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遊白書對談 2-1

小白
O型金牛座。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碩士生,
近日發現幽遊文本與論文具有微量同步能量,
因而著力用以演練操作Bourdieu理論。
其階段,大概差一點就足以畢業的程度。

Aki
O型雙魚座。幽遊Fan歷、同人女歷十年左右,
Fanfic「飛影」作者。正在人界某處生活,
等待和魔界連接的洞穴打開。


※※※※※※※※※※※※※※※※※※※※※※※※※※※※※※※※※※※※※

Aki:我並不是在幽遊當紅的時候看的,那時候我看「灌籃高手」,差不多同期,高中,當時覺得討厭擂台賽所以排斥幽遊。後來到大學,有天深夜在中視看到播藏馬對海藤那一戰,覺得實在太讚,就繼續看下去,沒多久就乾脆把整套原作漫畫弄來看。
我在想我最喜歡飛影,也許就因為我是在出完之後一口氣看的,跟著連載看的人可能在前面就先喜歡了藏馬吧?魔界篇「各自的一年」是個關鍵,當我看到像飛影這麼強悍的人竟然重複做一樣的夢,當下的感覺很奇特。那個夢,冰河之國的夢……假設飛影整個人是個結界,看到那個夢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可以進入他的空隙出現了。

白:那藏馬呢?

Aki:相對的藏馬好像空隙處處,但就是找不到能夠切入的地方。

白:所以這才解釋了為什麼妳要用飛影去寫藏馬。

Aki:我覺得藏馬很美,有一種極上的美感,但心理上還是跟飛影比較接近吧,因為飛影是我能解釋的人,而藏馬就是像夢的存在,很美,很縹緲,很遙遠。而且藏馬有一段很長的過去是個謎團,雖然不見得非去解釋不可,但多少造成一個距離。或者這麼說,我可以去揣想當飛影喊著雪菜的名字醒過來時,他是做了什麼樣的夢?可是對於藏馬會做什麼樣的夢卻完全沒線索。
上次妳問說「為什麼就是藏馬和飛影」,其實我的答案寫在小說裡。對飛影來說軀是另一個自己,但藏馬卻是夢啊,所以是藏馬而不是軀。藏馬是飛影的夢。就飛影那個飄泊的人生而言……(笑)

白:沒錯啊,他就是爛命一條嘛。我之前看 Mauss 的理論真的很棒,就是人類學一個經典,講禮物和交換,比如說兩個人如果互相防備的話,那你送他一個禮物,他一定還你一個等值的。其中有一段大意是,如果你毫不在意的殺戮,那麼你的命也是隨時等著被人取走。我就是藉此強化了我對飛影的解釋,太有道理了。(笑)對!我去看那個就是為了鞏固我的論點,然後最近看李維史陀,就更想解釋這個故事。

Aki:所以最近很野性是嗎。(XD)那樣解釋飛影飄泊的前半生是很貼切,所以藏馬的出現是一個轉捩點,藏馬應該是他生命中第一次遭遇的一個美好的存在。一切美好的集合體。飛影和軀是相似,但飛影對藏馬是憧憬,藏馬在他來說有那種水中月、鏡中花的意味,有「想要得到」的感覺才成其為愛情。

白:糟了,我越來越跟妳的解釋同步了。

Aki:又成功吸收了一枚。(A_A)但反過來也必須解釋藏馬如何被飛影吸引。我能夠提出的解釋是,飛影是無法掌握的靈魂,這是藏馬的夢。他們互相為夢。藏馬被人界的生活束縛,家人親情的羈絆,雖然是他自己選擇的,但身體深處一定還流動著魔界的血液,所以飛影那種自由的生存方式、不受拘束的靈魂會令他嚮往。

白:嗯,妳的作品裡有關於這個的小小暗示。妳覺得妳還有可能寫新的同人誌嗎?

Aki:很難吧。那篇小說有點像是我跟幽遊白書、跟富奸做的一個了斷,我等於把自己對幽遊的整個詮釋都放進去了,只是選擇以飛影的視角為中心。那時候寫的目的就是這樣,而且寫完後對幽遊也的確漸漸淡出,雖然也不是刻意的。

白:我知道,就是說妳的詮釋已經達成了,這個詮釋已經經過妳的各種選擇。就好像我的分析已經有個定論,問題只在因為學術的需要必須把整個過程展開,以及讓別人能夠了解,但我的結論已經在某處了。
[PR]
by aki_yao | 2007-04-01 17:23 | ACG相關
<< 幽遊白書對談 2-2 幕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