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ACG相關( 26 )

鬼畜眼鏡 其ノ七

鬼畜R御克線的Best End「有你的世界」,
車禍之後御堂與克哉在醫院中有一段相當深刻的對話。

回過頭只看見倒在血泊中的你。差點以為要失去你了。

把本城逼到絕境的是自己,最後受傷的卻是克哉,令御堂悔恨不已。
「能傷害你的人只有我。」御堂如此對克哉說,「只有我就夠了。我已經把你傷得太深,所以,再也不要讓你受到任何傷害,從那時起我就決定了。」
那時候。相戀以來兩人第一次談及「接待」的事。

a0046681_112223.jpg
「你,後悔了嗎?」四目相對近到能互相感覺呼吸,克哉輕撫他的臉問。
「我不知道。」御堂說,「但是我不想否認。和你之間的任何事我都不想否認。」



對克哉來說,傷痛的存在是確實的。
在御堂而言,那也是個永遠不會癒合的傷口──曾經那麼殘酷的傷害過深愛的人。
所以他不曾道歉,不曾請求克哉的原諒,在這件事上御堂並不想被原諒而後事過境遷的遺忘,他要自己永遠記得曾經如何傷過克哉,兩人都帶著那不會抹滅的傷痕生存下去,在彼此身旁。

而在Bad End「日常的終結」裡,
克哉被Mr. R帶走,突然從御堂的世界中消失。

設想過所有可能性、尋遍了所有管道之後,兩人的戀情已被雙方家人和全公司上下知曉。御堂的生活並未因此受到任何波及,唯一的改變只有克哉不在了。
「回來吧克哉,我並未因此失去任何事物,你所擔心的一切都沒有發生,所以回來我身邊吧……」
正當御堂如此沉痛呼喚的時候,他收到了Mr. R的變態DVD,看到在Club R被當成性玩具的克哉。
「看哪,鏡頭的那一邊是你深愛、也深愛著你的人,」Mr. R對克哉耳語,「那個一心只想要你得到幸福的人……」(走到這邊我已經痛苦得快死掉了 イヤ(≧ヘ≦ ))(( ≧ヘ≦)イヤ)
克哉看向鏡頭,失焦的雙眼中透露出微弱的訊息:「救救我……」
這時在電視機前已瀕臨瘋狂的御堂,心中浮現唯一的念頭是,「克哉並不是報復我,也沒有捨棄我,所以我還有愛他的權利、我還有用這雙手擁抱他的權利!把克哉還給我──!!!」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想玩到Bad End,
完全是好奇傳說中YUSA那聲驚天地泣鬼神的狂叫才……〒___〒
但也是因此發覺,包括監禁結局的「膽怯的純愛」在內,從三個結局中才能完整捕捉到御堂內在的葛藤。同樣發生了車禍,在監禁結局中克哉受到衝擊短暫失憶。
「你不記得我了嗎?」御堂驚恐的聲音,像走著鋼索一般虛弱顫抖。
「已經受夠了,再也不想忍受了……」釦上頸鍊,把他鎖在身邊。
其實十分唯美,無論畫面或是意象上。
克哉心中的確存有想將自己全部交付給御堂,想要什麼都不用思考、完完全全被御堂支配的願望。而御堂對他的了解也足夠深入,到這些可恥的念頭都無可掩藏的程度。於是御堂把克哉監禁在床上,再也不用懼怕他離開自己的視線。
「我們,還正常嗎?」克哉如此自語。
察知那正常表象下的歪斜,但彼此的願望都實現了,即使扭曲仍是甜美。

a0046681_112561.jpg


對於失去戀人的恐懼,御堂並不亞於克哉。
過去加諸克哉的一切傷害,都反噬著成為心上永恆的折磨。克哉的退卻也許令他想起自己曾如何踐踏他的尊嚴,克哉的若即若離是否預示著終有一天將離開,為了報復或者僅僅是怯懦。
至此才真正理解御堂那句「離不開你的是我,無論發生什麼你都必須繼續選擇我」,
看似強勢,實則更是一句卑微的祈願。

所以即使監禁結局再美,我還是只能接受Best End。
唯有克哉戰勝心底想被支配的渴望、決心要跟御堂並肩前行,才算真正的幸福啊。


NEXT:其ノ八
[PR]
by aki_yao | 2011-01-11 00:10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六

在コミケ79收了不少mega*c-conscious的御克合同誌回來,差不多是沒斷版擺出來都買了的程度。不過日本的主流還是雙克啊,加上Spray這次新推的Drama CD是沒愛中的沒愛的CP,覺得很扼腕,只敗了一張「非裝著盤II」回來。


這週末又把本篇和R的御克線Best End複習一遍,如果說本篇裡我最喜歡的scene,是最後例會中御堂微笑的那句「ありがどう」;那R裡最愛的就是關於Biorade的包裝,克哉勇敢提出不同意見時,部長說「你的案子和我的案子,來比個勝負吧」的表情。用克哉的話來描述,那是「高昂的飛揚的目光,其中滿滿承載的是對佐伯克哉的期望」。
我的萌點也許有點怪 = =a,但就覺得這是R裡御克線的主題。

