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 電影版

這部電影令我糾結的程度,實在也超過了我的預期。
看完的當天晚上處於一種摸不著頭腦的困擾和不愉快中,睡一覺起來的隔天稍微抓到線索,再跟小白聊過之後覺得大致有些解釋。

直子是個混亂的人。電影裡以各種顏色疊加、濃重的混濁來表現她的混亂,但我心中的直子是無限透明近乎稀薄的,完全背反。直子比較接近象徵,一個想要但是得不到的夢,當渡邊伸手抓住她,把她往自己的(常識的)世界拉過來一點,直子的色彩和輪廓就具象化一點;當渡邊猶疑了、放開手,直子就往Kizuki那邊墜落下去,稀薄至於消失。
這其實是相對於渡邊。當電影不是以映射於主角渡邊、而是將直子作為一個具體的人來解釋她時,是不是終究會變成那樣,我也不確定。
但後來我明白到,那令我無法接受的關鍵所在,並非對直子形象詮釋上的歧異,而是電影裡的渡邊不愛直子。感覺不到他愛直子,明明不遠千里的去阿美寮看她了,拼命打工準備一個能和直子共同生活的空間,但是感覺不到愛啊。明確從他口中說出的只有所謂「做人的道義」(照顧摯友的遺孀?)。這點上深深的刺傷了我。

小林綠,電影裡她每一句話都彷彿算計著對手的反應邊出口,眼神無時無刻都像調情。綠是有心機的部份,但也有坦率的部份、天然的部份,我傾向認為演綠的演員演技太差,所以只能演出一種面向,表現不出綠這個人的層次性,也沒抓到綠令人喜愛的神髓。

小白對松山研一的渡邊極不滿意。
我想這就是對村叔的愛的差異了,因為我可以接受。XD
但陳英雄對渡邊和永澤也很沒愛吧,電影裡看不到對這兩個男性角色的想法,他們僅僅是對映於女性角色的存在而已。小說裡的永澤是多麼特別的人啊,你不去理解他就演繹他,他就只剩下卑劣的表象了,於是電影裡永澤說他考上了的時候,我唯一的感想就是日本的外務省完蛋了錄用這種男人啊。
看到一點村上對電影的感想(請參考日式生活2.0的節譯),我想說,村叔你實在太狡猾了!需要以這麼曲折委婉的方式表達嗎?年紀果然改變人很多啊,要說以前這種三天兩泊的冗長訪問他也不可能接受的吧。

重看自己以前寫的挪威的森林 青春的傷悼,我愛的還是Kizuki嘛!
[PR]
# by aki_yao | 2010-12-19 20:46 | 一個人一個世界

夢。20081010

自從開始上日文課,其他天下班回家常常在九點半到十點之間被突來的倦意襲捲,倒在床上就睡著,然後半夜一點醒過來洗澡。很糟糕的生活習慣,既浪費了時間也沒睡好,睡眠很淺,一個夢一個夢不停跳接。雖然知道只要克服那一瞬間暈沉的感覺就好了,但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這種自制力。

星期四回家又是一樣的情況,不過那個凌晨的夢我記得。先是夢到在一個應該是大學校園的地方,我和朋友並肩走著,結果看到一個跟我爸爸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迎面走來,擦身而過。很奇怪夢裡的我浮上的唯一念頭是,「這個人裝成爸爸的樣子嗎?」因為我爸已經死了,不可能是他。一下醒轉過來的時候意識到這是第一次這個事實在夢裡的世界也成為預設前提,感覺很寂寞。但我沒有完全醒過來,昏昏沉沉又睡著,之後斷續又做了幾個夢。

