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1年 04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Tokyo Diary 2001 (3)

20010430 [早稻田]

一早起床就聽見淅瀝淅瀝的雨聲,窗外天色闃暗。照例打開電視,邊梳洗邊看整點的天氣預報,今天整天都是一朵帶雨的烏雲,而氣溫恐怕就是最低溫13度。

討厭的雨天!又冷,這樣的天氣簡直跟台北的冬天差不多,出遊的興致都沒了。先去附近那家咖啡店吃頓正常的早餐吧!我抽出了壓在行李箱底的風衣,而沒帶冬衣的可憐白,只好把她那件毛毛衣披在背上。一走出旅館,寒風撲面而來,好冷!三步併作兩步趕緊躲到咖啡店CASA去。

坐在CASA裡喝著溫暖的咖啡和熱茶,決定這個不如人意的天氣,還是在室內逛街吧!於是吃過早餐後,拎著一人一把旅館裡拿來的透明小傘,坐山手線到新宿去。

從新宿東口出來,差不多快11點,百貨公司也要開了。我們順著靖國通往東一間一間的看,不斷重複著「進門─拿傘套-裝傘-逛-丟傘套─撐傘─鑽進下一家」的動作,非常不環保。其間在紀伊國屋選了幾本要買的書,但又不想提著逛街,想說要走之前再買好了,沒想到後來再也沒有時間,看來出國購物還是莫等待莫遲疑,否則只有遺憾的份。

可能前一天在原宿逛街的影響還在,很快就開始感到疲乏。幸好快不行之前,小白在01買到了想要的衣服(雖然對禦寒一點幫助也沒有),還趕流行買了一雙網襪。其實在台北,東區那些流行敏銳的店蠻早就開始在賣網襪了,但街頭還很少看到有人穿;不過來到東京可不是這麼回事,每個漂亮小姐腿上都穿著一雙,店裡也是一排排色彩斑斕、各種長度各種網洞都有的亮晶晶可愛小網襪,啊啊,Yoshiki的時代再度來臨了嗎?讓人想不跟流行也很難。

拖著疲累的腳步,打算找個地方吃遲來的午餐順便休息,但可惡的新宿到處擠滿了人,我們從伊勢丹那裡一路走到了南口,還以為要累死在路邊。最後是在車站Rumine2的美食街吃了義大利麵,沒想到還不錯吃,但也可能是餓了的緣故。

逛街無法持續下去了,於是村上春樹第一條散步路線登場。

雨勢稍歇的午後,我們從目白站出來,照著路標指示往飯田橋方向走。目白通上有著相當舒適的人行步道和美麗的路樹,應該是銀杏吧?雨後的葉面顯得格外青翠。街上和新宿是全然不同的風情,行人三三兩兩,或走路或騎單車,一派悠閒;仍然很冷,空氣中是凜冽的寒意和清新。

在舒適的散步氣氛下沿著目白通一直走,經過了女子大學沒多久,就看到了和敬塾的正門。村上春樹那時就住在這裡呢,想想真有趣。繼續往前經過了目白台一局(郵局),再一個block右轉進胸突坂。這是一條向下的坡道,深幽寧靜,和敬塾的側門正開向胸突坂。學生時代的村上是從這裡出來走下階梯、由駒塚橋過神田川到早稻田上學的嗎?

在揣想中走到橋邊,橋兩旁的櫻花步道也十分美麗,一邊通向新江戶川公園、一邊則是詩人故居芭蕉庵和旅館椿山莊,我們隨意的亂走,與路上騎單車的學生、散步溜狗的人擦肩而過,彷彿也感染到一種詩意。

過了駒塚橋,從新目白通到早稻田大學就很快了。和預想不同的是,早稻田的正門並不明顯,而是一個十分開放式的階梯,我們就順著走進了校園。不知道是不是放假的緣故,校園裡幾乎看不到學生,於是我們非常安心地東繞繞西繞繞,看看他們的學生佈告,也稍微看了一下戲劇系的六號館是什麼樣子。

離開時,我們已經繞到了10、11號館附近的側門,門外是條小巷,掛著商店街「祝御入學」的旗子,商店街的店家還真有人情味嘛。在小巷裡轉了轉,走過了商店街,轉到了早稻田通上,秉持著散步精神,我們就從這裡走回山手線的高田馬場站。

早稻田通上很多間古本店,不愧是大學鄰近地區,走起來也相當舒服。在路上經過一間類似野點子的銀飾皮飾店,進去看了一下。老闆是一個很搖滾樂手模樣的青年,我們在看的時候他只是安安靜靜在裡間做他的事,後來小白買了兩條皮手環請他在上面刻字才講到話。他在刻字的時候我們就在店裡等待,藉著店裡的電暖爐取暖。不過他實在刻得太仔細了,當我們走出店門時,天都已經黑了。