貌似專門撒糖又是エロ擔當的御克線,H場景就有四場,然而前兩場都很令人揪心。
與御堂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在甜蜜平和的日常表象下,克哉隱隱懷抱著不安。更加的了解御堂,「在MGN的地位,都是以他的熱意、才能和努力累積得來的」、「總是向上看,描繪理想的自我,再一步步去實現」。在如此完美的人身邊,克哉害怕自己無法做個配得上他的戀人,希望被他渴求、希望成為他的全部,又不時想著「御堂先生的未來真的需要我嗎」而沮喪。更不願意成為他的弱點,「如果因為我而讓御堂先生失去了什麼,我不能原諒自己」。
敏銳的御堂當然有所察覺,也任克哉保有自己的空間(舊公寓)當作喘口氣的地方,但本城出現後,御堂的心情也再難壓抑。「待在我身旁你就這麼不安嗎?」,因無法令戀人安心依靠而懊惱。最氣的還是克哉太過看輕自己,無論是工作上表現於外的態度,或是對於自己在御堂心中份量的輕估。

其實比起本篇,和御堂相戀之後的克哉已經有自信多了。但R裡仍然出現不敢坦然接受別人對自己工作成果的盛讚,略畏縮著說那只是整理資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被御堂喝道「佐伯君,給我抬頭挺胸!」。為了保護御堂,面對本城時極力隱瞞兩人的關係,克哉自認為沒有做錯,「因為御堂先生比我重要多了」,卻反倒激怒御堂。

──工作也好什麼社會名聲也好,對我而言你比那些都重要太多了!你為什麼不懂!

克哉真的不懂,在道具「懲罰」下想起了過往兩人間沒有愛、僅僅是身體苛虐的性,淚流不止的斷續喊著「不要離開我」。而御堂沉著聲說,「你要明白,是我離不開你。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必須繼續選擇我。」
這場H令人看得很難過。〒____〒
明明互相深愛著,卻在最關鍵的一點上心意無法傳達。
原本以為御堂那受傷的態度和怒意是來自於此,但走到最後才會知道,御堂心裡有更深層的糾結,而最悲傷的在於那是綜合了御克線另兩個結局而能得知。

a0046681_227212.jpg
第一場H還沒那麼虐心,察覺克哉的動搖,御堂只是溫柔的說:
「你在害怕什麼?我就在這裡啊,不會逃走的。」



NEXT:其ノ七
[PR]
by aki_yao | 2011-01-10 01:22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五

在克哉告白的過程中,御堂始終動搖,
反覆著的話語是:「怎麼可能……不敢相信……你令我混亂……對我而言,你到底是什麼?」
可是一把人壓上了床,凝視之間,就輕輕喚出了那三個音節。
「克哉……」
之溫柔、之熾熱的讓人忍不住頭皮微微發麻!
就這一聲洩漏了太多情緒,飽含的思戀、渴望像是要溢出來一般,不由得想御堂是不是早在心裡、在夢裡喚過多少次。都喜歡克哉到這程度了,為什麼不早點直面自己的感情啊部長你就是個傲嬌!(踢飛)



本篇末尾,克哉被御堂拔擢到MGN加入開發部第一室。
克哉的長處在於做事仔細、對資訊的蒐集分析及洞察力很強,以及對人的情感細微也十分敏銳,個性又不具威脅感身段柔軟,很適合擔任不同部署間的聯繫溝通。說起來這兩人無論在性格或能力上都是互補,還有什麼好說的就趕快入籍吧!(非裝著盤II最後部長求婚,克哉你是答應沒答應沒答應沒啊?>////<)
「我會和御堂部長一起,開發出讓你絕對很想賣的產品!」克哉如此對本多宣示。
真的改變了呢。因為確實感受到被那珍視的人深愛著,原本失落了的自信一點一滴回來了。於是這樣的克哉就被片桐和本多目送著「嫁出去」了(XD),坐上貼心來接下班的Honey(毆)的車,換來御堂臉紅的一句:「八課的人真無聊!」
克哉(臉更紅):「就、就是說啊……」(喂你好歹也在八課待了三年你這叛徒!XD)

鬼畜R的時間點,是落在本篇Good End結束的一年後。
克哉算是已搬進御堂家跟他同居,舊的公寓雖然還沒退租,也只是偶爾回去收信(或逃回去冷靜性慾)這樣。然後在家裡都是克哉、孝典さん,我回來了啾啾、歡迎回來啾啾的新婚模式。在這同時,克御線那邊雖然也交付了房卡,但還在佐伯、御堂さん,佐伯我聚會結束了去你家方便嗎、到了還要矜持按門鈴的客氣模式。
所以部長我說你進度快你整個是光速推進啊!要是克哉能生孩子你們已經在選嬰兒床了啦!

成為戀人後的御堂溫柔到不行,而壞心眼和獨占慾則有增溫的趨勢。
故事一開頭,約見地點御堂選了落櫻繽紛的寂靜公園,就是因為以前約在人來人往的車站前,有次習慣早到的克哉被女生問路,看時間還充裕就帶對方走過去,結果差點被以答謝之名拖進咖啡店交朋友。(但是選在這個Mr. R當街友的公園,恐怕比約在心齋橋筋還要危險啊!XD)
不過這段我的萌點在此:

a0046681_42785.jpg
克哉:「櫻花美到讓人恐懼……」
御堂:「別露出那種表情,會被寄宿在櫻花裡的鬼魂迷惑的。」
克哉:「真是浪漫主義者呢。」
御堂:「你不知道嗎。」



克哉這邊被再次現身的Mr. R強迫推銷了眼鏡,御堂這邊心結很深的捲頭毛白西裝大學同窗突入,平靜的新婚生活開始滲入了不安!> <
PS. 不是要寫R裡御堂的糾結嗎?!orz


NEXT:其ノ六
[PR]
by aki_yao | 2010-12-23 01:59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四

直到見不到面了才發覺,每一天每一天,都想著那個人的事。
僅僅十天不見,身體,心裡,都留下了一個御堂形狀的空白。明明被那麼殘酷對待的。不想承認,也不想為這份心情命名。但是,已經到極限了。
那個人,就這麼恨我嗎?這種扭曲的交易一旦揭露,御堂先生失去的遠比我多,他卻甘冒風險、擠出僅有的時間也要繼續。為什麼?他說你是我認同的男人。他說別想從我身邊逃走,我不會放你走。為什麼?