最後一個夢是在日本留學。我住的地方還滿大的,有客廳和一個房間,我連毛球都一起帶過去了。但我正要幫毛球拿盤子加飼料餅乾的時候,竟然看到盤子上冒出一堆蟲,嚇得把盤子丟進水槽裡開大水一直沖,但從水槽底部又跑出一堆生物,烏龜、螃蟹之類還有不知名的軟體動物,我只好打電話跟宿舍管理員求救,但是來了三、四個大嬸,她們只是掛著很禮貌的笑容在那聽我抱怨,沒有打算採取什麼行動的樣子,我於是火大了說「滿地都是奇怪的東西,你們不準備幫我解決對嗎?最低!」,這時眼角瞄到房間門口毛球和一個什麼生物在撕咬,衝過去一看,地上血淋淋躺著的竟然是另一隻毛球。我尖叫著跑回客廳,看到媽媽來了,我撲過去抱住她哭著說「媽,她們不幫我是因為那些東西根本不存在對不對?是我的幻覺」,因為最後一個景象是不可能存在的,唯一的理由是那些都不是真的。然後媽媽說:「妳終於想通了嗎?」

接著就醒了,這次很確實的整個清醒了坐起身,時間是三點半多。夢最後的情境還很清楚,那不知道來自衣服還是香水反正屬於媽媽的味道都還很清楚,哭了也是真的。我想通了也是真的。發現自己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可能瘋了的那種驚恐,但是誰也幫不上忙。我媽在最後一個月陷入瞻望狀態,活在一個接一個恐怖的幻想世界裡,可是那時候我只覺得我很累很困擾,沒想到她可能的痛苦。我的潛意識有哪個部份為此感到悔恨嗎?然後又用這種方式自己默默的做修復。

最近我覺得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習慣到簡直像是三十年來一直都是這樣過活。失去了很重要的事物,但是不用多久就可以活得泰然自若,像是你從來沒擁有過,這或許也令我恐懼。但偶爾又有這種壞掉的時候。其實我已經搞不清楚哪一邊才是壞掉。總之不論怎樣我沒有太多選擇,人生第一義是靠自己的力量活著,其次是尋找存活之餘還能感到燃燒的事物。有時我想在時間的分歧點上有各種各樣的平行宇宙,這念頭當然很能安慰我。在平行宇宙裡我的爸媽很長壽,我已經帶媽媽去過京都,在平行宇宙裡 X JAPAN 從來沒解散過,hide 一直都在,我應該在 LA 看過 zilch 的演唱會了。在平行宇宙裡我的人生沒有任何缺憾。但活在那裡的我於是也不是我了。
[PR]
# by aki_yao | 2008-10-11 16:49 | 斷裂的夢

追記。回到台北的那天


圖為火箭頭看著新幹線駛離的背影。與內文並無關。

回到台北是上週五的事了。那天清晨五點就起床,把行李整理好,然後跟照顧了我三個月但帶不走的用具們道謝後處理掉,再把整個房間打掃了一遍。記得每次看黃金傳說藝人結束貧窮生活挑戰的最後一天,都會懷著感恩的心在那擦擦洗洗,那個心情原來是很真實的。八點半辦完退宿手續後,就拖著行李準備去機場了。離開前看了房間最後一眼,空空蕩蕩就像我剛住進去的那天一樣,「結束的時候會想起開始」,那樣的時刻確實令人感傷。

其實我的飛機是下午 1:45,只是為了趕在下雨前到機場所以七早八早出門,拖著二十幾公斤行李搭京成線的過程是最慘的一段,之後通了關把送人的五盒御土產也搞定後,就坐到咖啡店悠閒的看起市川哲史的書,是五月剛出成文庫版的《莎喲那啦視覺系》,因為 Y 姊說看了笑到不行所以離開前趕忙去買了,以文庫的價格買真是很划算,之前寶島別冊裡的部份內容看似也是從這書中擷取的。總之我在日本的最後時光就在 X 的種種回顧中渡過,看到一篇可謂 X 演唱會出包歷史的懶人包不禁心驚:

91年12月8日 NHK Hall 的「X with Orchestra」遲開演兩小時半。
94年12月31日東京巨蛋的「X JAPAN RETURNS」第二日,是 X 史上第一次準時開場達成!因此發生了數百名沒趕上第一首 Blue Blood 的 Fans 一邊驚叫一邊往場內移動的慘事。


原來,這一切過去都曾經發生過!然後還有一項驚人紀錄是 Dahlia Tour 18 場中有 7 場中止。現在台灣的我們也列入這芭樂票傳奇的新一章,雖然 Yo 他也不是故意的....但,這種時候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才好。(真嗣:那就囧吧)
[PR]
# by aki_yao | 2008-06-26 02:05 | 東京生活