走到高田馬場站時,再度陷入又冷又累的狀態。在車站附近簡單吃了一碗溫暖的拉麵,又活了回來。車站旁有一間應該是百貨公司,小白眼尖看見簡介上面寫著有賣票的櫃台,我們就趕著快關門的時間衝上去。可惜的是一問之下,原本打算要看的5/5的Shock Wave,其中Live的票已經賣完,只剩下event還可以預訂。雖然有點失望,不過還是在百貨公司的唱片行裡試聽到了Dope HEADz的新單曲True Lies,還拿了幾張hide的Seventeen clips的廣告單。

既然高田馬場的店都要關門了,只好回新宿,新宿南口有開到11點的HMV和Tower。然而一從車站出來真恨不得馬上跑回去算了,原本的冷到了夜間已經變成刺骨的寒意,走在路上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而這時12樓的HMV雖開著,底下高島屋的樓層早已經鎖上,怎麼上樓也花了點時間找,就這段吹風的時間身體就快凍僵了!
HMV的確是商品豐富、環境又舒適,最重要的是試聽機數量驚人,真的是很好消磨時間的地方。但我們實在是累了,待了一個小時左右還是趕快回新大久保的旅館去。回到旅館,感冒的徵兆立刻顯現,洗完澡後喉嚨開始痛起來,不過連擔心的時間也沒有,吞下一顆從台灣帶來的成藥,就鑽進了溫暖的被子裡。
[PR]
by aki_Yao | 2001-04-30 23:25 | 荒錯與漂流

Tokyo Diary 2001 (2)

20010429 [神奇的樂聲]

日曜日。選擇這一天到原宿也許是為了看傳說中神宮橋上的cosplayer。
站在原宿站裡可以看到一種奇異的景致,一邊是滿是奇裝異服青少年的街市,一邊則綠蔭森森。明治神宮就是如此奇異地矗立於此。

八點多出了原宿車站,小白啃掉兩個麵包後,我們就踏著白石地面進入明治神宮的範圍。道旁兩側綿延的參天樹木散放出不可思議的沁涼氣息,舒服極了,叫人怎麼相信這裡位在東京的市中心呢?這天的11:00似乎有活動,一群群旅遊團似的日本人從我們身後趕了過去,但並不影響悠閑散步的興致。通過三座巨大的鳥居,到了神樂殿。

這時我們旁邊換成一群會社男女,很慎重的放下公事包,舀水洗了雙手(也有拿來洗臉還漱口的,這就有點那個)進去正殿。我們學人家的樣子進去時,這些人已經十分恭謹地排成兩三排,齊聲朗讀著什麼,接著整齊劃一地擊掌、鞠躬。一旁兩個金髮碧眼的男生頗驚奇地用V8拍下了這場面,我們則有樣學樣的也丟了五圓祝禱,但畢竟擊不出那響亮的聲音,就像終究吸不出拉麵的呼嚕聲。
小白在我的慫恿下,還買了繪馬寫下一個神祕的願望。不過明治神宮管得到台灣的願望嗎?拭目以待了。

出了神樂殿,又進樹林間亂繞,離了大路的小徑很有溪頭的感覺,而後眼前突然開展出一片綿延無盡的如茵綠草地!怡人的天光下,滾在美麗的草地上真是無比幸福。鋪著一塊布熟睡著的流浪漢,和架著畫板寫生的年輕人看起來都蠻可愛的。遠處則有一隊隊神職人員衣著齊整、腳步劃一的走過。說日本人像機器人嘛……這樣看起來是有點像。

繼續踏上林間小徑時,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原本百分之九十是烏鴉的聒噪,剩下是其他鳥的啁啾,從其中,一個聲音逐漸清晰起來。鼓點。一開始只是「咚、咚、咚」,當節奏一出來時,馬上就確定了決不是神宮裡的聲音,在哪裡一定有樂團在排練!

我們循著樂聲加快腳步,走出了明治神宮的大門。在代代木公園嗎?裡面有表演場地。但一進了公園就發現樂聲是從更遠的地方傳來的。在吉他刷絃的催促下穿出公園,這時vocal也加入了,被莫名的興奮感鞭策著,終於,看到了樂聲的來源:代代木競技場。

在代代木競技場的露天廣場搭起了一個舞台和一些座席,看節目表,這是一個長達一個月的名為「X-SITE」的活動,由於是可口可樂贊助,舞台到座位一片都是紅色。這天的演唱是從下午開始,台上,樂團正在排練。但終於找到之後,原先神祕縹緲的感覺就消失無蹤了。站著聽了一會兒,我們就離開了那裡。另一邊的體育館前似乎有人在拍片。

