喜歡從背後亂叫嚇人,還試圖想把我的紅兔子搶走。我們原本只訂了三天的房間,後來跟他說要續住五天,Boss就開始哭窮,說有這個那個帳單到期要付,待我們把房錢一次付清,晚上就看見這傢伙穿著花襯衫、噴著古龍水在頂樓開Party!真是夠了。然後從隔天開始早餐就多了水煮蛋。
[PR]
by aki_Yao | 2006-08-06 23:48 | 荒錯與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