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遊白書對談 1-2

藏馬和飛影之間,有什麼新的想法?

AKI:很多人覺得飛影和軀是一個官方配對,我看富奸他也是這個意圖,但同人女當然有自己反抗的方式。

白:因為愛情本來就是反抗於熱血、友情、勝利。

AKI:軀和飛影,我剛才說了他們就是一個鏡像,那種關係與其說超越了朋友、是知己,不如說就是彼此,但那不會是愛情,你如何愛上另一個自己呢?但是他們一定很喜歡對方毋庸置疑。作為藏飛迷但我很喜歡軀這個角色,飛影為軀做很多事,比如待在她身邊、打開她的心結,我會很高興。

白:我不喜歡,所以我不支持這個配對。(笑)我不希望飛影進入任何系統。就是說這個故事的開頭是邊緣人,我希望到結束他還是邊緣人,除非我已經三十五歲,有教職。因為,你會被邊緣人吸引就表示你一定還是個邊緣人,如果他進入了系統而你沒有,那不是覺得被拋棄了嗎。

AKI:但他們的主從關係其實在幽助提議武鬥大會後就結束了,軀解散了國家恢復個人身份,所以飛影為軀做任何事情是出於他的意願。我會很高興他做這些是因為,他開始喜歡跟自己很相似的軀,代表他也開始喜歡自己,他們的彼此相惜、關心投射的是自我接納。至於愛情我覺得要有一點互補成份,藏馬和飛影之間就有。
藏馬和飛影在原作中就有點曖昧,也所以成為主流配對。在軀出現之前,藏馬是唯一最了解飛影的人,飛影的行為幾乎都由他來詮釋,在四人小組裡頭很明顯幽助和桑原是一組、藏飛是一組,藏馬可以說是他們的中介,因為飛影不喜歡自我表達,所以常常是藏馬向幽桑解釋飛影他其實是怎樣怎樣,或者他去拐飛影「我們幫幽助某某任務」之類的。

白:真可憐,像小班長一樣。

AKI:並不可憐,因為飛影都很聽話的受欺壓(XD),他唯獨對藏馬沒辦法。飛影算是游離在人界的邊緣人,他當然也不願意聽靈界的命令,這時藏馬就扮演把他拐來的角色。所以飛影雖然表面上不願意但還是參與了每一次的行動。反過來說飛影也非常了解藏馬,在暗黑武術會中他們兩個就一搭一唱的,反正其中一個在場上打另一個就在場邊解說。飛影也告訴桑原「我最初之所以跟藏馬聯手,是因為我不想與他為敵」,他對藏馬的實力非常清楚。

白:我懂我懂,這是一個很難破除的連結,而且隨著時間前進,這個連結在每一次戰鬥的過程中都繼續加深。

AKI:飛影和藏馬是最先認識的,因為一次誤會的交手,後來聯手去盜靈界秘寶被幽助通緝。但是在那個時間點上藏馬背叛了飛影,因為幽助之前幫了藏馬,後來藏馬還他人情,在飛影要砍進幽助肚子的時候藏馬替他擋了那一刀,讓飛影氣到爆炸。

白:所以砍到他肚子上嗎?

AKI:就刺到腹部啊。

白:刺到藏馬的腹部嗎?

AKI:反正妖怪嘛死不了……等一下,妳在想什麼啊?

白:一定有我告訴妳,要解釋愛情的話這些都要放進來看。

AKI:是說我給你一劍然後就……救命啊好色!好啦,反正飛影被幽助打敗了,雖然他那時妖力高於幽助很多。當然這裡也包含富奸設定不周延的問題,可能當時飛影是打算用過即丟的角色,沒想到後來又回鍋,所以大家覺得這個飛影和後來出現的飛影存在很大的斷裂,這個飛影很卑劣、話又多,後來的飛影就是有原則的惡,然後很酷。當設定有縫隙的時候就讓大家有很多可以發揮的空間,像是「飛影妖力高於幽助,不可能沒發現靈丸從背後反彈回來,所以會輸是因為氣昏頭」,氣昏的原因就是被藏馬背叛了。總之他們兩個存在這種非常了解、彼此互有背叛……

白:哪裡互有背叛?飛影有背叛藏馬嗎?

AKI:嗯,沒有,所以是藏馬不好。反正這個關係在後來的戰鬥中不斷深化。另外我想談的是妖怪之間被吸引,「很強」或是某種認同,恐怕還比性別來得更優先,在這漫畫裡例子滿多的,比如樹對仙水、鴉對藏馬。所以藏馬和飛影如果互相有此情愫,其實不存在什麼禁忌需要跨越的問題。
(按:曾經聽過這樣的說法:「軀是女人所以是戀人,藏馬是男人所以是朋友。」如果他們的差別僅只在於性別不能說服我。)

白:可是妳解釋的都是「他們不是不可能在一起」,但隱藏的問題是「為什麼他們是」?妳知道愛情是一種排他性的東西,不可替換的位置。他們的心靈相通,或者他們的性別不是阻礙,這些都可以成立,但為什麼「就是」藏馬和飛影?
當然妳的意圖或許就在表述「可以是」,就像有人可以認為黃泉和藏馬是,我也不會去說那個不可以,這是確實的,這就表示妳意識到原作的位置,以及妳只是無數的閱讀者之一。

AKI:但玩同人誌一定要意識到自己的這個位置,不然就會太瘋狂了。

白:我知道,同人的人接受這個位置我很同意,因為那是他們溝通的必要性,我們都是FANS,我們都意識到我們共存在這個文本之前,同人圈是一個社群,如果你把其他人都排除了那就不是一個社群了,這個社群要繼續存在,所以我接受你的看法,你也不能說我這個看法不行。但另一個問題是妳有妳相信的事,不但是藏馬和飛影,而且是藏馬在前面(藏x飛)。

AKI:這個愛情的排他性你很難去解釋是因為,它不存在原作裡,而存在一個人一個人對原作斷片間的詮釋。以剛才提到那段為例好了,就是飛影剛出場時,妖力比幽助強的他卻反被打倒了。純粹從原作的角度,你可以說他設定不夠精準;如果藏飛迷來看,可以認為被藏馬背叛讓他氣到亂了方寸;或者飛藏迷也可以想做飛影是因為傷害了藏馬而耿耿於懷……種種解釋就從這個空隙長出來,繁花異草大盛開。他們關係的不可替代性就從這個解釋中而來。這個場景本來是幽助和飛影的戰鬥,但是經由藏飛派的詮釋很抱歉幽助就被排擠掉了。當然如果是幽飛派的話……

白:有這一派嗎?

AKI:當然有啦,幽飛、飛幽什麼都有,如果是這一派或許對這幕有另一種解釋,比如幽助自從跟飛影一戰感受到他的強大從而產生異樣的感覺……我不知道啦。XD

白:那妳大概知道是誰贊成幽飛嗎?為什麼他們會認為……(笑)

AKI:我不了解啦,因為我不會去看自己不贊成的配對。

白:很妙,這就說明了為什麼你不能把別人的看法排除掉,不僅是為了社群,而是文本片段間的空隙本來就是不同的個人去發現、去填補的,而且彼此間的詮釋是沒有關聯的。
[PR]
by aki_yao | 2007-03-26 01:09 | ACG相關
<< 幽遊白書對談 1-3 幽遊白書對談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