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七

鬼畜R御克線的Best End「有你的世界」,
車禍之後御堂與克哉在醫院中有一段相當深刻的對話。

回過頭只看見倒在血泊中的你。差點以為要失去你了。

把本城逼到絕境的是自己,最後受傷的卻是克哉,令御堂悔恨不已。
「能傷害你的人只有我。」御堂如此對克哉說,「只有我就夠了。我已經把你傷得太深,所以,再也不要讓你受到任何傷害,從那時起我就決定了。」
那時候。相戀以來兩人第一次談及「接待」的事。

a0046681_112223.jpg
「你,後悔了嗎?」四目相對近到能互相感覺呼吸,克哉輕撫他的臉問。
「我不知道。」御堂說,「但是我不想否認。和你之間的任何事我都不想否認。」



對克哉來說,傷痛的存在是確實的。
在御堂而言,那也是個永遠不會癒合的傷口──曾經那麼殘酷的傷害過深愛的人。
所以他不曾道歉,不曾請求克哉的原諒,在這件事上御堂並不想被原諒而後事過境遷的遺忘,他要自己永遠記得曾經如何傷過克哉,兩人都帶著那不會抹滅的傷痕生存下去,在彼此身旁。

而在Bad End「日常的終結」裡,
克哉被Mr. R帶走,突然從御堂的世界中消失。

設想過所有可能性、尋遍了所有管道之後,兩人的戀情已被雙方家人和全公司上下知曉。御堂的生活並未因此受到任何波及,唯一的改變只有克哉不在了。
「回來吧克哉,我並未因此失去任何事物,你所擔心的一切都沒有發生,所以回來我身邊吧……」
正當御堂如此沉痛呼喚的時候,他收到了Mr. R的變態DVD,看到在Club R被當成性玩具的克哉。
「看哪,鏡頭的那一邊是你深愛、也深愛著你的人,」Mr. R對克哉耳語,「那個一心只想要你得到幸福的人……」(走到這邊我已經痛苦得快死掉了 イヤ(≧ヘ≦ ))(( ≧ヘ≦)イヤ)
克哉看向鏡頭,失焦的雙眼中透露出微弱的訊息:「救救我……」
這時在電視機前已瀕臨瘋狂的御堂,心中浮現唯一的念頭是,「克哉並不是報復我,也沒有捨棄我,所以我還有愛他的權利、我還有用這雙手擁抱他的權利!把克哉還給我──!!!」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想玩到Bad End,
完全是好奇傳說中YUSA那聲驚天地泣鬼神的狂叫才……〒___〒
但也是因此發覺,包括監禁結局的「膽怯的純愛」在內,從三個結局中才能完整捕捉到御堂內在的葛藤。同樣發生了車禍,在監禁結局中克哉受到衝擊短暫失憶。
「你不記得我了嗎?」御堂驚恐的聲音,像走著鋼索一般虛弱顫抖。
「已經受夠了,再也不想忍受了……」釦上頸鍊,把他鎖在身邊。
其實十分唯美,無論畫面或是意象上。
克哉心中的確存有想將自己全部交付給御堂,想要什麼都不用思考、完完全全被御堂支配的願望。而御堂對他的了解也足夠深入,到這些可恥的念頭都無可掩藏的程度。於是御堂把克哉監禁在床上,再也不用懼怕他離開自己的視線。
「我們,還正常嗎?」克哉如此自語。
察知那正常表象下的歪斜,但彼此的願望都實現了,即使扭曲仍是甜美。

a0046681_112561.jpg


對於失去戀人的恐懼,御堂並不亞於克哉。
過去加諸克哉的一切傷害,都反噬著成為心上永恆的折磨。克哉的退卻也許令他想起自己曾如何踐踏他的尊嚴,克哉的若即若離是否預示著終有一天將離開,為了報復或者僅僅是怯懦。
至此才真正理解御堂那句「離不開你的是我,無論發生什麼你都必須繼續選擇我」,
看似強勢,實則更是一句卑微的祈願。

所以即使監禁結局再美,我還是只能接受Best End。
唯有克哉戰勝心底想被支配的渴望、決心要跟御堂並肩前行,才算真正的幸福啊。


NEXT:其ノ八
[PR]
by aki_yao | 2011-01-11 00:10 | ACG相關
<< 鬼畜眼鏡 其ノ八 鬼畜眼鏡 其ノ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