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ACG相關( 9 )

惡搞之章!神奇的幽遊視頻

不惡搞的是這個很棒的Trailer。好萊塢等級,飛影酷到爆炸。
來源網站:Pojo's Yu Yu Hakusho news
Yu Yu Hakusho - Saga of The Three Kings .Trailer

自從這個世界有了YouTube之後什麼都找得到了。不過昨天我是在土豆網看了一些神秘的視頻,比如聞名已久的劇場版「夜叉的陰謀」,還有令人懷念的映像白書。以下來做個註記。

/1/ 幽遊白書第一部劇場版:「夜叉的陰謀」


名不虛傳的超爛劇本啊,真的比「炎之絆」還爛好幾倍。唯一可取之處是藏馬帥氣出場,並與飛影以神鵰俠侶之姿攜手作戰──看到敵方有那種飛來飛去的傢伙與枯枝亂長的陷阱,就知道該他們兩個上場了。
不過這個網路版本的神奇之處在於,日文原音與粵語配音同時並存!所以關掉左右其中一個喇叭,就可以選擇看正常版本,或是讓皿屋敷市當場變廟街。藏馬的粵語配音十分驚悚的完全是個成年男人!哇哩咧還我寶塚美聲的藏馬來──!

夜叉的陰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AerHTjexnc/

如果只看藏飛的地方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fCkEM_z1lM/


/2/ 幽遊白書第二部劇場版:「炎之絆」

a0046681_20513271.jpg這是當年就買了海賊盤VCD的,有著令人顫慄的翻譯,諸如幻魔姥姥之類。劇情並非全無可看之處,但熱血友情萬眾一心的主旨已徹底背離富奸的幽遊白書,姑且當它是個大成本大製作的影像同人誌。
但「炎之絆」對幽遊還是有著卓越貢獻,其中出現了妖狐藏馬的昔日同伴黑鵺(くろぬえ),這個外型像魔界搖滾樂手的傢伙立刻被同人界納入系統。(正職是盜賊、副業是玩團?蠻帥的)
尤其飛影寬慰藏馬的一段話太動人了:「過去に心の傷を持たないヤツなどいやしない。そんなヤツがいたら、そいつは薄っぺらなヤツだ。」只有過去不曾有過心傷的人才不需要治癒。但真有這種人的話,那一定是個無情的人。(飛影,Nice告白!)
而這段話在海賊版中被詭異地翻為:「每個人都有傷心的過去,沒有過去的是舊情人。」簡直火上加油,註定讓炎之絆成了「如火炎般熾熱燃燒的戀情之羈絆」。總之飛影這小子很上道,知道活的再好也拚不過死了的(請參考吉村明美「薔薇之戀」的芹與百合),話不多說,讓藏馬自己想開了就好。
其他:【1】飛影久違的「邪眼全開」,在原作首次登台後就棄之不用的很醜的招數本片又拿來使用,以後拜託也別再用了,皮膚還變成綠色的。【2】緒方惠美在原聲帶唱的 Nightmare,是藏馬的歌裡我唯一會聽的。同樣是從BGM改編成歌,緒方這首比其他三人的好多了。


/3/ 映像白書

最有價值之處可能是飛影在「夢夢白書」裡搞笑?還有大百科裡有幽助的拉麵攤。翻譯依舊令人抓狂,悲淚石?蛇眼?比影?(もしもし、これはいったいだれだ?)
要說夢是潛意識的反映,那幽助這個單細胞生物的深層心理還蠻費解的。千葉繁的劇本裡飛影總是很kuso(參見廣播劇等等),強烈懷疑他替桑原配音太入戲,把對飛影的報復心態給帶到戲外。

映像白書—聲優訪談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3GAgYjTJkY/

映像白書—夢夢白書2(藏馬、飛影課長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En20lxXAKwU/

映像白書—夢夢白書4(飛影賣報紙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athrs9VWQx8/?frompap

好萌的表情(汗)。飛影都用這種臉去推銷的話,
南野家可能訂了十年的極樂日報,南野媽有用不完的烏賊化妝水.....