在東京的最後一天


左起:Y 姊的酒、泡芙、抹茶布丁、(平等院買的色紙摺成的)紙鶴、(底下)丹花線香、巫毒娃娃。

「為 Yoshiki 祈福之神社 Tour」的巡迴終站終究還是三浦靈園了。今天帶著 Y 姊寄過來的台灣酒、昨天帶回的京都抹茶布丁、在車站不二家買的泡芙(上回 Yoshiki 買了泡芙說要帶給 hide 結果全部自己吃光,hide 根本就沒吃到 ><),還有照例紅玫瑰十朵去看 hide,也祈求他能繼續守護 Yoshiki 和我們大家。

我大概十二點前到的,待了一個小時。剛到的時候墓前沒有人,正把鐵鍊拿下來時一個可愛的日本飯匆匆忙忙跑過來,原來她想點線香但沒帶打火機,為了等人來借火在那邊晃了半天,後來她走時送了我一個藍色巫毒娃娃,這也實在太客氣啦!(但其實白色天使信箱裡就有放打火機和點火器 XD)。然後我拜到一半時又來了一對母女,她們開車來,本來說要順道載我去車站,但因為我還想多待一下所以謝謝了她們的好意,不過真的是有種「大家人也太好了吧!」的感覺。

後來坐在旁邊的休息處一邊遠眺山景一邊把泡芙吃掉,再悠閒的晃回公車站牌。其實今天原本心情說不上好,或許是待在東京最後一天的緣故,或許是天氣陰陰的緣故,坐在去程的電車上覺得空氣很潮濕,搖晃著睡睡醒醒間有點落寞。不過到了三浦海岸搭上沿著海岸線行駛的公車後,突然出了太陽,感覺也豁然開朗。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歡那裡,一個溫柔的靈魂沉睡的地方,一個總是微風吹拂、太陽照耀的看得見海的地方。沉睡在此的你的心,必然是無比自由的。


[PR]
# by aki_yao | 2008-06-19 22:10 | X JAPAN

我回東京了!

週末大家忙著 101 前會師拍照、龍山寺替 Yo 老大求平安符的同時,我也在京都各處祈願,晴明神社的五芒星繪馬和伏見稻荷大社的福狐繪馬形狀最特別,還在伏見稻荷寫了紙片人(人形奉納¥100),等到夏季的儀式時就可以去病氣避災禍。晴明神社小歸小但星光褶褶,演過《陰陽師》的野村萬齋、伊藤英明都有到神社參拜寫繪馬,伊藤還去了兩次,夢枕貘和岡野玲子的當然也有。伏見稻荷大社的狐狸繪馬則是有很多人幫狐狸畫眼睛鬍子什麼的。=__=;;




[PR]
# by aki_yao | 2008-06-19 00:10 | 東京生活

Diary。20080611(水)



我學校的課到週五為止,隔天就要去京都了,所以今天上了星期三的長谷川老師最後一堂課,其實還滿有點感傷的。下課走之前老師問我 X JAPAN 什麼時候還有演唱會,再來東京看吧(全班都知道我是 X fan),就跟老師講了原本預定八月台灣公演的,現在因為有團長舊傷復發的傳言不知道還能不能開,但台灣 fan 們唯一掛心的只有他的健康而已。老師說「台灣的大家真是やさしい」。嗯,我也這麼覺得。這種時候不謙讓。XD

然後去銀座跟來出差的宅爸碰了面,日本 Agent 請客在紅色資生堂四樓的高檔餐廳吃午飯!挖靠,那是貧窮的我自己不可能踏進去的地方啊啊!真是不好意思 >////<。下午就跟著去拜訪日本的出版社,對於逃過下週學校期末考的我來說(沒辦法我人在京都嘛 XD),這才是我的考試吧!嗯是有比以前聽懂多一點了,滿高興的。結束後去淺草吃霜淇淋拍雷門(見上圖,這就是標準觀光客照片!但為何旁邊的歐巴桑人比我還大?囧),在淺草打了電話問小白 Toshi 在節目裡講了什麼?得到「只講了他自己的活動」之答案,我咧!人家等了一整天想知道 Yo 的情況啊啊啊!Toshi 欺騙我的感情~!(哭著跑走)