  ***

為什麼不逃走?為什麼不拒絕?那個人令我混亂。
明明有能力,卻說自己做什麼都失敗。總是低下頭不看我,卻又向我尋求著什麼。
他說,我沒想到御堂先生是這樣看我的。他說,可是我只想跟御堂先生說……。
差點被栽贓失誤他也不生氣,還送來紅酒當謝禮。說他的犧牲全都白費,問他是否後悔?他低著臉持續沉默。
無法理解,無法接近,莫名感到生氣和焦躁。
唯獨能確定的事只有一件──打從心底不想放開他。



每次走到克哉雨中告白那段,都還是會同步到那股酸澀。〒__〒
兩個人都覺得從「常識」而言對方應該是恨著自己,但又從對方一些微妙的反應裡,隱隱察覺存在另一種答案的可能,然而恐懼得不敢去觸碰,深怕那只是自己過份天真的幻覺,而真相會冰冷到無法承受。
愛情總是試探、猜疑、患得患失啊。幸好克哉鼓起勇氣跨出那一步後,得到了真心的回應。
而部長我說你反差會不會太大了點= =;;,先前還那麼不坦率,克哉都說喜歡了你也只是把他架上床,被逼到不行才逼出一句「是你說的,如果不喜歡你就不要再抱你!」→所以現在抱你正因為我愛你。
就一定要用這種雙重否定句你就是不坦率啊你!(部長另一句口頭禪:悪くない XD)
可是嘴上雖不坦誠,卻整個週末三天兩泊的讓克哉泊在他床上(比高中生還猛的32歲男人!),到了不得不上班的早晨就紅著臉給了克哉Card Key。
喂部長你的進度會不會太快了點啊!認識兩個月、告白(+Sex)三天,立刻就頒給戀人身分證(御堂家鑰匙)了,你就是這樣年紀輕輕爬上高位就對了,動作有夠快的你!>////<

a0046681_048247.jpg
我喜歡你,御堂先生。
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直視你的雙眼,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正面擁抱就好了。
我也許會更早察覺自己的心情。



本篇的Good End真是好到無以復加,愛情上兩個人的心意終於互相傳達、確認了,工作上的困境也完美解決。
一般來說感情、H等段落是劇情的重點,但我相當喜歡描述工作的部份,總覺得鬼畜眼鏡的細膩都展現在這些地方。御堂袒護克哉、破壞了大隈專務讓克哉頂罪的盤算,及至追究到工廠出貨瑕疵──生產線由大隈專務所管轄,等於打了自己的上司兼靠山一巴掌。到了尾聲,大隈又表現出御堂是他最信任、最優秀的部屬,但從御堂缺席的那次例會中大隈的態度來看,御堂確實經歷了一場險些被拔除的風暴。不過御堂憑他的實力度過危機──要讓已經創下MGN紀錄的Protofiber銷量再增加三倍。自然不能只是空口白話,相應的生產上也要加倍投資,御堂必是提出了夠說服力的戰略規劃,再押上自己的職位信譽。如此驚人的成績如能達成,自己的評價也會再爬升,那大隈這老狐狸當然犯不著再跟御堂過不去,又全力支持他了。
Game裡只是幾句話帶過,但光是這些片段就透露出御堂在工作上的凌厲果敢,也足以窺探到他如何獲得目前的地位,這是我覺得腳本非常棒的地方。
更棒的當然是克哉早在一星期前開始採行的策略,與御堂擬定的不謀而合。在御堂失去聯絡、大隈專務一副不機嫌的臉色、產品能不能增產狀況未明的時刻,克哉做出了決斷,事後得知連御堂都驚訝於他的大膽。
而克哉說:「因為我相信御堂部長。Protofiber是有銷售力的產品,而且更是你的產品,由你提出企劃、一手將它商品化。我相信你絕不會中途放棄它。」

不知道是否自覺或純出於本能,御堂是個自我保護森嚴的人。
不讓人輕易踏入自己的領域(本城說大學時的御堂甚至不讓女友坐他的車)、不給別人一絲滲透的機會,說他盜用競爭對手心血的謠言傳得沸沸揚揚,他也不去澄清。自己問心無愧就好。知道自己遙遙站在制高點,因而不想也沒必要去理解別人,相對的也不尋求被別人理解。
但是在「接待」的過程中,看到他高築的堤防出現了裂口。
他不再能維持「對別人沒興趣」的高傲和冷漠,他在意克哉,被克哉逼到狹路,洶洶湧上沖沒了堤防的並非外來、而是起自他內裡的情感巨流。身為菁英的理性沉著面對克哉時不復存在,愛情猝然來到顫著手小心翼翼捧起,幸福得令人泫然。
終於知道自己心底深處始終存在著被理解的渴望。
而只有這個男人,因為有著不遜於自己的能力,因為惦記著思考著自己的一切,所以能預測到自己會採取什麼策略,早先一步為自己佈局。
得到一個能正確理解你的人,連世界都會改變。

於是御堂展露了好棒的笑容。部長你這表情犯規喔!///▽//

a0046681_051029.jpg
御堂:「能和你們這些有能力的業務員共事,我很高興。」
克哉:「御堂先生....あ、ありが...」
(第一次得到御堂先生正面的讚賞,而且不只是對我、是對第八課所有同事的評價,感動到連句謝謝都說不完整...)
御堂:「ありがどう。」



