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八

(那麼你真正了解御堂嗎?真實的御堂、真實的你……)
──本城先生不相信人與人之間存在真正的了解?
(那只是一廂情願的理想吧。)
──過去的我也是這麼想。
(現在不這麼想了?)
──因為我明白了那正是自己的脆弱。


回到Best End的路線。
最先出現的工作場景,是S家回應廣大群眾妄想的白衣!!部長你超適合去白色巨塔演出又美又色氣的壞醫生!而且是那種有黃金右手的冷酷無情菁英外科醫生!>/////< (被巴飛)
轉調到MGN也有一年的克哉,再怎麼低調謙遜,工作上的才華畢竟開始嶄露了。(比起2月號BExBOY正式連載的御克線官方漫畫,剛入社的克哉立場還很辛苦,一方面是新人一方面又要掩飾與上司的戀情而且上司還需索無度

a0046681_0393126.jpg


Biorade的例子很有趣。
最初完成的樣品,在會議上被克哉一句「真的覺得這好喝嗎?」給打槍,川出研究員與實驗室其他人於是奮發改良,終於在半年後完成了在味道和各方面都無可挑剔的成果。
──Game裡說的半年前,時間點差不多等同官漫正在連載的地方,忍不住想3月號裡克哉首次參加第一室的商品會議,會不會就是這場?(等連載好痛苦喔!〒Λ〒)
克哉的想法很天然,「花了這麼多精力研發出的無添加碳酸飲料,如果就只是這個味道不是太浪費了嗎」。後面就包裝向御堂提出異議,也是因為被其他部門質疑後,想要「做出讓所有人都無話可說,只能讚嘆不愧是御堂部長領導的第一室的商品」。
並非惡意輕蔑他人的工作成果,只是就事論事不留情的評判,這點上克哉跟御堂其實是很像的。只是克哉在態度上比較和緩不具攻擊性,但本質上是完美主義,不會因為狠不下心打擊有交情的川出,就妥協著放水過關,這與御堂倒是並無二致。
借用本克線的一幕,在那條路線中克哉還在菊池,但因業務關係已經常常待在MGN。記得是藤田說,MGN的大家都認為克哉只是外表溫柔,事實上要求跟御堂部長一樣嚴格。
但克哉在把關嚴格之餘,立刻埋首研究市面上的碳酸飲料以及女性雜誌,整理出一份對實驗室極有用的數據資料,這才是他真正的能力所在(對比一下川出口中當年本城的作風,高下立判)。

從藤田那裡聽聞公司內流傳,當年御堂靠盜用本城的資料上位的謠言,克哉一整天心神不寧。於是下班離開前,決定去御堂辦公室見他一面,這段也很萌。
那樣的謠言自己根本一丁點也不相信,自尊那麼高的御堂不可能盜用他人心血,如果競爭對手做出了很棒的成果,他只會要求自己做出更好的。自己的動搖,只是因為生氣而已。──既生氣對御堂的不公平,也心疼他的不辯解。克哉想通了便覺釋然,而且也很清楚「就算御堂先生告訴我當年真的盜用了本城的資料,我也會認為他一定有什麼苦衷」。無論如何都會偏袒他,這就是戀愛啊!這點劇本寫得真的是很真實。XD
而一個人待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等著晚上十點開始跟芝加哥視訊會議的御堂,靠在克哉身上暫時放鬆下來的樣子超萌!>/////<

接著克哉就被本城拐到酒吧了。
這段就是號稱「戴了隱形眼鏡」,帶點小小腹黑的克哉,用不卑不亢的態度與本城展開言語攻防,表現絕對是讓人按個讚。在這裡看到很有意思的是,克哉對於跟御堂的交往有著各種不安,也還未能把自己擺在跟御堂平等的位置,但他不曾懷疑過兩人彼此間的理解。御堂先生知道我,他比任何人都更知道佐伯克哉,包括過去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也不想讓他以外的任何人看見的自己。
至於御堂在本城眼中是理性保守、一板一眼的個性。本城是御堂的大學同學,認識御堂比自己更久,但克哉明白:這不是對御堂先生最精準的評價,他是更為堅定、內在擁有極大熱情的人,偶爾也有情緒化的時候也會撒嬌……但這些不需要跟別人說,只有我知道就夠了。
(孩子你好樣的!不枉後頭御堂給你那串「理想以上」的評價!≧Д≦)

攻堅失敗,本城最後在御堂面前強吻克哉作為小小報復,揚長而去。
部長的反應,也是又一個我覺得劇本寫得相當真實的地方。御堂當然是怒了,「不是你的錯,是本城那傢伙亂來,這我知道!因為這樣而生氣是我不對,這種程度的事情我還知道!」
心裡很清楚怎麼回事,但仍是忍不住氣惱。姑且不論後來還是「懲罰」了,這邊的兩個人都好可愛,想到要是立場顛倒,看見御堂跟別人接吻不知會多嫉妒,克哉心疼御堂又氣自己,於是下了決心。
克哉:「下次就算踢飛他,我也一定會躲開!」
御堂:「就這麼做!」
克哉:「是!」
這……部長你這是什麼回應!XD

a0046681_040414.jpg
令人揪心的「懲罰」。
令克哉痛苦的回想起了過往兩人間無愛的性,
御堂抱住他低語,「別哭,克哉,別哭了……」
(那你一開始就別欺負他嘛!〒△〒)



Biorade商品化受阻,回到御堂辦公室的那段對話,就是R裡我最喜歡的部份了。當克哉提出「針對包裝能夠重新檢討嗎?」,御堂那句「喔?讓我聽聽你的意見」,那個語氣總感覺他在等這一刻很久了。
等著克哉挑戰自己。
──僅僅是支援自己、把交辦的工作做得很完美還不夠,御堂期望於佐伯克哉的是能與自己並駕齊驅。這也是第二場H中御堂怒氣的導火線,一點也不想聽到克哉說「因為御堂先生比我重要太多了」。他深愛克哉,也了解克哉的才能和潛藏不露的企圖心,因此希望克哉能以相應的態度看重自身。

不過御堂真是個狠角色,邊走劇情邊覺得如果在這種上司手下工作,得胃病是難免的。〒△〒
他聽個兩三句話就知道你想講什麼,而且自行組織出可能比你想得更深的。當他銳利的反問「為什麼到現在才講?你剛說了吧,你從當業務的時候就這麼想了」,我都替克哉抖一下。然後同意克哉重提寶特瓶的案子,但「我認為自己的想法正確,才會採用玻璃瓶。比起符合需求,應當去挖掘創造需求」,所以兩個案子同時進行,來內部比案。
這才是並駕齊驅的真意啊,就是「我也一步不會退讓的」。

接續著這段,克哉獨自在大阪旅館房間裡的思索,也很喜歡。
──因為在身邊,最了解御堂先生的是我,只有我才能最正確的肯定他,或者否定他。
──這也是御堂先生所期望的。
──但,即使是正確的,被否定仍舊會受傷,尤其是被最親近的人否定。
──細微的傷痕累積下來,會不會哪天御堂先生就厭倦我了呢?
──不,我不該懷疑。這麼做是對的,對御堂先生和對我來說,這都是必須的。
──不能只是附和他,當覺得不對的時候也要表達出來,否則總有一天我們會走不下去。
我想這就是克哉相信、也決心讓自己有能力與御堂並肩前行的開始,後來而能有在本城面前那段坦誠動人的告白。


NEXT:其ノ九
[PR]
by aki_yao | 2011-01-16 23:36 | ACG相關
<< [插播] 2月號BExBOY的... 鬼畜眼鏡 其ノ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