映像白書—夢夢白書3(迷彩服之章)
http://mymedia.blog.yam.com/m/1053646

映像白書—飛影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65quh-3iDw/

映像白書—藏馬之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ffla2BTu2c/?frompap

片頭片尾大百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XSOOrBTiEQ/


/4/ 其他

風格奇特的幽遊MV(但剪得還真不錯)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ssjfrTpvTU/

藏飛MV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KbMNnsOS4s/

Dark Side Stories MV-妖狐藏馬 vs.飛影
http://mymedia.blog.yam.com/m/862476
[PR]
by aki_yao | 2007-04-21 19:36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2-2

白:軀的能力和她的個性之間的關聯很難解釋。

Aki:我覺得動畫裡那個「右手能切裂空間」的設定很奇怪,所以直接忽略。不過軀的能力有個很有趣之處,也是讓我會喜歡她的地方,就在於她是個おんな。動畫裡飛影這樣講她的時候當然很欠扁,飛影的意思說「妳就是個女人,所以才會有那種放不下的娘娘腔的執念」,這死孩子,活該肚子被軀打個洞。
漫畫原作裡提到軀的強弱完全取決於她的精神狀態,所以在那麼平和的魔界比武大會中她的戰力發揮不到一半,還有說軀每年總會有一段時期陷入極度憂鬱狀態,其實這些都影射了女性的生理週期或是情緒化,但對我來說這樣的女性化特質非常迷人,是軀最大的魅力所在。

※※※※※※※※※※※※※※※※※※※※※※※※※※※※※※※※※※※※※

白:藏馬,當他的心思非常無法掩飾的表露時,我就覺得真是太可憐了。我會覺得藏馬就像是一個,跟所有人同步率最高的一個人吧。這也算是一種很有魅力的能力,而且也是很極端的能力。就好像妳會避開看幽飛或幽藏,當我們有自己的思想系統時,是會避開別人的系統的,因為不想被別的解釋滲透或是污染。而我想藏馬是一個相反的人,他的思考運作相反於一般正常人會選擇的方式。意思就是說,你避開別人的解釋其實是避免自己混亂,藏馬的能力卻是這種動作的一整個相反。

Aki:所以妳有興趣他接納、跟別人的心思產生交流的作用?

白:怎麼作用暫且不論,我是對於這整個邏輯和一般人完全不同很有興趣,去設想這是個怎樣的情形。我看到黃泉說讓你看害我失明的妖怪,藏馬流冷汗,然後黃泉說你的心跳速變快了,這種時候我會覺得非常殘忍,真是非常殘忍的一刻,然後我想解釋為什麼我這樣覺得。
另一點是為什麼我們會對於藏馬被騙感到痛心,就是他被裏浦島騙,或是別人知道他的弱點是什麼,或者像他在擂台上總想先看穿別人再決定戰法,被飛影說「這真是你的壞毛病」。我們觀看時的心理反應很有趣。藏馬真的讓人在心情上很難放下,就是你覺得很難不管他,他的思慮非常的纖細,或者他在擂台上是一種很受虐式的美感,我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件事情。當然每個人都有虐人和受虐的一面,這個我是接受的,不一定要用精神分析來說。

Aki:所以飛藏派要讓飛影來保護他啊。(XD)

白:啊啊啊,是嗎?

Aki:因為藏馬雖然有很強之處,但也有本質上很弱的部份,像是人類的身體,或是妳說的那些時刻他心靈顯得特別脆弱。我們看的時候都有這種感覺了,那飛影站在場邊一次又一次看他打得血淋淋,心中吶喊「你為什麼總是這樣?到底在猶豫什麼?真是壞毛病!」,覺得實在放不下他,湧現想要保護他的念頭,不也很合理嗎。

白:那我可能要投向飛藏那邊了。

Aki:耶? Σ( ̄□ ̄;)

白:妳並不同意飛藏的解釋?

Aki:倒也不是,對藏飛或飛藏我不是那麼絕對,他們並不是一強一弱非常明顯的配對,而是在不同方面互有強弱,在我心中飛影當然也不是完全被吃死死的萬年受。當藏馬顯得脆弱的時候飛影去保護他,我覺得也不錯啊。黃泉那一幕藏馬第一次落到下風,之前就算在擂台上跟鴉苦戰,或是完全打不過仙水,這都無損於他的精神層面,但黃泉讓藏馬看那個刺客妖怪,用這個來對付他時,他真的第一次吃癟了。

白:沒辦法啊,人家過去跟你有過一段恩怨,一千年來又一直在思考你的事。當藏馬收到黃泉邀他到魔界的傳言,心裡想著不能不去的時候就已經輸一截了,那已經不是他能決定去或不去的狀態。

Aki:所以藏馬從那邊開始就一路挨打,還好最後還是擺了黃泉一道,報到仇。

白:黃泉也是出於愛他啊。

Aki:哇!什麼鬼!我不接受黃藏!

