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四

直到見不到面了才發覺,每一天每一天,都想著那個人的事。
僅僅十天不見,身體,心裡,都留下了一個御堂形狀的空白。明明被那麼殘酷對待的。不想承認,也不想為這份心情命名。但是,已經到極限了。
那個人,就這麼恨我嗎?這種扭曲的交易一旦揭露,御堂先生失去的遠比我多,他卻甘冒風險、擠出僅有的時間也要繼續。為什麼?他說你是我認同的男人。他說別想從我身邊逃走,我不會放你走。為什麼?

  ***

為什麼不逃走?為什麼不拒絕?那個人令我混亂。
明明有能力,卻說自己做什麼都失敗。總是低下頭不看我,卻又向我尋求著什麼。
他說,我沒想到御堂先生是這樣看我的。他說,可是我只想跟御堂先生說……。
差點被栽贓失誤他也不生氣,還送來紅酒當謝禮。說他的犧牲全都白費,問他是否後悔?他低著臉持續沉默。
無法理解,無法接近,莫名感到生氣和焦躁。
唯獨能確定的事只有一件──打從心底不想放開他。



每次走到克哉雨中告白那段,都還是會同步到那股酸澀。〒__〒
兩個人都覺得從「常識」而言對方應該是恨著自己,但又從對方一些微妙的反應裡,隱隱察覺存在另一種答案的可能,然而恐懼得不敢去觸碰,深怕那只是自己過份天真的幻覺,而真相會冰冷到無法承受。
愛情總是試探、猜疑、患得患失啊。幸好克哉鼓起勇氣跨出那一步後,得到了真心的回應。
而部長我說你反差會不會太大了點= =;;,先前還那麼不坦率,克哉都說喜歡了你也只是把他架上床,被逼到不行才逼出一句「是你說的,如果不喜歡你就不要再抱你!」→所以現在抱你正因為我愛你。
就一定要用這種雙重否定句你就是不坦率啊你!(部長另一句口頭禪:悪くない XD)
可是嘴上雖不坦誠,卻整個週末三天兩泊的讓克哉泊在他床上(比高中生還猛的32歲男人!),到了不得不上班的早晨就紅著臉給了克哉Card Key。
喂部長你的進度會不會太快了點啊!認識兩個月、告白(+Sex)三天,立刻就頒給戀人身分證(御堂家鑰匙)了,你就是這樣年紀輕輕爬上高位就對了,動作有夠快的你!>////<

a0046681_048247.jpg
我喜歡你,御堂先生。
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直視你的雙眼,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正面擁抱就好了。
我也許會更早察覺自己的心情。



本篇的Good End真是好到無以復加,愛情上兩個人的心意終於互相傳達、確認了,工作上的困境也完美解決。
一般來說感情、H等段落是劇情的重點,但我相當喜歡描述工作的部份,總覺得鬼畜眼鏡的細膩都展現在這些地方。御堂袒護克哉、破壞了大隈專務讓克哉頂罪的盤算,及至追究到工廠出貨瑕疵──生產線由大隈專務所管轄,等於打了自己的上司兼靠山一巴掌。到了尾聲,大隈又表現出御堂是他最信任、最優秀的部屬,但從御堂缺席的那次例會中大隈的態度來看,御堂確實經歷了一場險些被拔除的風暴。不過御堂憑他的實力度過危機──要讓已經創下MGN紀錄的Protofiber銷量再增加三倍。自然不能只是空口白話,相應的生產上也要加倍投資,御堂必是提出了夠說服力的戰略規劃,再押上自己的職位信譽。如此驚人的成績如能達成,自己的評價也會再爬升,那大隈這老狐狸當然犯不著再跟御堂過不去,又全力支持他了。
Game裡只是幾句話帶過,但光是這些片段就透露出御堂在工作上的凌厲果敢,也足以窺探到他如何獲得目前的地位,這是我覺得腳本非常棒的地方。
更棒的當然是克哉早在一星期前開始採行的策略,與御堂擬定的不謀而合。在御堂失去聯絡、大隈專務一副不機嫌的臉色、產品能不能增產狀況未明的時刻,克哉做出了決斷,事後得知連御堂都驚訝於他的大膽。
而克哉說:「因為我相信御堂部長。Protofiber是有銷售力的產品,而且更是你的產品,由你提出企劃、一手將它商品化。我相信你絕不會中途放棄它。」

不知道是否自覺或純出於本能,御堂是個自我保護森嚴的人。
不讓人輕易踏入自己的領域(本城說大學時的御堂甚至不讓女友坐他的車)、不給別人一絲滲透的機會,說他盜用競爭對手心血的謠言傳得沸沸揚揚,他也不去澄清。自己問心無愧就好。知道自己遙遙站在制高點,因而不想也沒必要去理解別人,相對的也不尋求被別人理解。
但是在「接待」的過程中,看到他高築的堤防出現了裂口。
他不再能維持「對別人沒興趣」的高傲和冷漠,他在意克哉,被克哉逼到狹路,洶洶湧上沖沒了堤防的並非外來、而是起自他內裡的情感巨流。身為菁英的理性沉著面對克哉時不復存在,愛情猝然來到顫著手小心翼翼捧起,幸福得令人泫然。
終於知道自己心底深處始終存在著被理解的渴望。
而只有這個男人,因為有著不遜於自己的能力,因為惦記著思考著自己的一切,所以能預測到自己會採取什麼策略,早先一步為自己佈局。
得到一個能正確理解你的人,連世界都會改變。

於是御堂展露了好棒的笑容。部長你這表情犯規喔!///▽//

a0046681_051029.jpg
御堂:「能和你們這些有能力的業務員共事,我很高興。」
克哉:「御堂先生....あ、ありが...」
(第一次得到御堂先生正面的讚賞,而且不只是對我、是對第八課所有同事的評價,感動到連句謝謝都說不完整...)
御堂:「ありがどう。」



犯規、犯規啊你們兩個!直接無視片桐課長和本多就對了!>////<
PS. 不是要寫R裡御堂的糾結嗎?不知不覺就…這個系列到底要持續到幾啊orz


NEXT:其ノ五
[PR]
by aki_yao | 2010-12-20 23:45 | ACG相關
<< 鬼畜眼鏡 其ノ五 鬼畜眼鏡 其ノ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