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時光之流( 38 )

唯有不完整的記憶才能裝進文字這個不完整的容器

但我的記憶總是濛昧不清,一個個斷片像被裹在棉花糖一樣的空氣裡飄浮著,伸手抓取又碎得更細。我想這或許是我害怕時間的原因,我大腦的記憶機能說不定有問題。如果親身經歷過的一切回想起來也毫無實感,那所謂的真實和夢境又有什麼差別呢。

後來先浮現的是某個下午的事情。我躺在病房靠窗的沙發床上,午後陽光偏斜照射進來穿透恆溫的空調。下午三點,媽媽在病床上睡著了,病房裡只有我們兩個人,所以那應該是星期天的下午,因為她終於能睡著,我也就像漏光了氣一樣攤在靠窗的沙發上。醫院的數棟病房大樓圍起的天空湛藍得像假的一樣,上面游走的雲也潔白蓬鬆得像假的一樣,連形狀都很標準。底下中庭許多小孩奔跑尖叫嬉鬧的聲音傳上五樓來,一路疊上建築之間的回音,讓我聽得一清二楚。那瞬間我突然感覺像從真實世界咚一個缺口掉進了異次元,像是 Matrix 的程式一不小心出現一個 bug。在那個異常的時刻我想些什麼呢?也許我想著這樣的生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已經在醫院待了兩個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其實如果那真是發生在星期天下午的事情,那也就是一切結束的倒數第二天。一個異常的瞬間或許是來自彼端的 hint,只是並未被接收到。

再後來我接收到很多善意,多到令我吃驚我憑什麼能獲得如許多的善意。我跟每個人說我已經都很好了,這並不是逞強的謊言。有時候夜深人靜我會哭,無法明確指出理由突如其來的想哭一下,但跟別人談起時就算想擠點眼淚出來也辦不到,一樣的欠缺理由。但是我最終了解到人除非放棄生存下去,或打擊真的大到讓人壞掉得去住阿美寮,否則任何事情都會度過去的,所以我的確很好了。然後我每天都做夢,有時候夢裡爸爸媽媽都在得理所當然,那個世界的構成前提是他們都在。然後早晨我會醒來,回到這個他們都不在的世界。但如果失去什麼和擁有什麼說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實感,那所謂的真實和夢境又有什麼差別呢。

我依然是個害怕時間的人,但我或許不再害怕あの世了。
[PR]
by aki_yao | 2008-03-02 16:04 | 時光之流

宅氣!可比生化攻擊的宅氣!

很久沒寫類似日記的東西,不過非要把上週六的同人展記上一筆。話說距離上一次去CW中間已過了N年不只,對 FF(Fancy Frontier)完全沒概念,也搞不清楚要提早買附門票的雜誌免得現場排隊,總之多謝了某年紀再下去只能 cos 龜仙人的朋友打點一切。=口=;;

週六十點半開場時間到了會場,大太陽下光是要進場隊伍也排得水深火熱,看到隊伍分兩邊就排進人比較少的那邊,然後才弄清楚是分進一樓和進三樓的會場。一樓主要是男性向和一般向的攤位,排隊人比較少的是三樓女性向。但進了三樓我已經覺得人很多了,舉目全都是不認識的漫畫,超 さびしい,能分辨出來的只有櫻蘭高校、ケロロ、死亡筆記,還有專畫黑傑克的社團,其他到底是些什麼呢?瞬間有老了的感覺。想要淚奔的感覺。

在三樓一無所獲,晃到一樓,腳才踏進會場,迎面一股恐怖的男生汗味混合一種不知名的氣味(毫無疑問就是宅氣!)如此這般襲來,我心中大叫媽呀這是什麼,毒氣攻擊嗎!塔利班嗎!十七八歲的男生今天不是應該明朗地去參加野台開唱嗎!擠在這是怎麼回事!但事實就是一樓會場擠滿了宅男們,很像在排什麼西又葵風萌え美少女的限量品。然後只要一行裡有一個比較熱門的攤位,就把整個走道擠個水洩不通。瞬間有快死了的感覺。窒息的感覺。連同行的同樣身為男性的朋友蘇某人也快爆炸的感覺。我還是太不了解宅男了。好恐怖。這等宅氣完全讓對手想自爆。比使徒還厲害。

