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二

R裡御堂對本城說:「去找個能正確理解你的對象談戀愛,世界會因此改變的。」
(御堂部長!人家本城特地跑來還等你們等到半夜,就是為了找你麻煩,結果你和克哉在那大放閃光彈!搞到本城開車撞人的悲憤心情我了解啊![大誤] 〒___〒)
綜觀來看,御堂確是所有角色中最理解克哉的人。本篇裡御堂就已認同克哉,到了鬼畜R,即使亂入別人的路線時,御堂也毫不掩飾對克哉的激賞及出手意圖(XD),本克線裡御堂分析克哉的強項在更大的組織裡能有更大發揮,成功把他挖角到MGN,感覺對於克哉工作上的才能,御堂比本多知曉得更深。
在御堂本身的路線裡就更明白,他說出自己眼中的克哉是「完美主義、野心家、貪婪,而且還頑固,意外有著毫不容情的一面」,這甚至是看透到克哉內在潛藏的眼鏡克的部份了。
當然,部長接著那句「所以,我愛你。如果說過去的你是我的理想,現在的你就是超乎了我的理想之上」,這才是最最最大的萌點所在!> <



回到出貨失誤事件。(汗)
對於克哉的眼鏡煩惱,御堂的論點是:「你只是害怕承認自己的能力,才找個逃避藉口。因為能力強的人能得到相應的地位,但同時也必須負起相應的責任。」
在這次事件,克哉看到御堂確實敢作敢為、一肩挑起責任的魄力,更因為川出的碎嘴(XD)而知道御堂承擔的不僅是沉重的責任、巨大的工作壓力,還有相同程度的敵意。(你心疼部長了吧克哉!我看得出來!>///<)
如果故事的發展只有工作這一線,克哉對御堂的憧憬、被他認可能力,加上理解他(為保護自己導致)的艱難處境,漸漸深化為愛情其實合情合理。之所以造成錯落及違和,在於平行發展的還有「接待」一線。被狠狠凌虐傷害,偶爾又被莫名溫柔對待,還有那「死也不會讓你逃掉」的狂躁,讓兩個人都陷入混亂。
就像克哉告白時所想的,「如果一開始就能這樣直視他的雙眼,如果一開始就這樣正面的擁抱彼此就好了。那麼也許能更早察覺自己的心情。」

其實呼應工作上的轉折,這一線在「第三次接待」(也就是神奇的前○腺按摩器出來露臉那次 orz)也出現了關鍵的變化。慘兮兮的克哉無暇顧及,御堂凝視他的眼神不一樣了,冷酷嘲弄的成份褪去,留下的是專注和灼熱,慾望也是貨真價實的。更別提隔日清晨御堂等著他睡醒,替他叫了客房早餐,還在克哉衝進浴室的時候自己在那臉紅。(你就是傲嬌界的典範啊御堂部長!>///< [毆飛])
官方小說裡還補完了一個場景。在御堂失去聯絡那十天前的最後一次接待,半夜冷醒的克哉想著離約定期限只剩一個月,以如此變態扭曲的形式維繫關係的兩人,將再無瓜葛,糾結之下順從本心悄悄吻了熟睡的御堂。而第二天兩人是一起在房間吃早餐的喔!「這裡的蛋包很好吃」,克哉說出口後覺得太像小孩子,自己羞怯起來,而晨光中優雅拿著刀叉的御堂只輕聲回答:「是嗎」,然後微微的揚了嘴角。
微微的揚了嘴角。御堂他微笑了啊啊啊啊啊!!

可以說御克線裡道具女王的花樣雖多,但真正的寶物是這兩樣:
1. 蛋包→神秘定情物!
2. Card Key→御堂流終極奧義!

整部遊戲是克哉的視點。在這之間御堂那邊的心情轉變很讓人好奇。

a0046681_143163.jpg
可憐的克哉對自己的心意既混亂又迷惘。


NEXT:其ノ三
[PR]
by aki_yao | 2010-12-17 00:39 | ACG相關
<< 挪威的森林 電影版 鬼畜眼鏡 其ノ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