犯規、犯規啊你們兩個!直接無視片桐課長和本多就對了!>////<
PS. 不是要寫R裡御堂的糾結嗎?不知不覺就…這個系列到底要持續到幾啊orz


NEXT:其ノ五
[PR]
by aki_yao | 2010-12-20 23:45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三

御堂孝典,東京出身,東慶大法學部畢業(大約是東大+慶應?= =;;),進入外資系藥妝企業MGN、30歲出頭即升任產品開發部部長──據川出研究員說,御堂領導的開發部第一室是MGN的花形部署,歷任部長不是高升經營階層,就是獨立創業。年收1200萬,住都內一等地段高級公寓,開進口車,穿著全是手工訂製西裝。官方小說裡還提到御堂是獨生子,有個着道楽的母親,每年都會寄給他高級材質的浴衣,感覺實家也頗有錢。總之在各種各樣的意義上,御堂毫無疑問是個菁英。

但御克線的開頭,御堂的形象是個不在乎他人感受、不近人情的惡劣傢伙,初見面時眼鏡克哉以輕慢的態度僭越了他的權威,他就以踐踏克哉的自尊報復回來。
說起來絕頂聰明的御堂,在感情的層面笨拙得可以。
越在意越要欺負他不讓他逃→基調上是這種小學生段數,然後他不見得是遲鈍,但會自欺欺人掩蓋自己的真心,幸好最後克哉主動告白,不然一輩子也得不到御堂孝典的心。工作上那麼無敵,但你就是個愛情俗辣啊部長!!!(毆飛)

當然細想一下,對御堂是有些同情。
最初御堂想整死克哉,讓他悲慘求饒,以紓解胸中那個不愉快的黑色氣團。然而,沒有消失,看似氣弱聽從他擺佈的男人,眼裡滿是固執的反抗。憎惡卻不逃走,任他為所欲為心中卻又不臣服。原本報復的念頭逐漸被「無法理解這傢伙」的焦躁取代了。工作上認同了克哉的才能,發生出貨失誤時一肩扛下高層的壓力──在御堂而言他有正義的理由,本就不是克哉的失誤,想把錯推給他以免追究到生產端,實在太卑鄙。奇怪的反而是克哉,知道真相竟然不生氣,他大可反過來糾彈MGN,竟還跟自己說謝謝。
而克哉反問他:「御堂先生才是,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呢?」(如果我糾彈MGN,最困擾的會是站出來擔下整個事件責任的御堂先生不是嗎?)
克哉好厲害!@__@
天然之中一針見血、直指本質啊克哉!我相信在這當下御堂也察覺了什麼,之後有過幾次刺探:克哉找他商量眼鏡的事,御堂問為什麼不跟你要好的同事說,克哉:「可是我只想跟御堂先生說……」御堂:「我?為什麼,你到底希望我說些什麼?」克哉:「……」(困惑貌)。還有辦公室那次,御堂說:「照這個銷售氣勢,當初你說不可能的目標數字很快就會達到。你委屈求全做的一切犧牲都白費了。可是我們的約定仍然有效,我不會讓你逃走。」而克哉的反應只是紅著臉低垂著頭。為什麼?既然用以脅迫的條件已經不存在,你為什麼不拒絕?但不論御堂如何探問,克哉也答不出所以然。

御堂自第三次接待以來就對克哉動了情,不論是因為工作上對他的欣賞,或是因為情慾中克哉的迷魅,第二天克哉發現自己一身吻痕就是證據。可憐的克哉曾數次迷惘思索:忙到沒空吃飯睡覺的御堂,為什麼寧願剝奪工作和休息的時間、冒著被人發現會失去一切的風險也要繼續?而御堂這邊不會沒想過同樣的事,但他的理性邏輯腦袋肯定把這擱到一邊──不能想清楚,想清楚的話只能是悲慘。
這段關係的開始,是自己單方面懷帶惡意凌辱克哉,卻在過程中愛上了他。造成扭曲的是自己,將克哉傷得體無完膚的也是自己,這樣的自己並不存有愛他的資格。隨即而來是一段瘋狂的H,御堂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欺負正跟片桐課長通電話的克哉,挑起他的慾望、用道具塞入他體內,再抓著站都站不穩的克哉硬生生拖出走廊、走出公司、坐上計程車帶回自己家,一進玄關就推在牆上狠狠侵犯克哉,狂暴的親吻著撕咬著說不會放他逃走。

a0046681_1132675.jpg
這段的CG超美!>////<


幾乎是困獸般的絕望。如果還有一點冷靜的話,重視工作的御堂不會在辦公室、在上班時間做出這種行徑,遑論過去連女朋友都不帶回家,卻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克哉眼前。愛上克哉的同時卻已失去愛他的資格,這完全是自己的錯,但又不願意放手,只能以這種毀滅般的瘋狂傷害他也傷害自己。
因此當克哉近乎棄絕的告白說喜歡他,御堂的反應只有震驚再震驚。
而就算絕地逢生幸福降臨,御堂這無口的傢伙還是說不出一句愛,只會把克哉拉到床上用身體證明(明明平常是言葉攻,羞恥的話要多少有多少的 = =;;)。部長!幸好面對愛情克哉比你勇敢多了,不然你們不就錯過了啦!> <

在本篇結束時,感覺御堂因為奇蹟一般得到克哉,所以盡其所有的珍愛珍惜他。到鬼畜R的時候才更清楚的看到了御堂的糾結。

a0046681_1134841.jpg
克哉:「御堂先生對我是怎麼想的呢?」
御堂:「還不明白嗎?我愛你。」



NEXT:其ノ四
[PR]
by aki_yao | 2010-12-20 00:11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二

