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遊白書對談 1-3

白:妳應該會喜歡Cerdeau。他說的就是時間在不同的科學裡不停的被化約,但閱讀這件事上就是不能把時間移走。時間、回憶、夢。他說的是時間,但我立刻想到飛影的夢(按:魔界篇「各自的一年」.飛影),那些不停插進來的敘事感覺是很美的。
但他也很明確的說明,這些不會單獨存在,你把回憶或夢插進某個時間點,經過這個Operation 你回到的 Place 已經不同,但這個回憶並不能單獨存在,他只能跟著聯想一起進來這個時間點。飛影可以在樹上做冰河之國的夢,但今天他不是在樹上而是在戰場上做了這個夢,醒來,效果完全不同。飛影實在太可愛了。

AKI:飛影超可愛!>o<

白:會不會看了藏馬的故事後,我沒辦法發展一個藏馬的系統呢?

AKI:有可能。妳怎麼可以看一個片段就想發展人家的系統(XD)。藏馬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人,其實我一直不是那麼了解藏馬,因為他的轉變是相當極端的,而且這兩個極端點還並存在南野秀一身上。他對付敵人可以冷酷到一個境界,幽遊四個人裡大概只有他能徹底解決戶愚呂兄,讓他求死不得;但他又是一個最心軟,很容易因為人類的感情那種依存關係被人抓到弱點,黃泉就是用他的家人來威脅他。

白:我有靈感了。妳剛才說的都不斷表示藏馬身上有兩個極端的東西。那妳知道反社會跟社會的關係是什麼嗎?

AKI:兩個極端嗎?

白:對!所以藏馬是那個連結。

AKI:啊,他是一個高材生,而且在人類社會生存得很好。

白:而且妳剛才講到飛影會進入這個四人小組,是因為藏馬。所以他就是讓兩個極端連接在一起的人。反社會和社會其實一直相互作用。藏馬的智慧,所謂智慧是,如果你不知道現實的話你不會擁有智慧,現實的系統必然在你心中你才能去對應它,問題只在於你怎麼進去系統並高於所有人,去預測它。他又是南野秀一又是妖狐藏馬,這兩個是相對的;而飛影不是,他不論是忌子或盜賊,都是一個被排除的項,不對等的交換,一邊是他取一邊是他整個被排除出去。


藏飛 vs.飛藏

AKI:我個人是藏飛,但對我來說攻受關係不純然在床上誰主動,而是看整段感情關係裡誰是能夠推動的那一個。我覺得不太可能是飛影,就以他對雪菜表露情感的壓抑,他就算和藏馬互有好感也不會主動去推進關係。我看過飛藏派的論點說藏馬是千年妖狐,感情閱歷非常豐富,沒可能那麼簡單被飛影這種小鬼煞到……

白:(狂笑)

AKI:很過份對不對,人家又不是狐仙!(笑)

白:霞海城隍廟……(啊,稻荷神社啦)

AKI:另外是說藏馬是個理性壓過感情的人,而愛情的發生是需要一點不計後果的衝動,像藏馬這麼「工於心計」的傢伙是很難一頭栽進去的。但我的看法是,光從藏馬對他母親志保利的感情就推翻了這點,在人界他已經體認到感情的概念,對他來說也是個很大的轉變。我覺得藏馬如果察覺到他對飛影的感情,一開始他一定會花很多時間去釐清自己的想法吧,但是當他想清楚之後他就會去採取行動,得到他想要的,我覺得藏馬是這樣的個性。
[PR]
by aki_yao | 2007-03-26 01:21 | ACG相關
<< 幽遊白書對談 1-4 幽遊白書對談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