黃昏時從淺草搭船跑到台場,坐了趟歡樂百合海鷗之旅,最後在有樂町吃了很美味的青醬起司披薩。啊啊,又是熱量過剩的一天。orz
[PR]
# by aki_yao | 2008-06-12 00:51 | 東京生活

Diary。20080610(火)

持續等消息的一天,不過已經這種時間了,看來風雲的官方聲明稿今天不會發吧?就等明天看 Toshi 怎麼說了,希望 Yo 的情況真的沒有報導的那麼嚴重!>__<

今天東京是個大好晴天,所以心情也比昨天稍微樂觀了一點。下課後走到飯田橋的餃子店吃了蔥味噌煎餃,又到神樂坂買了香香的丹花線香,然後一路吃紫芋霜淇淋一邊走外濠土堤散步。自從來東京,常常都是以(學校所在的)神保町為中心,沒事就這樣走到上野走到目白走到巢鴨,省車錢兼運動,不過今天終於第一次覺得走不動了。近來都沒有買腿的貼布,晚上也偷懶沒有吊腳,似乎是累積了一些疲勞,然後自己仔細觀察觀察才發現,挖靠!小腿變粗了!Σ(ΩдΩ) 怎辦,這好像不是水腫說一兩天自己會消,走路走出來的蘿蔔腿還有救嗎?精油按摩?游泳?我太大意了!>o<

總之散步就到市谷站緊急中止,改搭有樂町線去池袋 Sunshine City 購物(其實逛街還不是在走)。接下來的幾天決定都要當電車女了!orz

PS. 受到秋葉原事件影響,今天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心情竟然有點緊繃,隨時都在留意附近有沒有怪怪的人或ぎらぎら的眼神....orz
[PR]
# by aki_yao | 2008-06-10 21:28 | 東京生活

為 Yoshiki 祈願!>__<



近來已經習慣起床隨手就把筆電打開,洗完臉回來一邊化妝一邊 check 各處看看有沒有新消息,結果今天一上 PTT 就看到日本新聞報導「YOSHIKI重症!世界巡迴無期限延期」,當下心臟像沉到胃的下面去了似的。這是我們最擔心的事情啊!記得在巨蛋看到他打 Art of Life 和 Drum Solo 的時候心情就像走鋼索一樣,一邊為那樣的激烈所震撼,一邊擔心著他舊疾復發……搞什麼啦 Yoshiki,為什麼不聽醫生的話戴護頸!>__<

早上就踏著飄忽的腳步去上課,一放學也顧不得是我痛恨的雨天,想說一定要到哪裡去替 Yo 做點什麼,但跟東京其他的神社也不熟,就還是衝去明治神宮祈願了(明治神宮:我們跟妳也不熟啊....=__=;;)。大概下雨的緣故今天參拜的人也少了一點,幸好因為這樣比較不會太害羞,我第一次很認真的進殿前有漱洗和行禮,在殿內也有照二禮二拍手一禮來參拜,最後再寫了祈願繪馬。其實寫的時候有點擔心日文有沒有寫錯,就像考試的時候一樣,臨陣突然懷疑起助詞真的是那個嗎?@@" 不過總之現在繪馬已經掛在這裡了,心意有到就好。orz

比起他的健康,演唱會有沒有、來不來台灣的事情都沒那麼重要,Yoshiki 一定要好好的!請 hide 守護他!>__<
[PR]
# by aki_yao | 2008-06-09 18:24 | X JAPAN

Diary。20080608(日)



因為下週六一早就要出發去京都,算起來這是在東京度過的最後一個週末了。早上宿舍做了火災及地震逃生說明會(大概是四川震災的影響),結束後看看天空雖然很暗但沒有下雨,就打算出門晃晃,先從近的地方走起以便隨時可以跑回來。剛好前兩天聽 Y 姊說日暮里有一條纖維街有很多布料,雖然我是縫紉初段,不過反正去看看開開眼界也不錯。