這次會場很多攤賣蕾絲貓耳朵的,不知道是哪部 ACG 作品的,有一攤宅男社團就大家都戴著蕾絲貓耳朵。就這樣很自然的戴著蕾絲貓耳朵的男生們。還有穿著水手制服短裙到處走來走去的宅男,非常自然的就像生下來一直都穿膝上十五公分裙子似的,還蹦蹦跳跳去拍其他 cosplayer 的照片。我應該有目瞪口呆之類,不過對如此旁若無人的氣勢非常欣賞。宅男就是這種地方讚到不行。只除了那恐怖的宅氣之外。

我的收穫:
★在「狐概念」攤位買的狐狸耳朵。(比貓耳朵高級多了)
★茄子醬的明信片和悠遊卡貼紙。
★Death Note 紙袋一枚。
★在會場外看到一隻妖狐藏馬。

妖狐可惜身高不夠高,長得蠻漂亮,但該狐很忙碌的走來走去(忙著建國....嗎),但我本來也就沒帶相機就是。當舉目都是不認識的角色時,看到幽遊的角色其實應該感動到倒地不起。另外還有人出劍心團也是很了不起。
PS.還是有人 cos七龍珠的達爾的。

補記:
後來在咖啡店吹冷氣回復人形,一邊好好看場刊發現,有些很謎的攤位。例如「北斗推倒祭」。例如「受君人權協會」。我恍然大悟,我再怎麼扭曲跟這些小朋友比起來都算正常值之內。瞬間有「那就這樣繼續腐下去吧啊啊~~!(*≥◊≤*)/」的喜悅。話說回來我們家的是誘受,沒有人權問題的。
[PR]
by aki_yao | 2007-08-02 03:00 | 時光之流

Diary。20070301

昨天聊起過去的種種 Fan 歷,對此現在倒是有了很好的表述方式,一字記之曰宅。前陣子認識一個台北人聲稱有生以來沒去過西門町,我聽了下巴都快掉下來,心中無數影像如跑馬燈閃過:中學時候三不五時去西門町買 Beyond 的香港原版唱片,大學跑萬年買同人誌和動漫週邊,工作後還是泡在九五等店狂買 X 的所有專輯、影像、場刊……到底是怎樣的人生可以從來不需要去西門町?我無法想像。但我知道以社會的觀點來看那傢伙應該比我正常多了,那我的人生又是在哪踏錯了一步嗎?

昨天回家也正巧看到了 AXN 在重播的幽遊白書,真是太懷念啦!剛好播到暗黑武術會結束,接下來是我最喜歡的仙水篇。晚上東翻西翻找出了收在底層抽屜的同人誌,全是藏飛和飛藏的 BL 誌,想起學日文之後就沒再看過,順手翻翻,發現從前只能看圖和「狀聲詞」的,哇都看得懂了!像瞬間開了天眼(邪眼?),真是太妙太妙,立刻把有那壽實的經典「秘系列」重看一遍。但當年我是怎樣在不會日文的情況下從池袋和日本網站搜齊了這套?又是怎樣從西門町把 Yoshiki 裱了框的巨大海報運回家?那種執念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可怕,宅男腐女的爆發力可以翻動世界吧我想。

此時此刻湧現的懷舊情緒真是令人尷尬。但我不能否認我總是需要偶像,總是需要有人給予靈感,超前我,引領我,讓我得以檢視我感知世界的方式。無論冨樫義博、庵野秀明或松本秀人皆是如此。「因為他從那裡探出頭來,才知道世上原來有那樣的地方。」這樣的偶像妳說我們幾時能再擁有呢?
[PR]
by aki_yao | 2007-03-01 23:34 | 時光之流

Diary。20070225

過年期間到半年前天天上去的網站晃了一晃,但沒能留下隻字片語,覺得自己有所辜負或冷血的時候我只好選擇眼不見為淨,我不知道這哪裡合理,但上一個工作、上一個網路人際圈子、上一個在意的人、上一個夏天,我把它們一起打包收到抽屜裡。去年九月有著那麼一道我自己劃下的時間線,我不想處理的所以先堆一邊丟給時間去處理。也許我比我自己所能理解的更怪一點吧。

