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Bejing

回到台北已經一個星期多。
剛返家的一兩天,北京的各種形影片片段段在腦中閃現,王府井大街上人潮紛沓,寬到難以想像的市街,多到難以想像的人口,耳中轟轟作響類同又歧異的語言,夾纏各種好的不好的感觸。
然後是颱風夜,蜷躺在床上聽風吹窗框震動的聲音,巨大雨點一陣一陣暴打在棚上。閉著眼睛一片漆黑中,紅色宮牆琉璃瓦次第浮現,如同我攝下的影像那般小心翼翼搖搖晃晃的推展開來,鏡頭中不見鎏麗,僅見斑駁。

這才是我心中的北京,我想。
此時此刻紫禁城正靜靜承照月光,數百年的幽魂也許剛從宮殿暗角飛出,飄盪在樹間廊檐。唯有夢裡我重回那片時片刻的紫禁城,拔除了身邊吵吵嚷嚷的旅行團、拔除了髒污的玻璃片、拔除了御路與殿前的圍欄,而後還原到他生活其中時的面目。一百年前,那是只屬於他的地方。一步之遙的背影,跨過內右門、走進狹窄紅牆間向養心殿行去,轉身的瞬間,揚起的龍袍一角已消失不見。

a0046681_2322267.jpg
[PR]
by aki_Yao | 2004-09-04 00:00 | 荒錯與漂流
<< 時間 野台。The Wall。20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