R裡御堂對本城說:「去找個能正確理解你的對象談戀愛,世界會因此改變的。」
(御堂部長!人家本城特地跑來還等你們等到半夜,就是為了找你麻煩,結果你和克哉在那大放閃光彈!搞到本城開車撞人的悲憤心情我了解啊![大誤] 〒___〒)
綜觀來看,御堂確是所有角色中最理解克哉的人。本篇裡御堂就已認同克哉,到了鬼畜R,即使亂入別人的路線時,御堂也毫不掩飾對克哉的激賞及出手意圖(XD),本克線裡御堂分析克哉的強項在更大的組織裡能有更大發揮,成功把他挖角到MGN,感覺對於克哉工作上的才能,御堂比本多知曉得更深。
在御堂本身的路線裡就更明白,他說出自己眼中的克哉是「完美主義、野心家、貪婪,而且還頑固,意外有著毫不容情的一面」,這甚至是看透到克哉內在潛藏的眼鏡克的部份了。
當然,部長接著那句「所以,我愛你。如果說過去的你是我的理想,現在的你就是超乎了我的理想之上」,這才是最最最大的萌點所在!> <



回到出貨失誤事件。(汗)
對於克哉的眼鏡煩惱,御堂的論點是:「你只是害怕承認自己的能力,才找個逃避藉口。因為能力強的人能得到相應的地位,但同時也必須負起相應的責任。」
在這次事件,克哉看到御堂確實敢作敢為、一肩挑起責任的魄力,更因為川出的碎嘴(XD)而知道御堂承擔的不僅是沉重的責任、巨大的工作壓力,還有相同程度的敵意。(你心疼部長了吧克哉!我看得出來!>///<)
如果故事的發展只有工作這一線,克哉對御堂的憧憬、被他認可能力,加上理解他(為保護自己導致)的艱難處境,漸漸深化為愛情其實合情合理。之所以造成錯落及違和,在於平行發展的還有「接待」一線。被狠狠凌虐傷害,偶爾又被莫名溫柔對待,還有那「死也不會讓你逃掉」的狂躁,讓兩個人都陷入混亂。
就像克哉告白時所想的,「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直視他的雙眼,如果一開始就這樣正面的擁抱彼此就好了。那麼也許能更早察覺自己的心情。」

其實呼應工作上的轉折,這一線在「第三次接待」(也就是神奇的前○腺按摩器出來露臉那次 orz)也出現了關鍵的變化。慘兮兮的克哉無暇顧及,御堂凝視他的眼神不一樣了,冷酷嘲弄的成份褪去,留下的是專注和灼熱,慾望也是貨真價實的。更別提隔日清晨御堂等著他睡醒,替他叫了客房早餐,還在克哉衝進浴室的時候自己在那臉紅。(你就是傲嬌界的典範啊御堂部長!>///< [毆飛])
官方小說裡還補完了一個場景。在御堂失去聯絡那十天前的最後一次接待,半夜冷醒的克哉想著離約定期限只剩一個月,以如此變態扭曲的形式維繫關係的兩人,將再無瓜葛,糾結之下順從本心悄悄吻了熟睡的御堂。而第二天兩人是一起在房間吃早餐的喔!「這裡的蛋包很好吃」,克哉說出口後覺得太像小孩子,自己羞怯起來,而晨光中優雅拿著刀叉的御堂只輕聲回答:「是嗎」,然後微微的揚了嘴角。
微微的揚了嘴角。御堂他微笑了啊啊啊啊啊!!

可以說御克線裡道具女王的花樣雖多,但真正的寶物是這兩樣:
1. 蛋包→神秘定情物!
2. Card Key→御堂流終極奧義!

整部遊戲是克哉的視點。在這之間御堂那邊的心情轉變很讓人好奇。

a0046681_143163.jpg
可憐的克哉對自己的心意既混亂又迷惘。


NEXT:其ノ三
[PR]
by aki_yao | 2010-12-17 00:39 | ACG相關

鬼畜眼鏡 其ノ一

1. 關於R-18 BL Game「鬼畜眼鏡」和「鬼畜眼鏡R」
2. 想到哪寫到哪,無條理
3. 以下「克哉」都指Normal克哉
4. 只有御堂x克哉線相關


沉迷鬼畜眼鏡一、兩個月,終於到了不寫一寫覺得快爆炸的程度。
這樣一個Game,為撒必思目的存在很淺很表層的東西當然所在多有,但是很深的部份深到無從想像,水面下的冰山一樣重擊了我。

打從一開始我就萌御堂。──跑完R之後回想從頭,其實無論有戴沒戴眼鏡的佐伯克哉,都在第一次見面時對御堂一目惚れ,即使這幽微的情緒並未被自覺到,而是蛇信一般深深竄入心底刺痛著。
御堂線中,我喜歡御克。
以前我討厭弱受,所以最初對自己的御克傾向總想說是不是哪裡弄錯,但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沉澱已經很能確定,因為克哉並不弱。在克哉的路線裡,一切關卡都在於如何抵抗去使用眼鏡的誘惑。我記得小時候常常有一種妄想,體育課跑五千公尺的前一晚,祈求睡醒後睜開眼睛就是後天,聯考前滾來滾去不想念書,超希望一覺醒來已經穿越到放榜後的八月。反正經歷仍然是自己的,而辛苦的過程成為記憶的時候一點也不算什麼。──對克哉來說,這妄想只要戴上眼鏡立刻就能實現,工作上怎麼都想不出對策的困境,戴了眼鏡的自己都能完美解決。那也還是自己啊,而且是理想的自己。
但克哉沒有選擇用這來逃避。因為御堂對他說:
「只是要你認同自己有能力,就這麼難嗎?」