沿路走回車站方向,這時發生了一個可怕的插曲。那就是我到代代木公園的洗手間,結果門竟然好死不死的卡住了!偏偏小白在公園外沒有進來,只好用破日文向門外的人求援,幸好門外有一位熱心的阿姨幫忙去找了管理員來撞開門才得救。所謂狗急跳牆,那時候從我嘴裡真流出了不少日文,只是錯用了常體,時態也不對就是了。

20010429 [竹下通,好擠]

再次經過神宮橋,已迥異於一早的光景。人潮紛沓,有不少佇立橋頭等人的,視覺系的cosplayer也已經現身,清一色哥德路線,是現今的主流在此嗎?華麗鋪張的裝扮緊緊吸附路人的目光,不少看來是要去明治神宮的父老紛紛上前要求拍照。

我們選人少的一側過橋,一面張望對面的cosplayer。這一邊只有兩個小女生蹲在地上,好像正要開始化妝,走過她們沒幾步,其中一個突然尖叫一聲「いや──」,嚇人一跳,轉頭去看她們兩個又湊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哎,這就是所謂青春的恣意嗎。

跟隨著人潮流向了竹下通的入口。由於走進去是向下的坡道,站在入口處,整條街塞滿的、絡繹不絕的人頭可以一覽無遺。實為一幅可怕的景象,但也沒有退路了。擠吧──

在離入口很近的一家小店先和小女生擠著買了幾張Toshi的照片,接著兩眼迅速梭巡搜索視覺系的店,這些店要不在樓上要不在樓下,要不藏在岔出的小巷裡,眼睛不放亮點也不行。就這樣陸陸續續買了些明信片、貼紙之類的,在竹下通多半也只能買這些零碎的小東西。比較正經的,像是二手唱片,是有一家RECOfan,我們在裡面看中了HIDE YOUR FACE和PSYENCE的初回盤,列為要買的目標。之前只在藝城可看不可摸的展示櫃看過HIDE YOUR FACE的初回,還以為入手不容易,其實日本的二手店裡蠻多的,第二次來原宿時,小白就在RECOfan買了標價¥5000的(台幣約1300元左右)。另外我在位於三樓的Rock Love買了His Invincible Deluge Evidence那卷video(¥2000),雖是原價的一半,但後來比較過還是買貴了,不過有送當時的宣傳海報。

在人群擁擠中逛完了竹下通,精神及體力都有些疲乏了,在竹下通尾巴買了華麗鋪張可麗餅站在街邊吃,膩得有點噁心,勸大家餓的時候還是別吃這種中看不中吃的食物。

接著轉明治通又轉表參道,前往LEMONed Shop。但由於街上人太多、並且東京女生打扮太時髦,造成小白心情不好;否則走在表參道上應該會令人感到愉快才是。特別是經過「同潤會」的一段非常漂亮,建築看起來是舊公寓,裡面一間間都是精緻又有特色的小店,是一種流行前端的古意。

沿著表參道往青山方向走,看到伊藤病院轉彎進巷子,表參道檸檬店就在前方。巨幅的hide海報不論何時都在那裡等待。雖然是第一次到檸檬店,但感覺並不陌生,也許是之前看多了照片、聽多了傳述、又在腦中描摹這景象太多次的緣故。走下B1,店裡倒是比想像中小很多,東西也不多,逛完後我只買了hide在Beauty & Stupid的video裡穿的那件橘色T恤。不過檸檬店黃澄澄的袋子可愛得不得了!揹在身上非常有一種虛榮的快樂。

20010429 [新宿西口]

照原訂計畫,這一天到原宿之後接著是澀谷。不過從表參道檸檬店出來後,覺得身心都已無法負荷這種逛街的行程,於是決定回新宿再做打算。

照小白尋得的資料,新宿西口一帶有一區散佈著十數家小唱片行,其中一家LIKE AN EDISON也常常在SHOXX上做廣告。

出了新宿車站西口,沿著小潼橋通向北走。來到這裡令人感到放鬆許多也熟悉許多,因為98年我和小白來日本在新宿唯一逛到的就是西口的京王和小田急百貨;然後99年我和朋友則是住在都廳附近,西口這裡也是散步的據點。

不過小唱片行區並不是這麼容易找到,當我們一路走到小潼橋通和青梅街道交口時(地標為醒目的ERICSON),知道已經到了附近,但是哪一邊呢?首先往右邊走,從地下道穿過電車線,沒找到小唱片行區,但找到了PePe百貨的西武新宿店。PePe的七樓有RECOfan的分店,二手CD、單曲和video數量相當豐富;五樓則有樂器專賣店,樂譜、相關書籍和一些搖滾週邊商品也很多。我們在PePe就消磨了不少時間(我在5F買了Art of Life的score)。

接著還是得回頭找小唱片行。又回到小潼橋通上,這時天色已經暗下來,下起了雨,而附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像樣的地方,只好先進摩斯漢堡吃晚餐再說。在摩斯裡拿出地圖沙盤推演一番,覺得再怎麼看也只剩下對面那一條條往斜的方向延伸出去的小巷有可能了,雖然那些伸入黑夜的長巷沒什麼燈光,似乎只是住宅區,沒有一點商店的氣息。

冒著冷雨過街,鑽進青梅街道算過來的第一條巷子。走了一會兒,沒想到竟然真的看到店了!在幾條縱橫交錯的小巷間轉一下,數家搖滾唱片小舖一間間出現在眼前,真令人欣喜若狂!