從日暮里南口出去城南信用金庫右轉就是纖維街了。各家店鋪裡的樣子跟永樂市場差不多,但外頭擺的零碼布真的超便宜,各種拼布、鈕扣、亮片等等素材也很多,最棒的是有好幾間皮革店,小塊的皮革一片才¥99,拿來做布娃娃的衣服或配件剛剛好!>< 不過我考慮了半天是否要來幫火箭頭做皮褲,後來還是放棄,普通的布我都車得歪七扭八,何況皮革更難搞 orz。(是有在幻想說火箭頭 cos Yoshiki 穿蕾絲襯衫和黑皮褲……不知道看起來會怎樣 XD)

纖維街除了布也有賣成衣的店,雖然不太おしゃれ,但確實是目前為止我在日本看過最便宜的,有 399 這種簡直像台幣的價格 @__@。皮革的店也是有賣鞋子、皮帶等,有粉紅色的翻邊麂皮短靴一雙才兩千多日幣!不過正在整理行李的我已經不敢亂買了。>__< 但很殘念的是今天去有好幾間店都沒開,用星期天定休是下町邏輯嗎?普通涉谷或六本木那種地方不是應該開更晚才對嗎?orz


離開日暮里時不但沒下雨還轉晴了,於是決定去走昨天失敗的神田川散步行程。神田川畔步道大概從江戶川橋開始往西是比較好走的,兩側是櫻樹並木,春天時一定更美。走沒多久就進入村上大叔的勢力範圍,也就是椿山莊和胸突坂一帶,我今天有進椿山莊瞻望一下四季飯店,還在池水附近看到「螢火蟲會在這裡飛」的告示牌,僅供喜愛挪威森林的村上迷們參考。XD

其實陰天真的是比出大太陽更適合散步的天氣,今天沿著神田川一路走感覺超舒服,我還看到路旁有「水與綠的散步道」標示,上面寫著可以這樣一直走到北新宿的末廣橋(!)。喂,那裡快到中野了耶!雖然吹著涼風頂著綠蔭一時間真會有種可以無限走下去的錯覺,但我才沒有那麼神經,到高田馬場就已經很差不多了。

東京真的很奇妙,吵吵鬧鬧的街衢轉個彎,走一走,總能找到一片美得不可思議、讓人忘記置身在鬧區之中的綠地。回去之後我應該會很想念這一點吧。
[PR]
# by aki_yao | 2008-06-08 22:02 | 東京生活

Diary。20080607(土)



昨天說要找一天去 hide 老大的東京分部(築地本願寺)先謝過,但早上起床查一查預報發現下星期沒有一天是好天氣 orz,就決定不如今天帶著火箭頭去突襲 ☆__☆。記得上回留言時已經寫到倒數第二頁(是今年 5 月 2 日才換的),所以吃完麥當勞早餐後先到綾瀨站前的百貨買了筆記本,也就是照片中火箭頭旁邊那本,封面還貼了亮亮貼紙 ^////^。今天本願寺裡有人在舉行婚禮(看到了穿白無垢的新娘),所以人來人往的,大家經過都對 hide 的桌子很好奇。我還是窩在角落裡寫我的留言,除了感謝之外,也請 hide 照顧一下 Yo 讓他快點恢復健康!>__<

之後要坐大江戶線去小石川後樂園,所以路過了築地場外市場去搭車,週末的中午井上拉麵排隊的人超多,果然厲害,但因為大家都端到旁邊的木桌上立食,完全讓我想起阿宗麵線。我其實很少坐大江戶線因為感覺比較貴又繞路,但今天貪圖電車一本中間不用換,結果晃了半小時多才到,繞了一大圈,出站的時候搭電扶梯往上不知道上了幾層樓,想起 KEI 姊跟我說過大江戶線因為最後建的所以挖很深。那今年六月中要開通的副都心線不曉得會挖到哪裡去。XD。

小石川後樂園在東京巨蛋隔壁,是與六義園齊名的江戶名園,大體上結構也跟六義園很類似,路是以一大片池水為中心迴繞著,走起來感覺更大一些,旁邊也是有亭子、有造山、有各種花卉。雖然最有名的櫻花、紅葉、梅花都不是這個季節,不過初夏的花也很漂亮,內庭的池水還有滿滿的荷葉。

