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05月 ( 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空のレンズ

看完後對片山恭一歐吉桑萌生敬意,雖然日本最不乏摹寫新世代14歲少年少女的傳統。問題還在我自己,對他躋身繳稅大戶一向懷抱本能的敵意,頂多看過セカチュ-的封底文案就把他瞧得扁扁,為此感到有點抱歉。

對他的作品做了小小的檢索,感覺似有某些意念在他筆下反覆書寫,徘徊不去要向世界吶喊卻總未竟完全。純愛小說還是讓我倒胃,空のレンズ做為切入他的第一本書或許很是不錯,雖然一路抱持有奇怪的競爭心理(你到底在寫什麼?想傳達的是什麼?我他媽的非看懂你在寫什麼鬼)。看到日本讀者說「雖然中間搞不大懂,卻不知為何還是一直繼續把它看到完」,相當感同身受,也更同意另一讀者所言,「是未熟的小說」。概念上他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經典的一個,這個架構之上故事也可能還有更好的寫法……不過孤獨。人類補完。迷走。自覺。必然令我掉進去的主題。

蠻懷疑片山恭一也愛看EVA。EVA最終話「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因渚薰的死而封閉內心的碇真嗣,對生存迷惘、對自我迷惑,我為何而生?我的價值是什麼?然而最後他還是渴望在現實中繼續存在,離開LCL融合的世界,回到和他人用AT力場互相傷害的世界。因為,自我還是重要的。《空のレンズ》裡Piranha反覆思索,想要去死的理由太多了,要找出活下去的理由卻很難,但換言之或許正因為生存並不需要理由。獨一無二就是每個人存在的理由,每一個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小小的奇蹟。醒覺的瞬間他才徹底從記憶/實存/虛幻的夾縫世界離開,因為空のレンズ的破關條件正是「找回身為人最重要的事物」。

這小說給我EVA+攻殼+Matrix之感,虛擬遊戲裡究竟到哪個界限為止是設定的程式?記憶可以重組、感官可以虛擬、個體“零件”可以替換……瞬間浮上心頭的自然是素子,而答案也不脫「我思故我在」。書中地下鐵的意象令我印象深刻,四通八達的路線一如電化網路的投射,只是這承載遊走的人群開向不可知未來的系統,是如此陳舊、髒污、破敗。片山想像中的未來八成絕望而黑暗,廢棄鐵工廠、荒漠、無菌手術室……所有最深夢魘的集合體,死亡縈繞不去。在看似正面的命題下(自我成長),感受到他深層的悲觀。

日本書介說動搖生死界線、愛與再生的物語,大陸書介標榜愛是最強大的姿態,只要有愛就不會迷失,顯然都在唬爛。愛也許是有千百種歧異的解釋,但總之不掛上愛就怕片山恭一不能賣吧。
[PR]
by aki_Yao | 2006-05-31 03:52 | 一個人一個世界

Diary。20060530

寫的東西總瀰漫同一股氣味,連我自己都受不了
對事物的體察深度停留在數年前
然後不停重複的吃
近日又頗有機會反省日漸扭曲的性格
不知不覺活得越來越犬儒,又驕傲又卑微,熱情流失
文字也可以出賣,自己都不屑看的東西寫了太多
有時渴望去做和書寫全然無關的勞動工作
賣花賣衣服賣家具做食玩縫泰迪熊
文字只為純粹的心靈而保留
那麼或許也可以重拾閱讀、逛書店的單純樂趣
生活中缺乏給予靈感的偶像也是一個原因吧
我想念X,想念hide,想念Yoshiki
想念曾經能看穿一切 through their very eyes
[PR]
by aki_Yao | 2006-05-31 02:47 | 時光之流

A perfect day to go to Taipei

發光的城市


[PR]
by aki_Yao | 2006-05-02 23:16 | 荒錯與漂流

A perfect day to go to Taipei

從101觀景台所見的台北如同平行宇宙中的鏡像城市,
所有元素排列重組,熟悉的建築物不在熟悉的座標上,
彷彿站在南極點上失去一切東西方向。

350塊的門票換一雙異鄉旅人的眼睛,
買一趟《古都》行程穿梭凝視城市的現下與過往。


[PR]
by aki_Yao | 2006-05-02 22:08 | 荒錯與漂流

A perfect day to go to Taipei: On the road

晚上九點在台汽東站坐上開往機場的巴士,
整輛車只有四個乘客,一個用外套蓋著頭的男人陷在第二排座位裡熟睡,
一個外國男人和一個台灣女孩提著行李上了車,
司機回過頭問了一句:「你們直飛羅馬?」
「對,羅馬。」外國男人用過於標準的中文回答。

車子緩慢繞過幾條陳舊街區,開上了高速公路,廣播放著十年前的流行歌曲。
巴士的冷氣總帶著一絲潮濕氣味,就像多年前從台中返回台北的路上,
帶來虛擬雨夜的錯覺,這樣披星戴月趕往宇宙的某處邊角,
黑暗的航程中只有零星燈光不斷向後飛逝。
寂寞的實感。

「下面要播放的是在校園很受歡迎的Tizzy Bac...新的專輯....」
廣播總在你真正想聽的時候開始收訊不良,
惠婷的歌聲混雜各種莫名其妙的干擾響在天外,異質而陌生,
第二航廈閃著光矗立在黑暗公路的盡頭,
彷彿銀河系中一座孤獨的航站。



Bad dream and holy tears
在寂靜晦澀的時空 快樂絕望不停遊走

[PR]
by aki_Yao | 2006-05-01 23:59 | 荒錯與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