克哉在數次的接待凌辱中愛上了御堂,最普遍的看法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D=
但就劇情的鋪墊,我不覺得不合理,因為在這同時他們工作上也緊密聯繫。相遇之初克哉就不可能平靜──小學畢業典禮上遭到摯友的欺騙背叛,從而封閉起來終至失落了的、那優越又尖銳到刺傷旁人的自我,如同化身為御堂孝典這個人出現在眼前。明確察覺他對自己的憎厭,高傲、冷淡,但是強烈到移不開目光。被惡意設定了無理的目標數字,被迫羞辱的和御堂展開秘密的扭曲關係,但也正是這個人,在產品會報上無論面對任何質問,都準備了資料侃侃應對,讓克哉不由想著:「御堂先生對人很嚴格,是因為他對自己要求更苛刻。我也想成為這樣的……」
因此當克哉去找他商量眼鏡的煩惱,意外發現自己竟被這樣的御堂認可,比任何人講相同的話都更令克哉振奮。
從川出研究員口中,克哉得知御堂因破格拔升和不假辭色的性格,在公司裡樹敵不少。接著發生了出貨失誤,大隈專務打算把過錯推到克哉身上,御堂明知自己頂頭上司的意圖,卻站出來攬下這事件的責任,還把實情告訴克哉。雖然御堂在工作上本就一板一眼的正直──你表現不佳,會被他毒舌到想死的心都有了,但表現得好他也會給予公正評價;就川出所言,御堂長久以來也一直想對生產體制提出改革,但此時此刻的此舉,無異於直接跟大隈專務對幹。

失去最有力的後台、產品生產線無法確保、眾敵環伺下極可能被趁勢擊垮,知道御堂付出如此大代價的克哉,怎能無動於衷。而御堂要說這麼做沒有出於一絲想保護克哉的念頭,也未免太假。

a0046681_2353316.jpg
蜜豆桑的出場!傲嬌部長你好美又好帥啊啊!>////<(趁亂告白)


NEXT:其ノ二
[PR]
by aki_yao | 2010-12-16 00:34 | ACG相關

惡搞之章!神奇的幽遊視頻

不惡搞的是這個很棒的Trailer。好萊塢等級,飛影酷到爆炸。
來源網站:Pojo's Yu Yu Hakusho news
Yu Yu Hakusho - Saga of The Three Kings .Trailer

自從這個世界有了YouTube之後什麼都找得到了。不過昨天我是在土豆網看了一些神秘的視頻,比如聞名已久的劇場版「夜叉的陰謀」,還有令人懷念的映像白書。以下來做個註記。

/1/ 幽遊白書第一部劇場版:「夜叉的陰謀」


名不虛傳的超爛劇本啊,真的比「炎之絆」還爛好幾倍。唯一可取之處是藏馬帥氣出場,並與飛影以神鵰俠侶之姿攜手作戰──看到敵方有那種飛來飛去的傢伙與枯枝亂長的陷阱,就知道該他們兩個上場了。
不過這個網路版本的神奇之處在於,日文原音與粵語配音同時並存!所以關掉左右其中一個喇叭,就可以選擇看正常版本,或是讓皿屋敷市當場變廟街。藏馬的粵語配音十分驚悚的完全是個成年男人!哇哩咧還我寶塚美聲的藏馬來──!

夜叉的陰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AerHTjexnc/

如果只看藏飛的地方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fCkEM_z1lM/


/2/ 幽遊白書第二部劇場版:「炎之絆」

a0046681_20513271.jpg這是當年就買了海賊盤VCD的,有著令人顫慄的翻譯,諸如幻魔姥姥之類。劇情並非全無可看之處,但熱血友情萬眾一心的主旨已徹底背離富奸的幽遊白書,姑且當它是個大成本大製作的影像同人誌。
但「炎之絆」對幽遊還是有著卓越貢獻,其中出現了妖狐藏馬的昔日同伴黑鵺(くろぬえ),這個外型像魔界搖滾樂手的傢伙立刻被同人界納入系統。(正職是盜賊、副業是玩團?蠻帥的)
尤其飛影寬慰藏馬的一段話太動人了:「過去に心の傷を持たないヤツなどいやしない。そんなヤツがいたら、そいつは薄っぺらなヤツだ。」只有過去不曾有過心傷的人才不需要治癒。但真有這種人的話,那一定是個無情的人。(飛影,Nice告白!)
而這段話在海賊版中被詭異地翻為:「每個人都有傷心的過去,沒有過去的是舊情人。」簡直火上加油,註定讓炎之絆成了「如火炎般熾熱燃燒的戀情之羈絆」。總之飛影這小子很上道,知道活的再好也拚不過死了的(請參考吉村明美「薔薇之戀」的芹與百合),話不多說,讓藏馬自己想開了就好。
其他:【1】飛影久違的「邪眼全開」,在原作首次登台後就棄之不用的很醜的招數本片又拿來使用,以後拜託也別再用了,皮膚還變成綠色的。【2】緒方惠美在原聲帶唱的 Nightmare,是藏馬的歌裡我唯一會聽的。同樣是從BGM改編成歌,緒方這首比其他三人的好多了。


/3/ 映像白書

最有價值之處可能是飛影在「夢夢白書」裡搞笑?還有大百科裡有幽助的拉麵攤。翻譯依舊令人抓狂,悲淚石?蛇眼?比影?(もしもし、これはいったいだれだ?)
要說夢是潛意識的反映,那幽助這個單細胞生物的深層心理還蠻費解的。千葉繁的劇本裡飛影總是很kuso(參見廣播劇等等),強烈懷疑他替桑原配音太入戲,把對飛影的報復心態給帶到戲外。

映像白書—聲優訪談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3GAgYjTJkY/

映像白書—夢夢白書2(藏馬、飛影課長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En20lxXAKwU/

映像白書—夢夢白書4(飛影賣報紙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athrs9VWQx8/?frompap

好萌的表情(汗)。飛影都用這種臉去推銷的話,
南野家可能訂了十年的極樂日報,南野媽有用不完的烏賊化妝水.....