白:黃泉單戀的話我可以接受啊。

Aki:這倒是,大家都這麼覺得,黃泉超死心眼。(XD)不過那個愛可以解釋為BL的愛,也可以說黃泉心中就是存在一個跨越不過的妖狐藏馬,即使他妖力已經遠遠高於藏馬幾倍,跟雷禪、軀三分天下,但永遠都有那麼一個無法超越的身影在前方。就算他把藏馬找來,用過去的事對付他,或用母親威脅他,也是出於對那個心中障礙的反動。事實上到最後他也沒法對藏馬怎樣,藏馬和時雨對戰前,他還去問藏馬真的是寧死也要背叛他?

白:然後藏馬就像個負心漢一樣無法為自己辯解什麼。(笑)那一段我也覺得是藏馬整個人非常透明的時候。

Aki:黃泉很耿耿於懷藏馬是不是捨棄了妖狐時期的自己,害怕藏馬已經走到不知何處,只剩自己還停留在千年前的過去,不過藏馬回答說我不會捨棄任何東西,這邊也滿感人的。
[PR]
by aki_yao | 2007-04-01 17:26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2-1

小白
O型金牛座。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碩士生,
近日發現幽遊文本與論文具有微量同步能量,
因而著力用以演練操作Bourdieu理論。
其階段,大概差一點就足以畢業的程度。

Aki
O型雙魚座。幽遊Fan歷、同人女歷十年左右,
Fanfic「飛影」作者。正在人界某處生活,
等待和魔界連接的洞穴打開。


※※※※※※※※※※※※※※※※※※※※※※※※※※※※※※※※※※※※※

Aki:我並不是在幽遊當紅的時候看的,那時候我看「灌籃高手」,差不多同期,高中,當時覺得討厭擂台賽所以排斥幽遊。後來到大學,有天深夜在中視看到播藏馬對海藤那一戰,覺得實在太讚,就繼續看下去,沒多久就乾脆把整套原作漫畫弄來看。
我在想我最喜歡飛影,也許就因為我是在出完之後一口氣看的,跟著連載看的人可能在前面就先喜歡了藏馬吧?魔界篇「各自的一年」是個關鍵,當我看到像飛影這麼強悍的人竟然重複做一樣的夢,當下的感覺很奇特。那個夢,冰河之國的夢……假設飛影整個人是個結界,看到那個夢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可以進入他的空隙出現了。

白:那藏馬呢?

Aki:相對的藏馬好像空隙處處,但就是找不到能夠切入的地方。

白:所以這才解釋了為什麼妳要用飛影去寫藏馬。

Aki:我覺得藏馬很美,有一種極上的美感,但心理上還是跟飛影比較接近吧,因為飛影是我能解釋的人,而藏馬就是像夢的存在,很美,很縹緲,很遙遠。而且藏馬有一段很長的過去是個謎團,雖然不見得非去解釋不可,但多少造成一個距離。或者這麼說,我可以去揣想當飛影喊著雪菜的名字醒過來時,他是做了什麼樣的夢?可是對於藏馬會做什麼樣的夢卻完全沒線索。
上次妳問說「為什麼就是藏馬和飛影」,其實我的答案寫在小說裡。對飛影來說軀是另一個自己,但藏馬卻是夢啊,所以是藏馬而不是軀。藏馬是飛影的夢。就飛影那個飄泊的人生而言……(笑)

白:沒錯啊,他就是爛命一條嘛。我之前看 Mauss 的理論真的很棒,就是人類學一個經典,講禮物和交換,比如說兩個人如果互相防備的話,那你送他一個禮物,他一定還你一個等值的。其中有一段大意是,如果你毫不在意的殺戮,那麼你的命也是隨時等著被人取走。我就是藉此強化了我對飛影的解釋,太有道理了。(笑)對!我去看那個就是為了鞏固我的論點,然後最近看李維史陀,就更想解釋這個故事。

Aki:所以最近很野性是嗎。(XD)那樣解釋飛影飄泊的前半生是很貼切,所以藏馬的出現是一個轉捩點,藏馬應該是他生命中第一次遭遇的一個美好的存在。一切美好的集合體。飛影和軀是相似,但飛影對藏馬是憧憬,藏馬在他來說有那種水中月、鏡中花的意味,有「想要得到」的感覺才成其為愛情。

白:糟了,我越來越跟妳的解釋同步了。

Aki:又成功吸收了一枚。(A_A)但反過來也必須解釋藏馬如何被飛影吸引。我能夠提出的解釋是,飛影是無法掌握的靈魂,這是藏馬的夢。他們互相為夢。藏馬被人界的生活束縛,家人親情的羈絆,雖然是他自己選擇的,但身體深處一定還流動著魔界的血液,所以飛影那種自由的生存方式、不受拘束的靈魂會令他嚮往。

白:嗯,妳的作品裡有關於這個的小小暗示。妳覺得妳還有可能寫新的同人誌嗎?

