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三

御堂孝典,東京出身,東慶大法學部畢業(大約是東大+慶應?= =;;),進入外資系藥妝企業MGN、30歲出頭即升任產品開發部部長──據川出研究員說,御堂領導的開發部第一室是MGN的花形部署,歷任部長不是高升經營階層,就是獨立創業。年收1200萬,住都內一等地段高級公寓,開進口車,穿著全是手工訂製西裝。官方小說裡還提到御堂是獨生子,有個着道楽的母親,每年都會寄給他高級材質的浴衣,感覺實家也頗有錢。總之在各種各樣的意義上,御堂毫無疑問是個菁英。

但御克線的開頭,御堂的形象是個不在乎他人感受、不近人情的惡劣傢伙,初見面時眼鏡克哉以輕慢的態度僭越了他的權威,他就以踐踏克哉的自尊報復回來。
說起來絕頂聰明的御堂,在感情的層面笨拙得可以。
越在意越要欺負他不讓他逃→基調上是這種小學生段數,然後他不見得是遲鈍,但會自欺欺人掩蓋自己的真心,幸好最後克哉主動告白,不然一輩子也得不到御堂孝典的心。工作上那麼無敵,但你就是個愛情俗辣啊部長!!!(毆飛)

當然細想一下,對御堂是有些同情。
最初御堂想整死克哉,讓他悲慘求饒,以紓解胸中那個不愉快的黑色氣團。然而,沒有消失,看似氣弱聽從他擺佈的男人,眼裡滿是固執的反抗。憎惡卻不逃走,任他為所欲為心中卻又不臣服。原本報復的念頭逐漸被「無法理解這傢伙」的焦躁取代了。工作上認同了克哉的才能,發生出貨失誤時一肩扛下高層的壓力──在御堂而言他有正義的理由,本就不是克哉的失誤,想把錯推給他以免追究到生產端,實在太卑鄙。奇怪的反而是克哉,知道真相竟然不生氣,他大可反過來糾彈MGN,竟還跟自己說謝謝。
而克哉反問他:「御堂先生才是,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呢?」(如果我糾彈MGN,最困擾的會是站出來擔下整個事件責任的御堂先生不是嗎?)
克哉好厲害!@__@
天然之中一針見血、直指本質啊克哉!我相信在這當下御堂也察覺了什麼,之後有過幾次刺探:克哉找他商量眼鏡的事,御堂問為什麼不跟你要好的同事說,克哉:「可是我只想跟御堂先生說……」御堂:「我?為什麼,你到底希望我說些什麼?」克哉:「……」(困惑貌)。還有辦公室那次,御堂說:「照這個銷售氣勢,當初你說不可能的目標數字很快就會達到。你委屈求全做的一切犧牲都白費了。可是我們的約定仍然有效,我不會讓你逃走。」而克哉的反應只是紅著臉低垂著頭。為什麼?既然用以脅迫的條件已經不存在,你為什麼不拒絕?但不論御堂如何探問,克哉也答不出所以然。

御堂自第三次接待以來就對克哉動了情,不論是因為工作上對他的欣賞,或是因為情慾中克哉的迷魅,第二天克哉發現自己一身吻痕就是證據。可憐的克哉曾數次迷惘思索:忙到沒空吃飯睡覺的御堂,為什麼寧願剝奪工作和休息的時間、冒著被人發現會失去一切的風險也要繼續?而御堂這邊不會沒想過同樣的事,但他的理性邏輯腦袋肯定把這擱到一邊──不能想清楚,想清楚的話只能是悲慘。
這段關係的開始,是自己單方面懷帶惡意凌辱克哉,卻在過程中愛上了他。造成扭曲的是自己,將克哉傷得體無完膚的也是自己,這樣的自己並不存有愛他的資格。隨即而來是一段瘋狂的H,御堂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欺負正跟片桐課長通電話的克哉,挑起他的慾望、用道具塞入他體內,再抓著站都站不穩的克哉硬生生拖出走廊、走出公司、坐上計程車帶回自己家,一進玄關就推在牆上狠狠侵犯克哉,狂暴的親吻著撕咬著說不會放他逃走。

a0046681_1132675.jpg
這段的CG超美!>////<


幾乎是困獸般的絕望。如果還有一點冷靜的話,重視工作的御堂不會在辦公室、在上班時間做出這種行徑,遑論過去連女朋友都不帶回家,卻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克哉眼前。愛上克哉的同時卻已失去愛他的資格,這完全是自己的錯,但又不願意放手,只能以這種毀滅般的瘋狂傷害他也傷害自己。
因此當克哉近乎棄絕的告白說喜歡他,御堂的反應只有震驚再震驚。
而就算絕地逢生幸福降臨,御堂這無口的傢伙還是說不出一句愛,只會把克哉拉到床上用身體證明(明明平常是言葉攻,羞恥的話要多少有多少的 = =;;)。部長!幸好面對愛情克哉比你勇敢多了,不然你們不就錯過了啦!> <

在本篇結束時,感覺御堂因為奇蹟一般得到克哉,所以盡其所有的珍愛珍惜他。到鬼畜R的時候才更清楚的看到了御堂的糾結。

a0046681_1134841.jpg
克哉:「御堂先生對我是怎麼想的呢?」
御堂:「還不明白嗎?我愛你。」



NEXT:其ノ四
[PR]
by aki_yao | 2010-12-20 00:11 | ACG相關
<< 鬼畜眼鏡 其ノ四 挪威的森林 電影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