不過這兩天遭到伊斯坦堡的逆襲。首先是一邊吃零食的時候,看了一部叫「The Net 2.0」的電影,探討的主題並沒比第一集升級,但背景整個在伊斯坦堡,雖然電影的目的應該是要藉這個異文化異世界加深恐怖感,但看到女主角站在藍色清真寺前面,旁邊還有可惡的鄂圖曼果汁小販經過,我真是要流淚,超想念從布丁屋走過這段路回到旅館的每個黃昏。雖然是已經晚上九點太陽還死不肯落下去的黃昏。

然後不期然發現「歷史學家」裡伊斯坦堡也軋了重要一角,原來這本小說是追著吸血鬼足跡而行的歐洲人文導覽,說實在裡頭的感情描寫並不怎麼深刻,但可以贏得「知識滿點!」五顆星,作者八成也是某種御宅族之類的,如果敘事不要搞那麼複雜讀起來就更愉快。不過讀到那對歷史情侶對聖索菲亞大教堂的感懷,我想起有個早上我自己去水道橋,然後經過夏夫札迪清真寺,這是唯一一座碰到裡面沒半個人的清真寺,我坐在地毯上仰望美麗繁複的圓頂,就這樣安靜的待了十幾二十分鐘,直到收到小白傳來簡訊「我論文寫完了,肚子好餓!」,才起身去大市集那邊買Pide。後來我回想那令我微微起了雞皮疙瘩的觸動是什麼?我不信伊斯蘭教,對他們的歷史文化也不了解,拔除了這些脈絡,那一刻我感受到的只能說是純然的美,或者相對於那個空間我的渺小、一個龐大陌生世界真實矗立眼前的震撼。這小說勾起了匆促的旅程之後來不及細細消化的一些回憶,我第一次覺得要是有機會重遊伊斯坦堡的話確實不錯吧!不過現在暫時只能靠「讀帕穆克送你去伊斯坦堡」或者「看丈量世界抽歐洲機票」,想想還蠻可悲的。

說到「丈量世界」,讀完令我想起「愛因斯坦的夢」,愛因斯坦不斷做著有關時間的夢,所有關於時間的可能性並存在他夢中。高斯與洪堡的世界吸引我的地方,也在於那是個擁有一切可能性的時代,儘管真實的城市或許混濁、泥濘、戰爭陰影籠罩,但掩蓋不住那股勃勃生氣與褶褶之光。世界正等待著探索與定義,人類剛朝向未知的宇宙伸出了雙手。
[PR]
by aki_yao | 2007-02-26 01:34 | 時光之流

我的東京

東京給我的初印象,是西新宿參天高樓群勾出的天際線,陰灰灰迷霧深重,櫻花雨雪般飄落。即便那時如此感覺寂寞都不曾萌生想回家的心情,即便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我就不停走路,從御茶水一直走到日比谷。但這次真的第三天就想回家了,畢竟是工作的狀態,滿懷緊張感。不過呼吸著每一口乾燥冷冽的空氣還是帶給我慰藉,我發現最令我想念的或許正是東京的空氣而非其他。

這次出差在池袋的淳久堂本店待了個徹底,無暇他逛的結果,也就是帶回的禮物全是書,村上春樹、伊斯坦堡、風之影文庫版,還有諸多裝幀精美騙錢騙到死不償命的圖文書。飛鼠是淳久堂七樓的自然生態書區賣的,其實兩年前那次出差我就注意到了,這次才買。被質問「為何與圓*主編們一起就不好意思買,這次就好意思買?!」那當然因為同行的人也是奇怪 otaku 的緣故啊!



