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遊白書對談 1-4

白:我不會認為飛影和軀是戀人關係。因為我覺得那個關係裡並不是……或者說如果配對反應的是讀者心中理想的感情關係──這樣講或許比較客觀,那我就是不喜歡那種狀態吧。什麼輪到你來看我的意識,我覺得那好做作。(笑)

AKI:哈,軀是女王嘛。我「容許」你來接觸我的意識。

白:那是因為軀先看到飛影的意識啊,並不是兩人同時的了解。同人所謂「誰 x 誰」應該是大家各自的理想情感吧,應該是在投射這個東西,所以他們的關係不合我的想法的話,我就不會認同他們的配對。
看到那一段的時候我就覺得,是啦,軀好像是個美人啦,不過我認為這整個過程都比較刻意。我拿到你的冰淚石所以我了解你,那是因為石子在你不知道、不願意的時候落到我手上啊,然後我用了我的方式找到你,還安排了你跟時雨的了斷,也利用了你和雪菜已經告一段落這件事,把你換成了忠貞的戰士,我覺得我不喜歡這個交換。在我看來這是個交換,在你其他事情都 Ending 可以死掉的時候,我說你不要死,但那不是你本來應該的發展。我會這麼覺得。所以看到那邊我就下定決心……

AKI:決定支持藏飛嗎?

白:什麼鬼!(笑)其實我有點被妳說服,我同意妳那些說法,比如藏馬想清楚了他就一定會做,我也覺得藏馬好像是這樣的人,這種感覺吧。而且飛影到底要什麼呢?

AKI:飛影可能從來沒有找到真正要的東西。他要找冰河之國,但找到之後也不想復仇;找妹妹,找到了也不想認她;找冰淚石,結果軀拿給他他說沾了妳的胃液我不要了。他每找到一樣設定的生存目標,就發現那並不是他最終要找的。

白:飛影到魔界之前把一切都 Over 掉,我本來的解釋是他已經進入那個位置,但這中間又卡了一個死掉,以及人家拿出冰淚石又把他救活,所以也可以說是之前的架構已經不再能束縛他了。以前他是冰河之國的忌子,又是盜賊,雖然是被這兩個系統排除,但被排出去他仍然是這個系統的一個項,不在系統裡的那個項。他解決了這些事情,表示他真正脫離了系統的羈絆,所以無可無不可的進入了軀的系統。因為軀用一個方法,用一個很不自然的方法……(笑)

AKI:妳反對強勢的愛情手段嗎?XD

白:我只是討厭不自然的手段。(笑)我接受雪菜、淚,或幻海那種偷偷放入一個感情砝碼的方式,但我認為那跟軀的方式是不一樣的。她拿到飛影的冰淚石也是不小心的啊,別人進貢!為什麼要進貢給她,這一切都很不自然。

AKI:就說她是女王咩。

白:對,所以她的一切資源就因為她是女王。我不喜歡這樣。不氣味。說不定我也會投身到藏飛的陣營,不曉得,因為我還沒看到藏馬的部份。我覺得藏飛還是一個有趣的解釋的目標。

AKI:是說想要來拆解看看嗎?會不會結果妳也變成同人女,搞不好到時候支持幽飛的就是妳。(爆)
[PR]
by aki_yao | 2007-03-27 10:41 | ACG相關
<< 幕間 幽遊白書對談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