Aki:很難吧。那篇小說有點像是我跟幽遊白書、跟富奸做的一個了斷,我等於把自己對幽遊的整個詮釋都放進去了,只是選擇以飛影的視角為中心。那時候寫的目的就是這樣,而且寫完後對幽遊也的確漸漸淡出,雖然也不是刻意的。

白:我知道,就是說妳的詮釋已經達成了,這個詮釋已經經過妳的各種選擇。就好像我的分析已經有個定論,問題只在因為學術的需要必須把整個過程展開,以及讓別人能夠了解,但我的結論已經在某處了。
[PR]
by aki_yao | 2007-04-01 17:23 | ACG相關

幕間



白:果然只有心中迷惑才會變強啊!還有失眠。
(按:飛影名曲「口笛が聞こえる」歌詞:不懂得不眠之夜是什麼滋味的人,無法變強,這是魔界生存的露露〔ルール,Rule〕。)

Aki:……這樣的話,那妳早就強到變成魔王了。(汗)
[PR]
by aki_yao | 2007-04-01 17:20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1-4

白:我不會認為飛影和軀是戀人關係。因為我覺得那個關係裡並不是……或者說如果配對反應的是讀者心中理想的感情關係──這樣講或許比較客觀,那我就是不喜歡那種狀態吧。什麼輪到你來看我的意識,我覺得那好做作。(笑)

AKI:哈,軀是女王嘛。我「容許」你來接觸我的意識。

白:那是因為軀先看到飛影的意識啊,並不是兩人同時的了解。同人所謂「誰 x 誰」應該是大家各自的理想情感吧,應該是在投射這個東西,所以他們的關係不合我的想法的話,我就不會認同他們的配對。
看到那一段的時候我就覺得,是啦,軀好像是個美人啦,不過我認為這整個過程都比較刻意。我拿到你的冰淚石所以我了解你,那是因為石子在你不知道、不願意的時候落到我手上啊,然後我用了我的方式找到你,還安排了你跟時雨的了斷,也利用了你和雪菜已經告一段落這件事,把你換成了忠貞的戰士,我覺得我不喜歡這個交換。在我看來這是個交換,在你其他事情都 Ending 可以死掉的時候,我說你不要死,但那不是你本來應該的發展。我會這麼覺得。所以看到那邊我就下定決心……

AKI:決定支持藏飛嗎?

白:什麼鬼!(笑)其實我有點被妳說服,我同意妳那些說法,比如藏馬想清楚了他就一定會做,我也覺得藏馬好像是這樣的人,這種感覺吧。而且飛影到底要什麼呢?

AKI:飛影可能從來沒有找到真正要的東西。他要找冰河之國,但找到之後也不想復仇;找妹妹,找到了也不想認她;找冰淚石,結果軀拿給他他說沾了妳的胃液我不要了。他每找到一樣設定的生存目標,就發現那並不是他最終要找的。

白:飛影到魔界之前把一切都 Over 掉,我本來的解釋是他已經進入那個位置,但這中間又卡了一個死掉,以及人家拿出冰淚石又把他救活,所以也可以說是之前的架構已經不再能束縛他了。以前他是冰河之國的忌子,又是盜賊,雖然是被這兩個系統排除,但被排出去他仍然是這個系統的一個項,不在系統裡的那個項。他解決了這些事情,表示他真正脫離了系統的羈絆,所以無可無不可的進入了軀的系統。因為軀用一個方法,用一個很不自然的方法……(笑)

AKI:妳反對強勢的愛情手段嗎?XD

白:我只是討厭不自然的手段。(笑)我接受雪菜、淚,或幻海那種偷偷放入一個感情砝碼的方式,但我認為那跟軀的方式是不一樣的。她拿到飛影的冰淚石也是不小心的啊,別人進貢!為什麼要進貢給她,這一切都很不自然。