映像白書—夢夢白書3(迷彩服之章)
http://mymedia.blog.yam.com/m/1053646

映像白書—飛影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65quh-3iDw/

映像白書—藏馬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ffla2BTu2c/?frompap

片頭片尾大百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XSOOrBTiEQ/


/4/ 其他

風格奇特的幽遊MV(但剪得還真不錯)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ssjfrTpvTU/

藏飛MV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KbMNnsOS4s/

Dark Side Stories MV-妖狐藏馬 vs.飛影
http://mymedia.blog.yam.com/m/862476
[PR]
by aki_yao | 2007-04-21 19:36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2-2

白:軀的能力和她的個性之間的關聯很難解釋。

Aki:我覺得動畫裡那個「右手能切裂空間」的設定很奇怪,所以直接忽略。不過軀的能力有個很有趣之處,也是讓我會喜歡她的地方,就在於她是個おんな。動畫裡飛影這樣講她的時候當然很欠扁,飛影的意思說「妳就是個女人,所以才會有那種放不下的娘娘腔的執念」,這死孩子,活該肚子被軀打個洞。
漫畫原作裡提到軀的強弱完全取決於她的精神狀態,所以在那麼平和的魔界比武大會中她的戰力發揮不到一半,還有說軀每年總會有一段時期陷入極度憂鬱狀態,其實這些都影射了女性的生理週期或是情緒化,但對我來說這樣的女性化特質非常迷人,是軀最大的魅力所在。

※※※※※※※※※※※※※※※※※※※※※※※※※※※※※※※※※※※※※

白:藏馬,當他的心思非常無法掩飾的表露時,我就覺得真是太可憐了。我會覺得藏馬就像是一個,跟所有人同步率最高的一個人吧。這也算是一種很有魅力的能力,而且也是很極端的能力。就好像妳會避開看幽飛或幽藏,當我們有自己的思想系統時,是會避開別人的系統的,因為不想被別的解釋滲透或是污染。而我想藏馬是一個相反的人,他的思考運作相反於一般正常人會選擇的方式。意思就是說,你避開別人的解釋其實是避免自己混亂,藏馬的能力卻是這種動作的一整個相反。

Aki:所以妳有興趣他接納、跟別人的心思產生交流的作用?

白:怎麼作用暫且不論,我是對於這整個邏輯和一般人完全不同很有興趣,去設想這是個怎樣的情形。我看到黃泉說讓你看害我失明的妖怪,藏馬流冷汗,然後黃泉說你的心跳速變快了,這種時候我會覺得非常殘忍,真是非常殘忍的一刻,然後我想解釋為什麼我這樣覺得。
另一點是為什麼我們會對於藏馬被騙感到痛心,就是他被裏浦島騙,或是別人知道他的弱點是什麼,或者像他在擂台上總想先看穿別人再決定戰法,被飛影說「這真是你的壞毛病」。我們觀看時的心理反應很有趣。藏馬真的讓人在心情上很難放下,就是你覺得很難不管他,他的思慮非常的纖細,或者他在擂台上是一種很受虐式的美感,我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件事情。當然每個人都有虐人和受虐的一面,這個我是接受的,不一定要用精神分析來說。

Aki:所以飛藏派要讓飛影來保護他啊。(XD)

白:啊啊啊,是嗎?

Aki:因為藏馬雖然有很強之處,但也有本質上很弱的部份,像是人類的身體,或是妳說的那些時刻他心靈顯得特別脆弱。我們看的時候都有這種感覺了,那飛影站在場邊一次又一次看他打得血淋淋,心中吶喊「你為什麼總是這樣?到底在猶豫什麼?真是壞毛病!」,覺得實在放不下他,湧現想要保護他的念頭,不也很合理嗎。

白:那我可能要投向飛藏那邊了。

Aki:耶? Σ( ̄□ ̄;)

白:妳並不同意飛藏的解釋?

Aki:倒也不是,對藏飛或飛藏我不是那麼絕對,他們並不是一強一弱非常明顯的配對,而是在不同方面互有強弱,在我心中飛影當然也不是完全被吃死死的萬年受。當藏馬顯得脆弱的時候飛影去保護他,我覺得也不錯啊。黃泉那一幕藏馬第一次落到下風,之前就算在擂台上跟鴉苦戰,或是完全打不過仙水,這都無損於他的精神層面,但黃泉讓藏馬看那個刺客妖怪,用這個來對付他時,他真的第一次吃癟了。

白:沒辦法啊,人家過去跟你有過一段恩怨,一千年來又一直在思考你的事。當藏馬收到黃泉邀他到魔界的傳言,心裡想著不能不去的時候就已經輸一截了,那已經不是他能決定去或不去的狀態。

Aki:所以藏馬從那邊開始就一路挨打,還好最後還是擺了黃泉一道,報到仇。

白:黃泉也是出於愛他啊。

Aki:哇!什麼鬼!我不接受黃藏!