大家好,我是本州的飛鼠 ( モモンガ) ,和大家
一樣生活在日本的山野間。我們真的很想和人
類好好相處,請和身為森林代表的我們做朋友
吧!並且一起守護居住的森林、湖泊和原野。
或許,哪天我們會在森林裡相遇也說不定喔!
──Message from Field

[PR]
by aki_yao | 2006-12-16 22:50 | 時光之流

Beaujolais Party_ 20061209

在急性胃炎惡搞之後再來回想薄酒萊派對實在心酸,不過這是某工作室成立的唯一宗旨。主廚乾坤人的手藝也越來越精進了,從菜色的比較即可看出,今年已經Upgrade到烤牛肉,當然酒也好喝。搭配著下酒的「選情之夜」,好不怪異。

    
  2002年     2005年

    
  2006年     2006年     2006年
[PR]
by aki_yao | 2006-12-14 23:50 | 時光之流

遺忘

從東京回來的時候,發現我那些興起亂買到處塞的鞋子突然都擺得進鞋櫃了,桌上亂堆的書也都有了位子放置。爸爸的東西從各種架子上陸續消失。媽媽開始能整理收拾這些,代表她對新生活階段的覺悟──從現在開始到永遠,我們要習慣爸的缺席。但我有點害怕,當一切的生活痕跡全都抹除之後,我們拿什麼來記憶他?回憶嗎?回憶是世上最不可靠的東西。留存在我回憶中的只是一些不甚具體的印象:我頑強的老爸大多時候寡言,不擅表露情感(還把這些都遺傳給我),對我們總是說教。但是最後那天在他漸漸陷入昏迷之前,每次無意識的舉起手,我伸手過去,他會緊緊握住。緊緊的。就好像我這個不太行的小孩曾幾何時也可以成為他的依靠似的。多年以後這個珍貴的片刻是否也會被我遺失了細節,只留下模糊的輪廓,堆放在回憶的邊角呢?人總有不想遺忘的事物,試圖對抗時間,但每一次贏的總是時間。贏者總是時間。
[PR]
by aki_yao | 2006-12-03 22:39 | 時光之流

Diary。20061124

其實此刻仍有些許不可思議的気持ち,對於事情以如此火戰車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進行。這兩天敬語唸得很抓狂,什麼「よろしいでしょうが」,什麼「本当に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でした」,一邊講自己都忍不住演了起來,表情想必扭曲,語言完全反應了這個民族性格如何七轉八折謎到一個不行。只是我也確實想念那城市,乾燥微冷的空氣,烏鴉嘎嘎亂叫的早晨。沉睡著的一切會因而漸次復甦嗎?
[PR]
by aki_yao | 2006-11-25 00:41 | 時光之流

與戀愛的感傷派晤談之書面補報告

我想說的是,我原就不會因為面面俱到的「完美」而喜歡誰,吸引我的總是某種未完全──對我來說那是一種純粹。一個人身上只要有一個足夠珍貴之處我能看見,就希望因為為我所愛那一點能夠永遠保存不失去,這便是我戀愛的心情,或者也是一種葛努乙的心情(「香水」的主角)。其實愛意萌生從來遠在一切思考之前,總要自我拆解說明了我們確實將之視為一種自我革命──我也是未完全的人在愛中尋求自己的完全。Revolution continues...
[PR]
by aki_yao | 2006-11-23 02:12 | 時光之流

物慾之秋

收到上個月信用卡帳單的時候一時驚恐不已,「有人盜刷我的卡!」趕緊拿出刷卡收據一筆一筆對帳之後更驚嚇,是我刷的!全部都是我刷的!雖然沒有什麼特別大筆的金額,但很多個「一千多塊」加起來就是這個結果。流著淚想說都可以買兩張東京來回機票了。看來只有自斷雙手了。但接下來又買了CECIL McBEE 的外套還有今日入荷的漆皮高跟鞋。都怪昨天看了ViVi 的12月號。其實昨天在路上還買了一條寬版腰帶,也就是還需要一件one-piece 來配它的意思。這根本一整個就是八仙桌的故事。

不過年紀越大比較能了解到物慾的重點所在。因為「想要的東西就能擁有」在現實生活中越來越像童話,用錢就能換取恐怕還相對簡單實在。所以「如果就是那麼想要一件Calvin Klein 那幹麼不買啊!」差不多就這種意思吧。
[PR]
by aki_yao | 2006-11-13 00:55 | 時光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