AKI:就說她是女王咩。

白:對,所以她的一切資源就因為她是女王。我不喜歡這樣。不氣味。說不定我也會投身到藏飛的陣營,不曉得,因為我還沒看到藏馬的部份。我覺得藏飛還是一個有趣的解釋的目標。

AKI:是說想要來拆解看看嗎?會不會結果妳也變成同人女,搞不好到時候支持幽飛的就是妳。(爆)
[PR]
by aki_yao | 2007-03-27 10:41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1-3

白:妳應該會喜歡Cerdeau。他說的就是時間在不同的科學裡不停的被化約,但閱讀這件事上就是不能把時間移走。時間、回憶、夢。他說的是時間,但我立刻想到飛影的夢(按:魔界篇「各自的一年」.飛影),那些不停插進來的敘事感覺是很美的。
但他也很明確的說明,這些不會單獨存在,你把回憶或夢插進某個時間點,經過這個Operation 你回到的 Place 已經不同,但這個回憶並不能單獨存在,他只能跟著聯想一起進來這個時間點。飛影可以在樹上做冰河之國的夢,但今天他不是在樹上而是在戰場上做了這個夢,醒來,效果完全不同。飛影實在太可愛了。

AKI:飛影超可愛!>o<

白:會不會看了藏馬的故事後,我沒辦法發展一個藏馬的系統呢?

AKI:有可能。妳怎麼可以看一個片段就想發展人家的系統(XD)。藏馬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人,其實我一直不是那麼了解藏馬,因為他的轉變是相當極端的,而且這兩個極端點還並存在南野秀一身上。他對付敵人可以冷酷到一個境界,幽遊四個人裡大概只有他能徹底解決戶愚呂兄,讓他求死不得;但他又是一個最心軟,很容易因為人類的感情那種依存關係被人抓到弱點,黃泉就是用他的家人來威脅他。

白:我有靈感了。妳剛才說的都不斷表示藏馬身上有兩個極端的東西。那妳知道反社會跟社會的關係是什麼嗎?

AKI:兩個極端嗎?

白:對!所以藏馬是那個連結。

AKI:啊,他是一個高材生,而且在人類社會生存得很好。

白:而且妳剛才講到飛影會進入這個四人小組,是因為藏馬。所以他就是讓兩個極端連接在一起的人。反社會和社會其實一直相互作用。藏馬的智慧,所謂智慧是,如果你不知道現實的話你不會擁有智慧,現實的系統必然在你心中你才能去對應它,問題只在於你怎麼進去系統並高於所有人,去預測它。他又是南野秀一又是妖狐藏馬,這兩個是相對的;而飛影不是,他不論是忌子或盜賊,都是一個被排除的項,不對等的交換,一邊是他取一邊是他整個被排除出去。


藏飛 vs.飛藏

AKI:我個人是藏飛,但對我來說攻受關係不純然在床上誰主動,而是看整段感情關係裡誰是能夠推動的那一個。我覺得不太可能是飛影,就以他對雪菜表露情感的壓抑,他就算和藏馬互有好感也不會主動去推進關係。我看過飛藏派的論點說藏馬是千年妖狐,感情閱歷非常豐富,沒可能那麼簡單被飛影這種小鬼煞到……

白:(狂笑)

AKI:很過份對不對,人家又不是狐仙!(笑)

白:霞海城隍廟……(啊,稻荷神社啦)

AKI:另外是說藏馬是個理性壓過感情的人,而愛情的發生是需要一點不計後果的衝動,像藏馬這麼「工於心計」的傢伙是很難一頭栽進去的。但我的看法是,光從藏馬對他母親志保利的感情就推翻了這點,在人界他已經體認到感情的概念,對他來說也是個很大的轉變。我覺得藏馬如果察覺到他對飛影的感情,一開始他一定會花很多時間去釐清自己的想法吧,但是當他想清楚之後他就會去採取行動,得到他想要的,我覺得藏馬是這樣的個性。
[PR]
by aki_yao | 2007-03-26 01:21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1-2

藏馬和飛影之間,有什麼新的想法?

