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遊白書對談 2-2

白:軀的能力和她的個性之間的關聯很難解釋。

Aki:我覺得動畫裡那個「右手能切裂空間」的設定很奇怪,所以直接忽略。不過軀的能力有個很有趣之處,也是讓我會喜歡她的地方,就在於她是個おんな。動畫裡飛影這樣講她的時候當然很欠扁,飛影的意思說「妳就是個女人,所以才會有那種放不下的娘娘腔的執念」,這死孩子,活該肚子被軀打個洞。
漫畫原作裡提到軀的強弱完全取決於她的精神狀態,所以在那麼平和的魔界比武大會中她的戰力發揮不到一半,還有說軀每年總會有一段時期陷入極度憂鬱狀態,其實這些都影射了女性的生理週期或是情緒化,但對我來說這樣的女性化特質非常迷人,是軀最大的魅力所在。

※※※※※※※※※※※※※※※※※※※※※※※※※※※※※※※※※※※※※

白:藏馬,當他的心思非常無法掩飾的表露時,我就覺得真是太可憐了。我會覺得藏馬就像是一個,跟所有人同步率最高的一個人吧。這也算是一種很有魅力的能力,而且也是很極端的能力。就好像妳會避開看幽飛或幽藏,當我們有自己的思想系統時,是會避開別人的系統的,因為不想被別的解釋滲透或是污染。而我想藏馬是一個相反的人,他的思考運作相反於一般正常人會選擇的方式。意思就是說,你避開別人的解釋其實是避免自己混亂,藏馬的能力卻是這種動作的一整個相反。

Aki:所以妳有興趣他接納、跟別人的心思產生交流的作用?

白:怎麼作用暫且不論,我是對於這整個邏輯和一般人完全不同很有興趣,去設想這是個怎樣的情形。我看到黃泉說讓你看害我失明的妖怪,藏馬流冷汗,然後黃泉說你的心跳速變快了,這種時候我會覺得非常殘忍,真是非常殘忍的一刻,然後我想解釋為什麼我這樣覺得。
另一點是為什麼我們會對於藏馬被騙感到痛心,就是他被裏浦島騙,或是別人知道他的弱點是什麼,或者像他在擂台上總想先看穿別人再決定戰法,被飛影說「這真是你的壞毛病」。我們觀看時的心理反應很有趣。藏馬真的讓人在心情上很難放下,就是你覺得很難不管他,他的思慮非常的纖細,或者他在擂台上是一種很受虐式的美感,我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件事情。當然每個人都有虐人和受虐的一面,這個我是接受的,不一定要用精神分析來說。

Aki:所以飛藏派要讓飛影來保護他啊。(XD)

白:啊啊啊,是嗎?

Aki:因為藏馬雖然有很強之處,但也有本質上很弱的部份,像是人類的身體,或是妳說的那些時刻他心靈顯得特別脆弱。我們看的時候都有這種感覺了,那飛影站在場邊一次又一次看他打得血淋淋,心中吶喊「你為什麼總是這樣?到底在猶豫什麼?真是壞毛病!」,覺得實在放不下他,湧現想要保護他的念頭,不也很合理嗎。

白:那我可能要投向飛藏那邊了。

Aki:耶? Σ( ̄□ ̄;)

白:妳並不同意飛藏的解釋?

Aki:倒也不是,對藏飛或飛藏我不是那麼絕對,他們並不是一強一弱非常明顯的配對,而是在不同方面互有強弱,在我心中飛影當然也不是完全被吃死死的萬年受。當藏馬顯得脆弱的時候飛影去保護他,我覺得也不錯啊。黃泉那一幕藏馬第一次落到下風,之前就算在擂台上跟鴉苦戰,或是完全打不過仙水,這都無損於他的精神層面,但黃泉讓藏馬看那個刺客妖怪,用這個來對付他時,他真的第一次吃癟了。

白:沒辦法啊,人家過去跟你有過一段恩怨,一千年來又一直在思考你的事。當藏馬收到黃泉邀他到魔界的傳言,心裡想著不能不去的時候就已經輸一截了,那已經不是他能決定去或不去的狀態。

Aki:所以藏馬從那邊開始就一路挨打,還好最後還是擺了黃泉一道,報到仇。

白:黃泉也是出於愛他啊。

Aki:哇!什麼鬼!我不接受黃藏!

白:黃泉單戀的話我可以接受啊。

Aki:這倒是,大家都這麼覺得,黃泉超死心眼。(XD)不過那個愛可以解釋為BL的愛,也可以說黃泉心中就是存在一個跨越不過的妖狐藏馬,即使他妖力已經遠遠高於藏馬幾倍,跟雷禪、軀三分天下,但永遠都有那麼一個無法超越的身影在前方。就算他把藏馬找來,用過去的事對付他,或用母親威脅他,也是出於對那個心中障礙的反動。事實上到最後他也沒法對藏馬怎樣,藏馬和時雨對戰前,他還去問藏馬真的是寧死也要背叛他?

白:然後藏馬就像個負心漢一樣無法為自己辯解什麼。(笑)那一段我也覺得是藏馬整個人非常透明的時候。

Aki:黃泉很耿耿於懷藏馬是不是捨棄了妖狐時期的自己,害怕藏馬已經走到不知何處,只剩自己還停留在千年前的過去,不過藏馬回答說我不會捨棄任何東西,這邊也滿感人的。
[PR]
by aki_yao | 2007-04-01 17:26 | ACG相關
<< 惡搞之章!神奇的幽遊視頻 幽遊白書對談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