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六

在コミケ79收了不少mega*c-conscious的御克合同誌回來,差不多是沒斷版擺出來都買了的程度。不過日本的主流還是雙克啊,加上Spray這次新推的Drama CD是沒愛中的沒愛的CP,覺得很扼腕,只敗了一張「非裝著盤II」回來。


這週末又把本篇和R的御克線Best End複習一遍,如果說本篇裡我最喜歡的scene,是最後例會中御堂微笑的那句「ありがどう」;那R裡最愛的就是關於Biorade的包裝,克哉勇敢提出不同意見時,部長說「你的案子和我的案子,來比個勝負吧」的表情。用克哉的話來描述,那是「高昂的飛揚的目光,其中滿滿承載的是對佐伯克哉的期望」。
我的萌點也許有點怪 = =a,但就覺得這是R裡御克線的主題。

貌似專門撒糖又是エロ擔當的御克線,H場景就有四場,然而前兩場都很令人揪心。
與御堂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在甜蜜平和的日常表象下,克哉隱隱懷抱著不安。更加的了解御堂,「在MGN的地位,都是以他的熱意、才能和努力累積得來的」、「總是向上看,描繪理想的自我,再一步步去實現」。在如此完美的人身邊,克哉害怕自己無法做個配得上他的戀人,希望被他渴求、希望成為他的全部,又不時想著「御堂先生的未來真的需要我嗎」而沮喪。更不願意成為他的弱點,「如果因為我而讓御堂先生失去了什麼,我不能原諒自己」。
敏銳的御堂當然有所察覺,也任克哉保有自己的空間(舊公寓)當作喘口氣的地方,但本城出現後,御堂的心情也再難壓抑。「待在我身旁你就這麼不安嗎?」,因無法令戀人安心依靠而懊惱。最氣的還是克哉太過看輕自己,無論是工作上表現於外的態度,或是對於自己在御堂心中份量的輕估。

其實比起本篇,和御堂相戀之後的克哉已經有自信多了。但R裡仍然出現不敢坦然接受別人對自己工作成果的盛讚,略畏縮著說那只是整理資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被御堂喝道「佐伯君,給我抬頭挺胸!」。為了保護御堂,面對本城時極力隱瞞兩人的關係,克哉自認為沒有做錯,「因為御堂先生比我重要多了」,卻反倒激怒御堂。

──工作也好什麼社會名聲也好,對我而言你比那些都重要太多了!你為什麼不懂!

克哉真的不懂,在道具「懲罰」下想起了過往兩人間沒有愛、僅僅是身體苛虐的性,淚流不止的斷續喊著「不要離開我」。而御堂沉著聲說,「你要明白,是我離不開你。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必須繼續選擇我。」
這場H令人看得很難過。〒____〒
明明互相深愛著,卻在最關鍵的一點上心意無法傳達。
原本以為御堂那受傷的態度和怒意是來自於此,但走到最後才會知道,御堂心裡有更深層的糾結,而最悲傷的在於那是綜合了御克線另兩個結局而能得知。

a0046681_227212.jpg
第一場H還沒那麼虐心,察覺克哉的動搖,御堂只是溫柔的說:
「你在害怕什麼?我就在這裡啊,不會逃走的。」



NEXT:其ノ七
[PR]
by aki_yao | 2011-01-10 01:22 | ACG相關
<< 鬼畜眼鏡 其ノ七 鬼畜眼鏡 其ノ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