AKI:很多人覺得飛影和軀是一個官方配對,我看富奸他也是這個意圖,但同人女當然有自己反抗的方式。

白:因為愛情本來就是反抗於熱血、友情、勝利。

AKI:軀和飛影,我剛才說了他們就是一個鏡像,那種關係與其說超越了朋友、是知己,不如說就是彼此,但那不會是愛情,你如何愛上另一個自己呢?但是他們一定很喜歡對方毋庸置疑。作為藏飛迷但我很喜歡軀這個角色,飛影為軀做很多事,比如待在她身邊、打開她的心結,我會很高興。

白:我不喜歡,所以我不支持這個配對。(笑)我不希望飛影進入任何系統。就是說這個故事的開頭是邊緣人,我希望到結束他還是邊緣人,除非我已經三十五歲,有教職。因為,你會被邊緣人吸引就表示你一定還是個邊緣人,如果他進入了系統而你沒有,那不是覺得被拋棄了嗎。

AKI:但他們的主從關係其實在幽助提議武鬥大會後就結束了,軀解散了國家恢復個人身份,所以飛影為軀做任何事情是出於他的意願。我會很高興他做這些是因為,他開始喜歡跟自己很相似的軀,代表他也開始喜歡自己,他們的彼此相惜、關心投射的是自我接納。至於愛情我覺得要有一點互補成份,藏馬和飛影之間就有。
藏馬和飛影在原作中就有點曖昧,也所以成為主流配對。在軀出現之前,藏馬是唯一最了解飛影的人,飛影的行為幾乎都由他來詮釋,在四人小組裡頭很明顯幽助和桑原是一組、藏飛是一組,藏馬可以說是他們的中介,因為飛影不喜歡自我表達,所以常常是藏馬向幽桑解釋飛影他其實是怎樣怎樣,或者他去拐飛影「我們幫幽助某某任務」之類的。

白:真可憐,像小班長一樣。

AKI:並不可憐,因為飛影都很聽話的受欺壓(XD),他唯獨對藏馬沒辦法。飛影算是游離在人界的邊緣人,他當然也不願意聽靈界的命令,這時藏馬就扮演把他拐來的角色。所以飛影雖然表面上不願意但還是參與了每一次的行動。反過來說飛影也非常了解藏馬,在暗黑武術會中他們兩個就一搭一唱的,反正其中一個在場上打另一個就在場邊解說。飛影也告訴桑原「我最初之所以跟藏馬聯手,是因為我不想與他為敵」,他對藏馬的實力非常清楚。

白:我懂我懂,這是一個很難破除的連結,而且隨著時間前進,這個連結在每一次戰鬥的過程中都繼續加深。

AKI:飛影和藏馬是最先認識的,因為一次誤會的交手,後來聯手去盜靈界秘寶被幽助通緝。但是在那個時間點上藏馬背叛了飛影,因為幽助之前幫了藏馬,後來藏馬還他人情,在飛影要砍進幽助肚子的時候藏馬替他擋了那一刀,讓飛影氣到爆炸。

白:所以砍到他肚子上嗎?

AKI:就刺到腹部啊。

白:刺到藏馬的腹部嗎?

AKI:反正妖怪嘛死不了……等一下,妳在想什麼啊?

白:一定有我告訴妳,要解釋愛情的話這些都要放進來看。

AKI:是說我給你一劍然後就……救命啊好色!好啦,反正飛影被幽助打敗了,雖然他那時妖力高於幽助很多。當然這裡也包含富奸設定不周延的問題,可能當時飛影是打算用過即丟的角色,沒想到後來又回鍋,所以大家覺得這個飛影和後來出現的飛影存在很大的斷裂,這個飛影很卑劣、話又多,後來的飛影就是有原則的惡,然後很酷。當設定有縫隙的時候就讓大家有很多可以發揮的空間,像是「飛影妖力高於幽助,不可能沒發現靈丸從背後反彈回來,所以會輸是因為氣昏頭」,氣昏的原因就是被藏馬背叛了。總之他們兩個存在這種非常了解、彼此互有背叛……

白:哪裡互有背叛?飛影有背叛藏馬嗎?

AKI:嗯,沒有,所以是藏馬不好。反正這個關係在後來的戰鬥中不斷深化。另外我想談的是妖怪之間被吸引,「很強」或是某種認同,恐怕還比性別來得更優先,在這漫畫裡例子滿多的,比如樹對仙水、鴉對藏馬。所以藏馬和飛影如果互相有此情愫,其實不存在什麼禁忌需要跨越的問題。
(按:曾經聽過這樣的說法:「軀是女人所以是戀人,藏馬是男人所以是朋友。」如果他們的差別僅只在於性別不能說服我。)

