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 其ノ一

1. 關於R-18 BL Game「鬼畜眼鏡」和「鬼畜眼鏡R」
2. 想到哪寫到哪,無條理
3. 以下「克哉」都指Normal克哉
4. 只有御堂x克哉線相關


沉迷鬼畜眼鏡一、兩個月,終於到了不寫一寫覺得快爆炸的程度。
這樣一個Game,為撒必思目的存在很淺很表層的東西當然所在多有,但是很深的部份深到無從想像,水面下的冰山一樣重擊了我。

打從一開始我就萌御堂。──跑完R之後回想從頭,其實無論有戴沒戴眼鏡的佐伯克哉,都在第一次見面時對御堂一目惚れ,即使這幽微的情緒並未被自覺到,而是蛇信一般深深竄入心底刺痛著。
御堂線中,我喜歡御克。
以前我討厭弱受,所以最初對自己的御克傾向總想說是不是哪裡弄錯,但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沉澱已經很能確定,因為克哉並不弱。在克哉的路線裡,一切關卡都在於如何抵抗去使用眼鏡的誘惑。我記得小時候常常有一種妄想,體育課跑五千公尺的前一晚,祈求睡醒後睜開眼睛就是後天,聯考前滾來滾去不想念書,超希望一覺醒來已經穿越到放榜後的八月。反正經歷仍然是自己的,而辛苦的過程成為記憶的時候一點也不算什麼。──對克哉來說,這妄想只要戴上眼鏡立刻就能實現,工作上怎麼都想不出對策的困境,戴了眼鏡的自己都能完美解決。那也還是自己啊,而且是理想的自己。
但克哉沒有選擇用這來逃避。因為御堂對他說:
「只是要你認同自己有能力,就這麼難嗎?」

克哉在數次的接待凌辱中愛上了御堂,最普遍的看法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D=
但就劇情的鋪墊,我不覺得不合理,因為在這同時他們工作上也緊密聯繫。相遇之初克哉就不可能平靜──小學畢業典禮上遭到摯友的欺騙背叛,從而封閉起來終至失落了的、那優越又尖銳到刺傷旁人的自我,如同化身為御堂孝典這個人出現在眼前。明確察覺他對自己的憎厭,高傲、冷淡,但是強烈到移不開目光。被惡意設定了無理的目標數字,被迫羞辱的和御堂展開秘密的扭曲關係,但也正是這個人,在產品會報上無論面對任何質問,都準備了資料侃侃應對,讓克哉不由想著:「御堂先生對人很嚴格,是因為他對自己要求更苛刻。我也想成為這樣的……」
因此當克哉去找他商量眼鏡的煩惱,意外發現自己竟被這樣的御堂認可,比任何人講相同的話都更令克哉振奮。
從川出研究員口中,克哉得知御堂因破格拔升和不假辭色的性格,在公司裡樹敵不少。接著發生了出貨失誤,大隈專務打算把過錯推到克哉身上,御堂明知自己頂頭上司的意圖,卻站出來攬下這事件的責任,還把實情告訴克哉。雖然御堂在工作上本就一板一眼的正直──你表現不佳,會被他毒舌到想死的心都有了,但表現得好他也會給予公正評價;就川出所言,御堂長久以來也一直想對生產體制提出改革,但此時此刻的此舉,無異於直接跟大隈專務對幹。

失去最有力的後台、產品生產線無法確保、眾敵環伺下極可能被趁勢擊垮,知道御堂付出如此大代價的克哉,怎能無動於衷。而御堂要說這麼做沒有出於一絲想保護克哉的念頭,也未免太假。

a0046681_2353316.jpg
蜜豆桑的出場!傲嬌部長你好美又好帥啊啊!>////<(趁亂告白)


NEXT:其ノ二
[PR]
by aki_yao | 2010-12-16 00:34 | ACG相關
<< 鬼畜眼鏡 其ノ二 香港場REPO Part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