白:黃泉單戀的話我可以接受啊。

Aki:這倒是,大家都這麼覺得,黃泉超死心眼。(XD)不過那個愛可以解釋為BL的愛,也可以說黃泉心中就是存在一個跨越不過的妖狐藏馬,即使他妖力已經遠遠高於藏馬幾倍,跟雷禪、軀三分天下,但永遠都有那麼一個無法超越的身影在前方。就算他把藏馬找來,用過去的事對付他,或用母親威脅他,也是出於對那個心中障礙的反動。事實上到最後他也沒法對藏馬怎樣,藏馬和時雨對戰前,他還去問藏馬真的是寧死也要背叛他?

白:然後藏馬就像個負心漢一樣無法為自己辯解什麼。(笑)那一段我也覺得是藏馬整個人非常透明的時候。

Aki:黃泉很耿耿於懷藏馬是不是捨棄了妖狐時期的自己,害怕藏馬已經走到不知何處,只剩自己還停留在千年前的過去,不過藏馬回答說我不會捨棄任何東西,這邊也滿感人的。
[PR]
by aki_yao | 2007-04-01 17:26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2-1

小白
O型金牛座。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碩士生,
近日發現幽遊文本與論文具有微量同步能量,
因而著力用以演練操作Bourdieu理論。
其階段,大概差一點就足以畢業的程度。

Aki
O型雙魚座。幽遊Fan歷、同人女歷十年左右,
Fanfic「飛影」作者。正在人界某處生活,
等待和魔界連接的洞穴打開。


※※※※※※※※※※※※※※※※※※※※※※※※※※※※※※※※※※※※※

Aki:我並不是在幽遊當紅的時候看的,那時候我看「灌籃高手」,差不多同期,高中,當時覺得討厭擂台賽所以排斥幽遊。後來到大學,有天深夜在中視看到播藏馬對海藤那一戰,覺得實在太讚,就繼續看下去,沒多久就乾脆把整套原作漫畫弄來看。
我在想我最喜歡飛影,也許就因為我是在出完之後一口氣看的,跟著連載看的人可能在前面就先喜歡了藏馬吧?魔界篇「各自的一年」是個關鍵,當我看到像飛影這麼強悍的人竟然重複做一樣的夢,當下的感覺很奇特。那個夢,冰河之國的夢……假設飛影整個人是個結界,看到那個夢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可以進入他的空隙出現了。

白:那藏馬呢?

Aki:相對的藏馬好像空隙處處,但就是找不到能夠切入的地方。

白:所以這才解釋了為什麼妳要用飛影去寫藏馬。

Aki:我覺得藏馬很美,有一種極上的美感,但心理上還是跟飛影比較接近吧,因為飛影是我能解釋的人,而藏馬就是像夢的存在,很美,很縹緲,很遙遠。而且藏馬有一段很長的過去是個謎團,雖然不見得非去解釋不可,但多少造成一個距離。或者這麼說,我可以去揣想當飛影喊著雪菜的名字醒過來時,他是做了什麼樣的夢?可是對於藏馬會做什麼樣的夢卻完全沒線索。
上次妳問說「為什麼就是藏馬和飛影」,其實我的答案寫在小說裡。對飛影來說軀是另一個自己,但藏馬卻是夢啊,所以是藏馬而不是軀。藏馬是飛影的夢。就飛影那個飄泊的人生而言……(笑)

白:沒錯啊,他就是爛命一條嘛。我之前看 Mauss 的理論真的很棒,就是人類學一個經典,講禮物和交換,比如說兩個人如果互相防備的話,那你送他一個禮物,他一定還你一個等值的。其中有一段大意是,如果你毫不在意的殺戮,那麼你的命也是隨時等著被人取走。我就是藉此強化了我對飛影的解釋,太有道理了。(笑)對!我去看那個就是為了鞏固我的論點,然後最近看李維史陀,就更想解釋這個故事。

Aki:所以最近很野性是嗎。(XD)那樣解釋飛影飄泊的前半生是很貼切,所以藏馬的出現是一個轉捩點,藏馬應該是他生命中第一次遭遇的一個美好的存在。一切美好的集合體。飛影和軀是相似,但飛影對藏馬是憧憬,藏馬在他來說有那種水中月、鏡中花的意味,有「想要得到」的感覺才成其為愛情。

白:糟了,我越來越跟妳的解釋同步了。

Aki:又成功吸收了一枚。(A_A)但反過來也必須解釋藏馬如何被飛影吸引。我能夠提出的解釋是,飛影是無法掌握的靈魂,這是藏馬的夢。他們互相為夢。藏馬被人界的生活束縛,家人親情的羈絆,雖然是他自己選擇的,但身體深處一定還流動著魔界的血液,所以飛影那種自由的生存方式、不受拘束的靈魂會令他嚮往。

白:嗯,妳的作品裡有關於這個的小小暗示。妳覺得妳還有可能寫新的同人誌嗎?

Aki:很難吧。那篇小說有點像是我跟幽遊白書、跟富奸做的一個了斷,我等於把自己對幽遊的整個詮釋都放進去了,只是選擇以飛影的視角為中心。那時候寫的目的就是這樣,而且寫完後對幽遊也的確漸漸淡出,雖然也不是刻意的。

白:我知道,就是說妳的詮釋已經達成了,這個詮釋已經經過妳的各種選擇。就好像我的分析已經有個定論,問題只在因為學術的需要必須把整個過程展開,以及讓別人能夠了解,但我的結論已經在某處了。
[PR]
by aki_yao | 2007-04-01 17:23 | ACG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