白:可是妳解釋的都是「他們不是不可能在一起」,但隱藏的問題是「為什麼他們是」?妳知道愛情是一種排他性的東西,不可替換的位置。他們的心靈相通,或者他們的性別不是阻礙,這些都可以成立,但為什麼「就是」藏馬和飛影?
當然妳的意圖或許就在表述「可以是」,就像有人可以認為黃泉和藏馬是,我也不會去說那個不可以,這是確實的,這就表示妳意識到原作的位置,以及妳只是無數的閱讀者之一。

AKI:但玩同人誌一定要意識到自己的這個位置,不然就會太瘋狂了。

白:我知道,同人的人接受這個位置我很同意,因為那是他們溝通的必要性,我們都是FANS,我們都意識到我們共存在這個文本之前,同人圈是一個社群,如果你把其他人都排除了那就不是一個社群了,這個社群要繼續存在,所以我接受你的看法,你也不能說我這個看法不行。但另一個問題是妳有妳相信的事,不但是藏馬和飛影,而且是藏馬在前面(藏x飛)。

AKI:這個愛情的排他性你很難去解釋是因為,它不存在原作裡,而存在一個人一個人對原作斷片間的詮釋。以剛才提到那段為例好了,就是飛影剛出場時,妖力比幽助強的他卻反被打倒了。純粹從原作的角度,你可以說他設定不夠精準;如果藏飛迷來看,可以認為被藏馬背叛讓他氣到亂了方寸;或者飛藏迷也可以想做飛影是因為傷害了藏馬而耿耿於懷……種種解釋就從這個空隙長出來,繁花異草大盛開。他們關係的不可替代性就從這個解釋中而來。這個場景本來是幽助和飛影的戰鬥,但是經由藏飛派的詮釋很抱歉幽助就被排擠掉了。當然如果是幽飛派的話……

白:有這一派嗎?

AKI:當然有啦,幽飛、飛幽什麼都有,如果是這一派或許對這幕有另一種解釋,比如幽助自從跟飛影一戰感受到他的強大從而產生異樣的感覺……我不知道啦。XD

白:那妳大概知道是誰贊成幽飛嗎?為什麼他們會認為……(笑)

AKI:我不了解啦,因為我不會去看自己不贊成的配對。

白:很妙,這就說明了為什麼你不能把別人的看法排除掉,不僅是為了社群,而是文本片段間的空隙本來就是不同的個人去發現、去填補的,而且彼此間的詮釋是沒有關聯的。
[PR]
by aki_yao | 2007-03-26 01:09 | ACG相關

幽遊白書對談 1-1

【留待補完】
白先前就仙水篇結尾「每個人的明天」發表過看法,認為是「一群邊緣人從反社會回歸社會體制」的象徵。
白的觀點:飛影的系統是「禁忌的交換」,不論在身為冰河之國的忌子、或盜賊時期都是如此。
AKI的觀點:飛影在回魔界之前所有的「交換」關係已經完成,所以他開始考慮死亡的問題。


軀和飛影的從屬關係

AKI:軀的身世是奴隸商人痴皇的性玩具,一出生就被改造腹部,每到生日就增加新的傷痕,這是原作裡非常可怕的一段,動畫都點到為止無法畫到這個程度。直到七歲時她為了自由和尊嚴寧願犧牲美貌,用硫酸毀掉自己的右半身,果然就被捨棄了,從此展開新的人生。
軀一直認為自己是因憎恨而在打鬥中不斷變強,但後來飛影直接戳破她,問她說痴皇還活在魔界某處吧?妳都已經強到稱霸魔界一方,為什麼不殺了他?飛影接觸過軀的記憶,知道在軀的意識中有著一段痴皇真的像個慈父般照顧她的回憶(後來發現這是植入的),所以每當軀想起痴皇時是交雜著惡魔和父親重疊的形象,飛影就說「妳之所以變強並非詛咒之功,而是迷惘之故」。
以妳剛才的「交換說」來看,這裡頭有一個未完成的交換,如果痴皇對軀只有殘酷,那軀回去殺了他,兩人的因果就告終結、軀的傷痛和憎恨也可以終結;而軀之所以找不到出口在於如果痴皇曾經給了她父愛,軀就無法殺他。飛影的變強也是相同道理,如果冰河之國只是拋棄扼殺他,那他回去殺光冰女也可以結束這個因緣,偏偏冰女淚把母愛藉由冰淚石交給了他。他們兩個同樣是在迷惘中打轉,靠不斷殺戮來尋求發洩,但那終究不是一個最終的出口。總之他們兩人非常相似,這次重看我注意到動畫預告軀和飛影之戰時有一句:「彷彿與鏡中的自己對打。」我很喜歡。
軀從一開始就對飛影很感興趣,我想她可能從冰淚石中感覺到這是一個感情、親情的象徵,因而可以吸取她的憎恨。其次她或許認為若是飛影的話一定可以了解她,所以她要找到這顆冰淚石的主人。

白:但是這不能解釋飛影為什麼願意當軀的戰士?