上回去早稻田的時候覺得沿神田川散步感覺很棒,所以本來的計畫是離開小石川後樂園之後先走到神田川畔,就這樣一路經過椿山莊等最後抵達高田馬場。不過這時身為路癡的我才發現,早上匆匆出門忘了帶地圖!囧。只好憑昨天查的印象亂走,繞了半天總算找到神田川,但是飯田橋這一帶的川畔都是車道,並不太適合走,最後就放棄了。(事實是昨晚睡眠不足精神不濟,感覺也走不太動了 orz)
[PR]
# by aki_yao | 2008-06-07 22:10 | 東京生活

狂賀!我家網站入選 X fan site 十大

而且是跟眾家親友一起入選,真的好高興!(/≧▽≦)/
X JAPAN 官網公布消息在此


昨晚因為 Yoshiki 訪台疑雲 (?) 終於現出全貌(有像玫瑰瞳鈴眼的語氣?),事情塵埃落定不用再懸著心,晚上好好睡了一覺,早上起來感覺很清爽。中午下課後原本陰灰灰的東京變成大好晴天,於是就跑去涉谷逛 109-2,然後沿著明治通走到原宿檸檬店去。離開時其實時間還早,但太陽真是大到不行出門時又沒擦防曬,只好趕快回宿舍了,並不希望回台灣的時候一整個變黑。orz

下午打了電話到日航改機位,悠閒的吃了巧克力冰淇淋和櫻桃(←這是午餐),就跑去洗澡。回到房間的時候拿起正在充電的手機一看,哇咧!五通小白的來電通知!這樣狂 call 是發生什麼事了?又看到小白簡訊兩通:「快上skype」「女孩,恭喜妳錯過 Yoshiki 來台點燈儀式」,這什麼啊啊!一時之間我以為 Yo 老大在我離開房間的這半小時之內已經旋風式抵達了台北、登上了 101、點亮了矗立在台北天空的火紅 X、底下上千 fans 淚水狂飆齊跳 X Jump!於是以完全孟克吶喊化的臉迅速撥了電話給小白,才知道原來是風雲通知了網站入選啦!所謂的「錯過 Yoshiki 來台點燈儀式」是說若在另一個平行宇宙……真是的別嚇人嘛!人在異國心靈很脆弱的!囧rz

雖然原先的「近距離接觸」隨著 Yo 取消宣傳也沒了,所謂八月活動優先參與會是什麼,相信主辦單位目前根本沒譜 XD,不過實在是沒關係的,入選還是讓我很高興也很光榮。話說上週日在本願寺跟 hide 祈了願,這下是不是該還願啊?
[PR]
# by aki_yao | 2008-06-06 22:40 | X JAPAN

我愛團登上101了!

Y 姊的部落格有圖有真相

話說昨晚結束焦慮的等待後,今天得到了短暫的心靈平靜,上完課趕在下雨之前回到宿舍,沒想到一上網就看到下巴都快掉下來的驚人消息!101 上面出現了大大的 X 標誌!就算還沒亮,看到 Y 姊拍的照片還是一整個熱血沸騰了起來!不愧是我們的 Yo 老大,永遠這麼誇張華麗大手筆!也不愧是我們家 Yo 老大,主辦單位都備好了 101 點燈儀式這麼盛大的活動,照樣放鳥!XD 這次真的是切切實實體驗到 Yoshiki 的做事風格了,只能說:老大,身體保重!快去躺氧氣艙!然後風雲的 staff,辛苦了,大家心臟要很強!

四大報全版廣告、101 亮燈、小巨蛋電視牆廣告,感覺才六月就絕招盡出,七月還會有什麼?X 捷運到處跑?西門町看版?哇啊啊啊啊——

Yoshiki:「謝謝大家一直跟隨做事亂七八糟的我……」
Fans(借用 Pata 大叔的話):「才復出就這樣攻擊,饒了我吧!」
[PR]
# by aki_yao | 2008-06-05 21:19 | X JAPAN