這幾家店裡我比較有印象的,一個是MARI'S ☆ ROCK(竹下通也有分店),除了賣cosplay的行頭外,這家新宿店裡也有各種初回盤和珍品。Yoshiki的NUDE初回所附CD、青夜白夜配布的錄音帶、店頭宣傳用PV、hide的聖誕節贈禮……X在1986年的兩張單曲也標著高價收在展示櫃中。經過了這家店,我們對各種珍品就進入一種免疫的狀態。反正世上沒有什麼「入手不可能」,只要有錢花得起。

名為「自主盤俱樂部」(CLUB INDIES)的店則是有完整的Indies專輯;另有一家「Airs」整間都是西洋搖滾相關的video,並可以用店裡的錄影機試看。其他幾間也多是J-rock專賣或西洋搖滾專賣,我們每進一間,出來就冒雨拍下店面,可惜的是夜間效果不好,最後只洗出四張照片。而廣告上看到的LIKE AN EDISON也沒有進去,因為那天剛好店裡有活動,店門鎖上了,看起來似乎是樂團團員的Talk Show。

在日本真好,什麼活動都能輕易參加,東西也很容易買。以這樣的心情結束了這疲憊的一天,下著雨的東京開始變冷了,照氣象預報隔天(4/30)整天下雨,跡象已經顯現。瑟縮著走回新宿站,已經是一般店面關門的時間,但新宿車站一帶燈火依然喧騰。
[PR]
by aki_Yao | 2001-04-29 23:23 | 荒錯與漂流

Tokyo Diary 2001 (1)

20010428 [新大久保]

飛機在日本時間將近下午三點左右抵達了成田機場。其實是有點延遲了,但我並沒有什麼感覺。這天從台北出境、登機,到日本入境,一路流程的輕鬆順暢令人心情大好,時間也扣得剛好,既從容又沒有多餘的等待。而且搭乘日亞航有趣之處,在於從候機室開始就有進入日本領土的感覺,機上的餐點也是日本花樣。只是我的日文嘖……從候機室開始我就捧著小小本的日語觀光會話企圖拾回原本也蠻破爛的程度。

離開出境大廳不由得令人緊張起來。各種通往都內的交通線、購票櫃台眼花撩亂,成田特快車、Sky Line、利木津巴士……雖然之前不是沒研究過,也決定就坐最便宜的京成線,但看到那陣仗還是禁不住動搖,是不是應該……好像還是……最後仍是買了便宜的一般電車票(¥1000)。

電車上多的是拖著行李的人,在我們座位對面的一個年輕女孩,一上車就安心地靠著她的大型粉紅Kitty行李箱睡著了,大概是剛結束一段疲憊的旅途回國的吧!而我的旅程則才開始呢。

即是急行列車進到都內也要一個小時,窗外千篇一律的單調景象,和列車駛過軌道的規律聲響漸漸喚起一早到現在的勞頓。半睡半醒間到了日暮里站,下來換山手線。

我們住的旅館是「白木屋」,自助旅行者相當喜歡的一家,因為交通方便又還算便宜,距新大久保車站約兩、三分鐘的路程,過了車站出來面對的大久保通後,第一條巷子彎進就是。這天到的時候,老闆歐吉桑正好站在門口,直接帶我們上了二樓看房間。房間是小小一間洋式的,一張雙人床佔去了大部分,房中有浴廁,一體成型的設計巧妙地把所有空間利用到極致。接下來的八天,這小小的房間就是我們安身之處。

換了衣服後立刻出門到旅館附近晃晃。在我們這條小巷裡就有兩間書店,我買了一份館山市的地圖;另有一家古本店,隔壁巷子則有名為「松之湯」的自助洗衣店,生活機能相當不錯。走到大久保通上就有各種吃飯的、雜貨、藥妝店,我們光顧最多的是新大久保站對面的麵包店、大久保站前賣早餐的櫃台(兩個寒冷的天氣裡小白在那喝了熱牛奶)、以及附近的7-11。另外,則是一間經營到早上5:00的咖啡店CASA,這店帶給附近晚睡的人很大的方便,離開日本的前一晚,我們就在那裡坐到1:00am,感傷這轉瞬即逝的短暫旅程。
[PR]
by aki_Yao | 2001-04-28 23:19 | 荒錯與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