AKI:飛影和時雨一戰中他不是選擇死亡嗎,後來軀和他交換了意識,我覺得這對飛影來說是一個新的開始。原本軀只是找他來魔界的一個巨頭,飛影也只想利用她得到戰鬥,但是從這之後他和軀建立起了一個關係。

白:確實是這樣,而且我覺得因為他們交換的是意識,所以「頂尖戰士」這個結構可以存在,因為戰士不僅是你要進入她那個位階系統,而且還包括那個忠誠關係。

AKI:在那個點飛影和軀已經交換了一個默契,他們成為最了解彼此的人,因為遭遇非常相似,之後的成長也非常相似(在迷惘中變強)。

白:嗯,如果以他們相似來說明那個位階存在我可以接受。意思是說我必須去解釋飛影為什麼能夠去對他人忠貞,為什麼能在一個象徵的關係中是一個打手呢。但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這個發展。

AKI:但如果太去意識軀和飛影的主從關係,我覺得也是一個迷思。像藏馬也是黃泉手下的軍事總長,但他只是表面上服從黃泉的命令,心裡自有打算。當雷禪死了的時候,軀問飛影「如果我跟幽助打起來你幫誰?」,飛影說「誰也不幫」,軀就說「如果現在動手你一定幫幽助」。她也很清楚這個位階關係還不足以取代飛影和幽助他們的關係。

白:所以我不滿意的事情,也不是不滿意,我的問題在於如果我設定這是一個邊緣人的故事的話,到這裡他們就不再是邊緣人,因為他們接受了社會的體制,三國鼎立只是這個社會的隱喻。但這個故事要發展下去,還是必須要解釋,那他們幾個人建立的關係是什麼?他們幾個之間應該不屬於交換的層次才說得通,如果僅在交換的層次,就無從解釋為什麼幽助的事情在他們心目中會是最重要。雖然身處三方,但隨時有可能聚在一起,就表示他們之間有一個跟這些系統運作完全不同的東西。他們彼此有一個系統,那不是社會的系統,而是跟社會對立的,否則無法解釋這個故事為什麼是這個結構。
前面幾個故事(按:暗黑武術會、仙水篇)裡他們是邊緣人,各自代表了不被社會所吸納的象徵。比如說社會是個交換的系統,但飛影就不是,幽助又代表了跟戰鬥有關的東西,這些所有的組合在一起就是一個邊緣人的系統,一個強大的對反於社會的什麼,那到底是「什麼」我不知道,很顯然不是單純的感情。

AKI:如果要去探討幽助他們的關係,藏馬倒是有一個提示。藏馬答應要帶六個戰力高強的人給黃泉,就在人界特訓酎等人,小閻王問他打什麼主意,真的要幫黃泉?還是自己想成為第三勢力?藏馬回答「這要看幽助的態度了」,小閻王說「關係真微妙」,藏馬回答「倒不如說這層關係比串通還刺激」。很有趣對不對?他們是一個系統,但又不是明確有個目標說我們要去反什麼。

白:沒錯沒錯!這才是反社會的意義啊!不然他們自己就是黑社會了。變成黑社會的話就像是靈界和魔界的對立了,但他們不是,所以可以在這兩界中行走。他們各自的出身是異質的,可是異質的意圖卻可以連在一起成為共同認同的東西,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目的,我們從不同系統裡長出來卻覺得彼此是相像的,但並不是一起進入一個系統被分配了目的。雖然我覺得隱隱然有,以幽助為中心。
[PR]
by aki_yao | 2007-03-26 01:01 | ACG相關

Forever, fornever



某日我固定等捷運的位置前方出現了黑龍波。
魔界獄炎的化身!飛影的必殺技!嗯,其實是東龍牌開飲機。(喵的真的很像啊!)
在30歲前夕對幽遊之愛突然一整個大復活,原本覺得都是 AXN 沒完沒了重播的錯。但也許並非偶然?這「少年之心最純粹的濃縮」(白之語),不僅是幽助たち,也是我自己。
[PR]
by aki_yao | 2007-03-26 00:47 | ACG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